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在期待

2007-09-20 20:00

我们还在期待

副首相纳吉最近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语重心长地告诫国人,看待问题要“去种族化”,以免“小事变大事”。外交部长赛哈密显然非常认同副首相的观点,故而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主播莎拉蒙塔古的专访时,不断地“去种族化”,并一再表明大马的问题不应由“局外人”来评论,甚至质疑“局外人”有什么资格来议论大马的问题。

广告

毫无疑问,莎拉蒙塔古提出的问题非常尖锐,也非常敏感;而赛哈密作为一位拥有律师资格的资深部长,口才之佳,也不在话下;但他的迂回作答方式,以及自圆其说的辩词,却令人难以苟同。

在访谈中,外长希望国人正面地看待国家问题,并希望国人和平共处,国家繁荣富强。这些,都是民之所愿,外长的想法,和民间的期望是一致的。

然而,针对“公平施政”这一课题,我们的理解和感受,就和外长有很大的落差了。举一个最现成的例子:外长说,非马来人获得的政府工程合约比马来人更多;但我们却记得很清楚,工程部长三美威鲁曾在今年5月说过,政府的工程96%是发给土著承包商。到底谁说的才是真话?老百姓应该相信谁?是外长?还是工程部长?

政策出现偏差,政府要设法纠正;种族关系出现裂痕,政府要设法修补,这无关是不是“局外人的角度”的问题,也不是我们“只要不从种族角度诠释”就能视而不见的问题;而是我们有什么理由让人家心服口服,并认同我们是一个真正公平的国家?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有钱的华人、印度人和马来人,都是有钱人,而不是华人就代表有钱;或者如外长所说:“除了华人之外,就连印度人的家庭收入也比马来人多。”(很纳闷,为何一谈到钱,就不必“去种族化”了?)

同理,穷人就是穷人,没有钱的华人、印度人和马来人,都是没有钱的穷人。贫穷问题应该“去种族化”,消灭贫穷应该“去种族化”,新经济政策也应该“去种族化”。任何无法“去种族化”的经济政策,都不能说是一个公平的政策吧?

广告

说实在的,大马人包括我在内,都很想和外长一样,想要以“正面的角度”看待问题;只是我们横看竖看,还是和那位“局外人”莎拉蒙塔古一样,不明白既然外资有如外长所说的那样,并未因为大马被指出现不公平政策而不来投资,反而非常支持大马,为何大马的发展却仍然比邻近的国家和经济体来得缓慢?

谈到教育问题,那位老外主播针对其“公平性”提出了质疑,而这也正是我们的心声。我们其实并不反对照顾弱势群体,但我们反对以种族作为区分。只要学额的分配仍存在着种族色彩,只要取代固打制的所谓绩效制仍持有两种标准,我们就无法理解,我们该如何“去种族化”看待教育问题。

我们也无法释怀,宗教问题为什么变得愈来愈敏感?其实,我们也非常希望一切有如外长所说,一两宗案例不可以代表大马的情况。苏芭丝妮的案例,只是一个孤立的案例罢了,并因而希望,非回教徒不安,或者害怕大马会逐渐回教化,统统都是带有偏见的想法,是完全不必要的顾虑!

有时候,在数字和现实面前,我们不得不老实一点,老外虽然是“局外人”,但他们却不是“门外汉”;我们实施一套怎样的政策,我们取得了怎样的成就,不只我们自己有眼看,老外也在看。对待老外的批评,我们不应嗤之以鼻,而是认真看待,认真检讨,认真纠正。

广告

老外提出了我们的问题,但解决问题,却得依靠我们。我们仍在期待,盼望“人人生而平等”的日子,可以早日到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