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林友顺.燃料价格调涨挑动政情

2008-06-06 19:55

评论:林友顺.燃料价格调涨挑动政情

在政府宣布调涨汽油价格40%至每公升2.70令吉及柴油价格调涨67%至每公升2.50令吉的第二天,在以往上下班尖峰时段必定塞车的联邦大道,交通情况出奇的顺畅。我不晓得这是否是汽油大幅度涨价后民众的第一反应,减少驾车、减少出门,还是那是一个孤立的现象,与汽油涨价无关。不过在我脑海中浮现的画面,竟是1997年金融风暴袭击我国时,闹市一片沉寂,公路车稀人少的深刻景象。

广告

此次政府下重药取消燃料补贴,虽然普罗大众皆有心理准备,不过其调涨幅度之大,还是让民众惊愕、茫然及愤怒,有关决策对我国、民生及政情冲击有多大,7月12日由多个在野党及非政府组织组成的反涨价联盟(Protes)号召的10万人大示威是否成功,将是一个重要的指标。

在汽油涨价后的第二天,各电台扣应节目充满民众发泄的不满声音;在吉隆坡、怡保及古晋也分别出现小规模由在野党主导的示威行动,这是自然的现象,当局显然正密切观察民意走向,并积极进行风险管理,以期把负面的冲击控制在一个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对大部分人而言,人们会同意汽油涨价,而汽油涨价基本上有两种学派的看法,一种认为应多次小幅度调涨,让人们无法感受到痛;另一种则坚持一次过大幅度调涨,让人民真正感受到痛,迫使人民自觉地改变生活形态,达到节省能源的目的。此次人民的确感受到痛,而且是痛得跳起来。

许多人也同意燃料补贴政策不健全,应让市场决定价格的浮动。事实上,燃料补贴最大的受益者是富裕的一群,他们消耗能源远比低收入层高;人为的压制燃料价格也鼓励走私,造成人民的税收补贴外国人,同时鼓励人民浪费、无助企业提高生产力。然而,社会的弱势群体毕竟需要政府扶助,撤销燃料价格所节省的逾百亿令吉是否能够真正帮助低收入层,那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

2006年政府一口气调涨汽油价格每公升30仙时,曾信誓旦旦表示将以这笔钱发展公共交通系统。今天,我们的公共交通系统怎样了?我们看到的是万挠至怡保的双轨火车铁道建好后,因没有火车厢而无法提供服务,政府每年付出的铁道维修费却是一笔庞大的数目。此次,每年节省逾百亿令吉又会流到什么地方呢?一些人认为,政府应该把取消燃料补贴所节省下来的钱用以收购南北大道公司,然后降低过路费,以让广大人民受惠。

当局呼吁人民改变生活形态应对高通膨时代,然而这只是节流的方法,对乡村人民及城市上班族而言,无论他们过着怎样的简单生活,所能节省的也只是一笔小数目,远远无法抵消通膨所带来的压力。增加人民的收入是开源的方法,调整薪金将让大部份的家庭受惠。

广告

由于外劳泛滥,导致人民的薪金受到压制;外劳泛滥也造成企业没有正视自动化及提高生产力的问题。当外劳人数因政府的限制大幅度减少后,企业将被迫以更高的薪金雇佣本地员工;为了降低生产成本,企业也将会更认真看待自动化及提高生产力的老问题。

此次政府大幅度调涨燃料价格,显示政府趋向取消补贴机制的思维;既然政府已经下了决心,也许也应该考虑取消保护国产车的高汽车进口税政策,从而让人民得以购买廉宜汽车,减轻高油价的冲击。

值得关注的是,首相阿都拉在当前内忧外患的时刻果敢的大幅度调涨燃料价格,显然需要面对很大的政治风险,这在一方面反映出他决心让我国的经济体制走向健康的道路,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他并不恋栈官职,只要有关决策是对国家有利,他准备面对一切后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