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益万.我收回!

2008-07-05 19:20

刘益万.我收回!

有句谚语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在现今政治纷扰之际,却还是有许多人往往“脱口而出”,过后却又收回之前的言论,当真应了那句“前言不对后语”。

广告

私家侦探峇拉惊人“急转弯”,不到24小时就收回对副首相纳吉的指责。不管他做何解释,一切的破坏已造成,影响层面绝不单单只是真言或假话。

大选以来,政坛充斥各种传言,虚虚实实让人难以捉摸,朝野双方展开一场前所未见的激烈拉锯战,大家都在放话,是真是假没有人敢保证,偏激的种族的言论更是应运而生。

“出言不逊”向来是国州议会的特色,大选后的情况也如此,就连霹雳也出现种族敏感的“打蛇论”;虽然说涉及的议员收回她的言论,霹雳州国阵和巫统也公开道歉,但这也反映我们尊贵的议员,脑海中竟还潜伏危险的种族狭隘思维,连议员都如此,我们还能不担心吗?

当然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如果把道歉当成家常便饭,今天大义凛然讲的话,睡了一觉明朝太阳东升就如梦初醒收回,这岂止是儿戏,简直是让普罗大众倒尽胃口。

尔虞我诈的社会,换来的将是信心危机,所以当吉隆坡股票交易所发生电脑故障时,却有许多人半信半疑,一些人甚至不相信,试问这是谁的悲哀?

在我们积极鼓励公众回收资源之际,政治圈中的言论也频频“收回”,垃圾是可以回收再循环,但如果“口吐真言”也收回,那何异于满口胡言比垃圾更不如?

广告

再循环运动的口头禅是“想好好才丢”,那是为了保护地球资源;任何介入政治纷争的言论,更应该是“想好好才讲”,不只要顾及他人感受,更不允许无中从有,否则损人不利己,徒为纷纭局势添乱子。

说话算话,那应该是做人的基本原则,只是今时今日政局的演变,已到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地步,指责虚实难分,跳槽之说难辨真假,如果什么话都可以收回,我们的法治精神岂非荡然无存?

个人都抱着“先讲后收”,结局肯定是谣言满天飞,当真话假语无从分辨时,谁还会对整个社会、制度和国家有信心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