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郑丁贤.豆蔻村风云

2009-07-05 18:20

评论:郑丁贤.豆蔻村风云

槟城豆蔻村的风波,是典型的城市发展矛盾;但是,如果不小心处理,就会演变成种族课题。

广告

在这个小村子,乃至于印裔社会,已经在传言:“华人的州政府,配合马来人发展商,抢夺印度人的土地。”

当然是无稽之谈,不过,这种简单又煽情的逻辑,却很容易煽动人心。

豆蔻山历史悠久。150年前,英国东印度公司引进印度劳工,就在当地设立村庄。居民是园丘工人,也饲养牛羊。

从文化角度,这是印裔移民社会的缩影,具有一定的历史文物价值。

然而,和其它地方一样,时代发展的脚步,也来到这里。在前州政府时期,批准发展商在这里兴建公寓;但遭到居民和印裔团体所反对。

广告

当时在野的民主行动党,力挺居民,声援保留这个小村子。

承诺的最困难部份,就是如何去实践;或许,行动党当初作出承诺时,根本没有考虑到实践的部份。

月前,发展商取得庭令,拆屋神手到村子时,争议爆发了。

兴都权益组织介入事件,使问题更加僵化。

兴权会或许有它本身的议程。

它的精神领袖,乌达耶古玛,近期内就要成立政党。

乌达耶原本就精于操作课题,激发情绪,这个时候,他抓到豆蔻村的矛盾,正好可以擦亮新党的招牌,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又何乐而不为!

它发动抗议,要州政府征用土地,赔偿从发展商,拿回豆蔻村,满足居民愿望。

这几乎是强人所难;首席部长林冠英说,这么做的话,就是要州政府破产。

林冠英的反建议,让联邦政府来征用赔偿,因为这是前任州政府留下的手尾。

可想而知,联邦政府会回话:“这关我什么事!”

林冠英最终还是必须面对现实,找出一个可行方案;否则,就得面对印裔社群的反击。

要解决争议,先得避免课题种族化,而从发展角度、居民权益,以及文化保存三个层面,来拟出一个平衡的方案。

譬如,在尊重发展商的法律地位之下,给予居民合理的赔偿,并在当地建立文物纪念遗址;或者,是可以获得各方接受的做法。

【热点新闻:豆蔻村拆村风波】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