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林拉斯兰·脸书已死?

2019-01-20 16:20

凯林拉斯兰·脸书已死?

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网络市场,越南以及缅甸仍在继续增长中,但还未达标。阿迪承认自己也离开了脸书平台同时估计五年内,脸书不会再是第一。或许,不是脸书死期到了,而是它被废位了。它曾经一度是社交媒体之王,曾经。但在东南亚多个地方,今非昔比。但本性能移?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人口多达2.65亿的印尼是东南亚目前最大的经济体,在这里脸书走到了死胡同。历经12年的迅猛环球成长,这个市价4140亿的奇迹,如今已经成了“老人家”的社交媒体选择。

广告

对他年轻的基本盘、受过教育以及高度流动的受众而言,脸书似乎失去了吸引力。很多年轻用户停止登录脸书。

原因?

很简单。因为“小孩子们”认为脸书非常笨重以及老土,它沉闷的演算方式以家人以及朋友为主,让人看不到精彩的内容。

当然,在一些市场脸书依然享有主导地位。在缅甸,91%的网络用户浏览脸书。到底脸书是否能够继续享有这样高的占有率依然是未知数,因为仰光、曼德拉以及多个地方的用户见识越来越广。

在其他国家,脸书被广泛报道的个人资料安全以及仇恨言论问题让事情更为复杂,但在东盟,大家似乎还不太关注这些议题。雅加达或者吉隆坡的用户对于桑德伯格的种种指控,一知半解。对于伪君子,我们太习以为常以致无动于衷。

脸书最真实的问题,就是过于沉闷。

广告

过去的恐龙例如Myspace、Bebo以及Friendster都已经走入历史,这是否意味着脸书的死期到了。

去年12月,我与印尼首屈一指的大专学府,位于日惹的卡渣马达大学与学生共用午餐,他们对脸书的看法非常鲜明。

20岁的大专生陆利,来自巴东,他认为脸书已经是过去式。他说:“我已经很就没有用脸书了,我每次登录的时候(虽然极少),都是为了查看亲戚朋友的近况。”

印尼超过50%的网络用户的年龄层都处于19-34岁。多数的千禧一辈例如陆利,在网络时代成长。但是,2018年开始,脸书最大批的新用户的年龄介于45-55岁。脸书变成他们的祖父母以及父母的平台。

广告

陆利补充说:“只有我的父母、阿姨还有叔叔还在使用脸书。”

脸书主要是一个网站平台,供桌面用户。新兴的社交媒体方程式都为智能手机而设,这是另外一种不同的操作。更复杂的智能手机用户端让年轻人有更多的安全感。

曾经是言论自由的捍卫者,很多政府以及军事干预让脸书屈服,这往往对人权不利。

例如在越南,禁止脸书上的反政府的“有害”内容以及排挤了社运分子也打压言论自由。缅甸的军方,则使用脸书来鼓动对穆斯林罗兴亚人进行大屠杀。

在这个大型采集个人资料的年代,对很多网络用户而言,身分保密是一个优先条件。有关脸书与极具争议性的剑桥分析的相关报道已经破坏了脸书的公共形象。

脸书将用户个人资料售卖给广告公司加剧了不信任的程度,另一边厢,推特以及IG不靠用户个人资料,让人感觉享有更多的隐私。

陆利继续说:“我不要他们知道我的社交生活。”

那,大家都到哪里去了?在印尼,IG、Line以及推特被认为更时尚有型,再者,很多用户发现脸书的演算法非常随机以及不相关。

普拉博,一个23岁的毕业生说:“政治人物以及艺人在推特上比较活跃,140字数限制,让他们的文章看起来可读性更高。”

Line,一个日本公司的信息服务,在泰国非常火红,今日Line,这个平台的日常新闻平台,用户量高达3200万人。

反之,脸书去年推出的新闻素养项目,并未带来任何回响。

陆利,在IG获取每日新闻,他说:“Tirto.id, Opini.id以及Beritagar提供尤其资料丰富的信息图像。”

阿迪阿里分,一个东南亚的社交媒体行销行政人员说,“用户离开脸书平台还没立刻对数码行销市场造成任何影响。“脸书还是回报以及触及率最高的平台,对很多东南亚人而言,这是他们第一个网络点。”

脸书以及谷歌继续主导东南亚的网络广告市场。

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网络市场,越南以及缅甸仍在继续增长中,但还未达标。

阿迪承认自己也离开了脸书平台同时估计五年内,脸书不会再是第一。

或许,不是脸书死期到了,而是它被废位了。

它曾经一度是社交媒体之王,曾经。

但在东南亚多个地方,今非昔比。

但本性能移?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