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投票?

2008-03-05 19:26

评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投票?

有两种适龄者选择不投票,一种是迟迟不愿登记成为选民的人,另一种是对政治灰心的合格选民。

广告

前一种人多为年轻人。这群人又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对政治没有认识的人,他们缺乏政治意识,没有看到政治与生活密切相关。他们只图平稳地生活,虽然其中的一部份人也有留意时事新闻,但是都将它当作与自己无关的课题。第二类人是对政治拥有错误认识的人,他们自鸣清高,将政治一概当作龌龊的把戏,故对政治不闻不问,嗤之以鼻。这两类人的共同点在于没有接触到政治,也不曾投过票。

另一种人是曾经投过票,而后自认看破政治伎俩,认为政治不过是连篇谎言。他们认为现在投票予谁都不重要,因为政治人物都是骗子。这种想法使到他们对投票产生抗拒感。

如果在履行公民义务的名义下谴责上述的两种人,他们各自都有很好的理由为不投票或不登记成为选民的行为辩护。公民义务是在历史中逐渐发展出来的抽象概念,所以没有绝对必然的合理性。既然公民义务只具有历史的合理性,便只是一个政治的相对主义概念。它在人类历史上不是绝对的,我们永远不能说一个不履行投票义务的人不是好公民。因为他可以反问你,如果我们仅被给予两粒烂苹果,难道我们有义务必须挑其中的一粒来咬上一口吗?

可见,在义务论的思维框架下,我们永远无法有充份的理由说服一个人去投票。因为作为“履行公民义务”的投票理由太抽象了。义务论永远无法合理地强迫一个人去做一件事,除非那关系到他的切身利益。

不投票的人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你,他们不投票的行为其实也是履行一种公民义务,一种抗议政治现状的举动。因为不投票也是一种政治选择,一种选择不支持任何候选人的选择。在政治上,这样的选择也算作履行公民义务,虽然这是在一种宽松的且消极的意义上来讲的。

那么,我们应该苟同这些不投票的公民吗?在义务论上来说,他们提出的不投票理由是合理的。可是从利益观点看,他们没有认识到自己在吃亏。

广告

亚里斯多德说过,人是政治的动物。你不去碰政治,不代表政治不来碰你。我们的生活是由诸多大小政策塑造的。那些不投票的公民,应该问问自己,治安问题与自己的利益无关吗?汽油涨价没有所谓吗?教育政策不会对自己的后代产生影响吗?如果他们看不到这些事情关系到自己的个人利益,那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了。

最后,回到上述烂苹果的比喻。如果你认为只有两粒烂苹果可挑,就该挑那粒比较不烂的,这总比饿死来得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