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敦马与纳吉再次交锋

2019-01-19 08:34

林瑞源.敦马与纳吉再次交锋

希盟将出动首相敦马哈迪到金马仑为行动党候选人马诺佳兰站台,这很不寻常,因为马哈迪很少参与补选,上一次是要粉碎与安华不和的传闻,才到波德申助选。

希盟将出动首相敦马哈迪到金马仑为行动党候选人马诺佳兰站台,这很不寻常,因为马哈迪很少参与补选,上一次是要粉碎与安华不和的传闻,才到波德申助选。

广告

金马仑国席补选竞选期已过了一个星期,希盟的竞选活动不断凸槌、左支右绌。希盟成员党在野时是“选举专家”,执政后却处处受到掣肘,暴露太多弱点让反对党攻击。

首先是公正党上议员柏马诺兰警告原住民村长如果不支持希盟,将可能失去薪金和职位,他最终作出道歉。接下来,希盟工作人员派发汽油津贴给志愿工作人员,被国阵指责贿选。

此外,国防部长末沙布被指乘坐军用直升机到金马仑拉票,净选盟2.0则促请财政部长林冠英澄清“希盟胜负将影响金马仑高原发展”的言论。

希盟在野时积极争取干净及公正的选举,现在反对党以他们的标准进行监督,如果希盟有任何行差踏错,公民组织也会指正,因为希盟违反了他们之前坚持的言行规范。

希盟4党从反对党变成执政党,施政的纰漏马上成为国阵攻击的目标,比方说希盟在野时将国阵的缩写BN标签为“万物腾涨”,现在国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追击油价没有调低、KFC涨价、调高水费、学校食堂起价等课题,巫青团还每个月在社交媒体公布他们进行的物价调查。

以前希盟痛斥国阵政府没有管理好经济,以致经济低迷,现在轮到国阵抨击新政府无法振兴经济,原产品贱价,乡区人民生活拮据;希盟之前批评国阵动用人民的钱赔偿大道公司,并提出收购大道公司的方案,然而自己执政后,却采用赔偿的老方法,无法兑现废除收费站的承诺。

广告

做了政府一定会被批评,因为任何政策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比如烟民大骂希盟政府的禁烟措施,埋怨搞到他们没有地方抽烟;德士司机也因为政府“照顾”电召车,到财政部前示威。

太多施政上的弱点、民怨四起,以及经济放缓,让希盟在金马仑补选处于挨打状态,况且不少垦殖民还是支持巫统。

若希盟无法在短时间内宣布一些好消息,估计在士毛月补选还会持续被追击。希盟不能走回国阵的老路,华人票靠行动党,马来票靠土团党,必须有新的愿景来吸引各族选民,就好像马哈迪在1991年提出的“2020年宏愿”,让民众有拥护新政府的动力,同时破解巫统及伊斯兰党的种族和宗教政治。

希盟的政治理念逐渐苍白,改革又乏力,让人们更加注意到施政的不足,也不会再体谅。

广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希盟必须提防巫统通过补选来重振士气,有了反击的勇气和起点。最近巫统也有重新团结的势头,比如前副主席希山慕丁到金马仑助选,6个退党国会议员据说也有意重返巫统。

同时,纳吉看来也希望凭藉补选重返党的权力核心,所以一连数日在金马仑跑动。这是在其家乡的选举,作为前彭亨大臣、父亲敦拉萨也有恩于垦殖民,金马仑补选是他重新被民众记取的最好平台。如果国阵击败希盟,说明他还有影响力。

纳吉最近频频吸引传媒的眼球,包括探访巴生一户贫穷的印裔家庭、接见一群满腹牢骚的德士司机,他仿佛是在执行反对党领袖的工作,反映他恢复斗争的意志。

党内有不少人希望纳吉重新领导,而他正透过金马仑补选来评估民众的反应,毕竟在党内他还有很多可以扮演的角色。

如果巫统和伊党继反ICERD集会后,再次挫败希盟,他们对希盟的威胁会再提升。

基于这些政治考量,希盟必须全力以赴,由敦马攻克巫统的堡垒,以免巫统与纳吉有机会翻身。

敦马与纳吉继509大选后,再次在选举较量,但结局可能不一样。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