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万令吉失窃又怎样?

2008-10-01 11:28

4万令吉失窃又怎样?

在治安不靖的今天,4万令吉被偷、被劫,实在算不了什么。

广告

谁不晓得如今的窃贼、匪徒横行无阻,身怀飞檐走壁、穿墙破门的绝技。只要溜进哪户家境稍宽裕的家庭,便可捞走起码几万令吉的财物,然后挥挥衣袖,与同伙携手远走高飞。假以时日,待有机可趁时,再重施故计,平平安安地劫他个几千几万。

在司法、执法漏洞处处可见的今天,4万令吉的证物不见,而且是在反贪污局局长办公室里的铁柜里失窃,其实也算不了什么。

谁不晓得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既然偷证物的人有本事直达局长办公室,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钞票变成白纸,就自然有他作为“神偷”的一套方法。他只偷走4万令吉,没有毁掉其他更多的证物,就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加上调查工作费时费力,查案必得历经重重难关。假以时日,当大家都把4万令吉淡忘,当还有其他更“激动人心”的事件扑面而来时,揪不揪得出“神偷”,追不追得回4万令吉失款,更是显得不再重要,不值得惊讶。

在光怪陆离的今天,确实是没什么值得大马国民大惊小怪的。4万令吉的现款证物在诗巫反贪污局里变成了一叠叠的白纸又怎样?与其他深不可测的“奇事”相比,这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