戴秀琴·统考这头大象

2019-01-17 07:49

戴秀琴·统考这头大象

这就好比瞎子摸象一样,摸到尾巴的人以为统考生只用华文华语上课,捉到鼻子的还以为统考生只限华人考生,可笑及无知。

全国华文独中统一考试(统考)堪称是世界上最复杂、最困难的考试。

广告

它的难处,不在它的水平,而是这个考试被政治化的程度,以及不同民族,尤其是政治人物对它的陈述及认知。

这就好比瞎子摸象一样,摸到尾巴的人以为统考生只用华文华语上课,捉到鼻子的还以为统考生只限华人考生,可笑及无知。

但这个瞎子是不是在装瞎,装瞎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马来网民哈菲兹调侃说:这是至少吵了整整4年,还没有了结的老问题。

4年而已?43年还差不多!简单的回应就可以知道,华社耗了洪荒之力争取的课题其实是很多人不起眼的小疙瘩。

如敦马所说,要承认统考不难,不就是签一张纸而已。但自1975年统考举行以来,这个决定一拖就43年。

广告

这个每年只有2万多名独中生参加(高中统考人数减至万多人),很单纯的考试制度,现在政治人物把它和马来人民族议程等国家课题捆绑在一块,让很多独中生情何以堪。

某些政治人物眼中,承认独中是二分法议题。马来人反对,华人支持。呼应出首相敦马提出的“马来人的问题比承认统考大”、“先处理马来人的贫穷问题”、“统考的承认不能影响大马社会的和谐和团结”论调。

但国立大学教授张国祥及思特雅大学教授达祖汀两人的立场推翻了这个二分法。

张教授认为承认统考生对华裔国中生不利,因为统考生将瓜分掉华裔原本就不多的公立大专院校入学名额;在固打制坚不可摧的情况下,承认统考及允许统考生申请进入公立大学以及成为公务员,对等待升上政府大专院校的国中生是冲击,是对支持国民教育体系学生的打脸。

广告

张教授的见解出自他对政府教育体制的严重自信心不足,他已自动把国中生列为不具竞争力,需要靠固打保护的一群。

达祖汀教授说,马来人对统考的错误认知,是被不负责任的政治人物所误导。虽然统考生的马来文水平不能和国中相比,但接受国文必须优等的条件;独中生并不只是用华文华语教学,独中的历史纲要比国中极为马来化的课本更具世界观。

他认为,只有正确的“认知”才能改变马来社会呆板、人云亦云的见解。

达祖汀教授问:承认统考怎样不利于国家发展呢?但这个为统考说话的大学教授却被指责背叛了他的族群,他们认为他同情华裔且不忠于马来人。

自独立以来,政府承获了英国A水平和美国SATs考试,还有很多外国考试,甚至800多间中国大学的文凭及学位认证,都没有人置疑会不会破坏国民团结,更没有人置疑这许许多多的考试会否打击马来文作为国家语文的地位。

有人点出我国社会意识形态仍存在种族主义及待遇差别;拒绝承认统考,或是拒绝给统考生奖学金的主要因素是担忧它对就业市场的冲击。尤其对只持有大马教育文凭及高级学校文凭的考生带来影响。

更担心雇主不再重视这个备受诟病,渐受冷待的政府考试文凭,改而雇用统考文凭的毕业生。

承认统考会让持有高级学校文凭的毕业生处于更不利的地位吗?这又回到了我们对国民教育体系的自信心;抑或我们有自知之明?

提出以上种种因素的人,都没有从统考的学术角度否定统考。他们给的理由都跟我们的种族性政治有关;还包括马来人欠缺安全感的心理因素。

为什么统考会出现,以及为何人民会寻求另一个替代国中的选择;而统考更不是只有华人考生,在全国62家独中有8万5千名学生,不乏其他种族。

但在政治人物眼中,它仍然是“纯华人问题”。他们认为,只有在更多马来人也参加这项考试时,统考身上的标韱才能解除。

显然,统考并不是学术或教育问题,而是一个政治议题。

在承认统考课题上,一直强调教育及政治分家的希盟领袖欠缺政治意愿及道德勇气;希盟接纳种族性政党付出的代价是由人民来承担。

星洲日报/总编时间‧作者:戴秀琴‧《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9.01.17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