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马中关系在十字路口

2019-01-24 09:26

郭清江.马中关系在十字路口

为了双方长远的利益,中国应该重新分析敦马哈迪这位老朋友,要看回他的过去,还有理解他在强势回归之后,对一些政策作出调整,是以马来西亚的利益作为基础,以及回应国内的政治需要,还是完全乃敌视中国的举动。作为国家领导人,敦马以国家利益优先作为政策的考量并没有错。

国际会计及审计事务所德勤(Deloitte)于今年1月17日举办“马来西亚2019年经济论坛”,出席者有逾80%是中资企业的代表。我受邀主持其中一场经济论坛,主讲者有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宝腾首席执行员李春荣博士、马来西亚中资企业协会代表兼马来西亚中国银行副行长拿督郑瑞锦、大马中总数字经济组主任张国林、碧桂园马来西亚区域总裁助理兼财务首席官黄智川及德勤马来西亚首席执行员兼东南亚中国服务部领导人余永平。

广告

我在总结时说:“以马中两国领袖的智慧,一定会采取行动巩固双边关系,以维护两国人民的福祉。”但是,从近期的一系列发展来看,马中两国的关系正处于十字路口,双方会因误解、误判而渐行渐远吗?

举例来说,2016年新增的“中国——东盟交流专项奖计划”奖学金,马来西亚每年获得分配50个名额。中国当局最近宣布圆满完成这项3年的计划后不再延续;但是,根据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透露,中国政府给予印尼的60份奖学金在期满后仍继续发放。

更早之前,中国驻马大使白天于去年履新后不久说,中国将购买马来西亚的棕油,“你(大马)有多少,我们(中国)都愿意跟你买。”他也说,中国是马来西亚第三大棕油进口国,但进口不设上限。

然而马来西亚于2018年改朝换代后,以敦马哈迪为首的希盟新政府腰斩或暂停数项前朝大型计划,其中以东海岸铁路计划最备受关注。敦马过后针对一些包括柔佛新山的碧桂园和彭亨关丹的“中国长城”等中资计划,发表一些听后令人不舒服的言论。他后来先到日本访问,而不是出访中国,进一步增添了马中关系不再融洽,以及敦马亲日多过亲中的疑云。尤其他在访华期间,跟中国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的互动与谈话,被解读为在指责中国对我国施加新殖民主义。

这些看来相当负面的动作与言论,加剧中国对我国的误解与误判。随之而来,我们看到中国减少进口我国的棕油。中国当局的解释固然是因为优惠计划期满,但在时间点上难免予人中国在反击的联想。

马来西亚是东南亚第一个跟中国建交的国家。两国的关系始于1974年,今年是马中建交45周年纪念。一段已达到“策略伙伴关系”的友谊,如果因双方的误判或误解而受到伤害,那是何其不幸。马中两国领导人必须要有远见及尽快灭火,不能任由目前的焦虑感无限伸延,否则一旦擦枪走火,对两地会带来更大的伤害。

广告

中国一些学者认为敦马对中国已不友好,在一带一路、中资、大国关系、南中国海等问题上开始疏远中国。

我们来看“一带一路计划”,敦马只检讨或“取消”3个具争议性的项目,其他中资项目则继续进行,如马中关丹工业园、关丹港口扩建、华都牙也中国中车轨道交通装备中心、阿里巴巴的大马数字自由贸易区(DFTZ)和数字世界贸易平台(eWTP)。各方也许过于把焦点放在东海岸铁路计划,而忽略了还有那么多中资计划正在进行中。

谈到亲日本多过亲华的态度,敦马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听到此问题笑了起来。许多评论着重在敦马重新上台后三度访日但仅一次访华。这固然是事实,但首两次访日的安排早在大选前已敲定。三次访日皆属工作访问,而访问中国则是正式访问,层次更高。但是,敦马忽视了中日是世仇的敏感性,以致在说话或行动上让中国作出不同的解读。

在南中国海课题方面,马哈迪于去年在新加坡出席东亚峰会期间和纽西兰总理会面时提及中国进驻南中国海的危险。

广告

这反映了他对中国在领海问题上日益强势的姿态感到担忧。此举进一步加深许多人对敦马重新上台后诸事皆针对中国的感观。

事实上,敦马对南中国海的评论并不只针对中国,也针对美国。他在不同场合直言美中两强的军舰不应出现在南中国海。此外,敦马哈迪到目前为止,也和美国、日本、印度及澳洲的4方安全对话(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简称Quad)及相关的印太战略保持距离。如果马哈迪确实有意针对中国、抗衡中国,他会公开声援支持Quad,然而他并没那么做。

中国曾经是我国人民禁止访问的国家之一,敦马是解禁人。他看到中国的崛起,所以在80年代逐步放宽访华限制,为两国人民打开自由交往的大门。在1990年初期,即冷战结束后,敦马也是最早建议将中国带进东盟伙伴对话(东盟+1)的人。他看到中国加入东盟这个大家庭,会对本区域包括马来西亚带来好处。

当然随着中国的崛起,向来不对强权(对美国也是如此)靠拢的敦马2.0,明显的正在调整我国的对外政策。在大家涌着拥抱中国的时候,他显得有点不识时务,选择不过于靠向中国。敦马也许不想让马来西亚卷入中美超级强国的博奕之中,要跟更多的国家做朋友,强调务实多元的外交关系。

基于不想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中国)内,他在重新上台之后的几个月内,到访一些欧美国家吸引外资。这是很理想的做法,但现实终归是现实。环顾今天的欧美国家已自顾不暇,以及有心无力,只有中国才有能力带钱出国投资。敦马这种超现实及舍近求远的做法,恐怕在短期内无助于改善国内的经济情况,尤其棕油等小园主们正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就是马哈迪,他以My Way的方式来处理马中关系。中国若难以理解,恐怕误会更加深。

为了双方长远的利益,中国应该重新分析敦马哈迪这位老朋友,要看回他的过去,还有理解他在强势回归之后,对一些政策作出调整,是以马来西亚的利益作为基础,以及回应国内的政治需要,还是完全乃敌视中国的举动。作为国家领导人,敦马以国家利益优先作为政策的考量并没有错。

敦马也必须理解,今天的中国已不是马哈迪1.0时候的中国。中国崛起是不可阻挡的趋势,继续用“My Way”的方式来处理马中关系是否能为马来西亚带来好处。中国人讲求感情与关系,只要关系好什么都可以谈,包括进口更多的棕油、打开燕窝进口的通路等等。

敦马不可能想跟中国为敌,或者不欢迎中资。他已多次表明,马来西亚依然欢迎中国的投资,但必须是能利惠双方的项目,例如能带来科技转移、就业机会,以及对我国合理的合约条文等等。

敦马2.0肯定会继续,也需要跟中国建立友好关系。他公开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也常批评美国,尤其是针对特朗普总统。

但是,敦马对中国的善意,以及一系列动作的背后目的,到底中国政府理解或看到多少?同样的,敦马对中国的底线和敏感度又掌握了多少?另一个问题是,敦马哈迪可能高估了中国对他的了解,而中国低估了马哈迪对马中关系的重视。

如果这是当前的情况,那才是马中关系前进的绊脚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