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风云录

2007-02-15 19:03

监狱风云录

有人问我新邦令金(Simpang Renggam)有什么特色。我回答道,她是一个小镇,最近还遭到洪水来袭,拖慢了繁华的脚步。如果勉强有什么特色可言,那就是不远处高耸且冷冰冰的扣留营,森严壁垒,专门扣留那些苦无证据又对国家治安造成威胁的人。就这样走了一个捷径,无须经过司法的程序,未审先判,在新邦令金面对遥遥无期的徒刑。

广告

《1969年小急(公共秩序与预防犯罪)法令》是多么吊诡的法令,它是1969年5月13日种族骚乱的产物,只要内安部长主观认为有关人士对国家治安造成威胁,就可以援引此法令对他绳之以法,根据紧急法令,嫌犯可被扣留60天,而且是不需通过法庭的审讯方便警方查案,过后仍可被继续扣留,长达2年。

诡异之处是,在此法令下,一方面部长主观认为国家治安被破坏,一方面又没有有力的证据。既然没有证据,如何断定国家治安被破坏?此法令使行政权无限扩张,剥夺了司法的审讯权。

几年前,我多次到新邦令金扣留所为嫌犯申辩,在扣留所其实也有内部审讯,嫌犯必须对有关的指控作出回答和澄清,他们也可以聘请律师代为辩护。不过有关的内部审讯后被无条件释放的嫌犯微乎其微,除非指控有偏差或不实。

那些嫌犯自然也可以通过司法申请人身保护令,以还自由之身。人身保护令,拉丁文的意思是“你拥有身体”。寓意你拥有身体自由的自主权。不过,通过司法申请人身保护令,此门槛过高,往往法庭宣判一名嫌犯人身自由之后,在法庭门外就有警察再次逮捕他们,把他们再次送入扣留所。因此,就有律师非议警方不遵守庭令,有藐视法庭之嫌。

要声明的是,我不称那些被关进新邦令金扣留所的人为囚犯,而称他们为嫌犯,因为他们的指控都是未经法庭审讯而被定罪,未审先判就送入此扣留营。

撇开嫌犯被扣留的合法性不谈,在扣留所里理应是改造人品的场所,不过近期就揭露了狱卒贪污受贿,不单单提供毒品给嫌犯吸毒,而且嫌犯也可轻易获得香烟供应,以及随时可使用手机对外联系。此等诸般的“好处”,不但对嫌犯人品塑造没有益处,也直接敲响扣留所治安的警钟。今天狱卒会提供毒品香烟手机,下次不知会不会提供危险物件如枪械刀具?

广告

狱卒的任意妄为,虽然只是一小撮的害群之马,不过此事件的揭发,也意味着大马监狱系统出现严重弊端。除了贪污问题外,监狱人满为患,医疗设备不健全,还时不时闹出人命伤亡的传闻,有关部门必须注意,以提高大马对人权关怀的表现。

扣留所是大染缸,龙蛇混杂之地。刑事律师们都表示现在的监狱或扣留所已经乖离了其改造或改良的宗旨。一旦出狱,有的变本加厉。有的因为得不到社会接纳,再次造案。

我非常期盼“没有监狱的日子” 到来,牢狱或以社区服务来进行改造的工作。一方面可以避免监狱过于拥挤,一方面这些人可以以劳力贡献社会,何乐而不为?

(作者为律师/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