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正文.我们也不能当老二!

2010-01-29 20:39

罗正文.我们也不能当老二!

“美国不能当老二!”就在首相纳吉宣布政府转型之际,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说时这么说。奥巴马的意思是,当欧洲、中国、德国、印度都不愿停下脚步,不肯接受第二名的时候,美国必须加紧步伐,绝不能接受当老二。反观大马也绝不能坐视中国、印度、越南之后的其他国家再超越我们,我们也不能当老二。

广告

我们不能当老二口说无凭,必须以务实的心态检视政府转型计划。首先,首相似乎认定,今后政府施政总目标是在后工业社会、高行政效率的脉络中,去提升国家的竞争力。转型计划报告书指出,大马正处在十字路口,也就是从农业社会逐渐进入工商业社会,而达到目前的后工业社会;换言之,似乎转型计划是遵循着一条直线的进步顺序,由农业社会进步到工商业社会,再进入后工业社会,10年后,也就是2020年成为工业先进国;而今后提升大马竞争力的总目标,则是要在后工业社会的环境中进行的。

这种直线进步的看法,可能会扭曲转型计划的性质,而且若将今后10年施政总目标的环境定位在后工业社会,也会造成发展的失衡。因为整体说来,目前大马社会并未直线地进步到后工业社会;相反的,是仍处在一个由农业社会、工业社会与后工业社会杂然并陈、整合不良,甚至相互冲突的状况。目前的政经社会问题丛生,多数是肇因于此种根本处境。也因此,政府施政若太过集中于后工业领域,定会造成发展的不均衡,甚至发生相互抵消的“反发展”状况。

再就政府要落实的6大国家关键成效领域而言,首先,教育的松绑诚然是政府的当务之急,教育是人才培育的最主要手段,教育改革当然有助于国家竞争力的提升。然而,教育部为一至三年级的学生制定新的读、写、算模式课程,每年为学生能力测试等许多教改构想,多是将国外某些教改经验生搬硬套,能否顺利实施仍待考验。过去教育部官员说起教改总是头头是道,好像政府比民间教育团体更加洞烛机先,但这样一个政府,却也是被民间教育团体视为“教育政策摇摆”、“心态落伍”的政府。一个英语教数理措施,就把政府官员、教师、学生家长弄得鸡飞狗跳,心疲力绌,也搅乱了百年大计应有的稳实步伐,政府事事想管、事事管不好的窘况,暴露无遗。

管理学泰斗杜拉克(Peter F.Drucker)说过,政府要改造必须消弭“官僚政治的抵制”,若官僚阳奉阴违,任何改革都终将是镜花水月。

其次,近年来大马经济景气仍不明朗,除了与目前国际经济秩序调整有关之外,主要是肇因于国内政治走向与政策的不稳定性,加上经营成本高涨,以及治安恶化等社会因素,造成产业、资金与人口外移,一些公司企业倒闭。值此年终,有许多人领不到花红。然而,政府高层目前关心的重点,似乎仍在政治、种族、宗教议题。选举一到,不是对民众施小恩小惠,尽量讨好选民,就是采取扩张性货币与财政政策,振奋经济景气,降低失业率,或增加社会福利及宣布减税,以寻求选民的支持。这种作法不可避免会造成短期景气起伏波动,常被称为政治性的景气循环。许多经济学家包括企管学者麦可波特(Michael Ponter)在《国家竞争策略》中都认为此举对长期经济发展并无益处,甚至衍生政府债台高筑或通货膨胀等后遗症,而且政治性的景气循环对策,必将导致政策品质低落。

再次,加强肃贪力度,正视社会资源面临制度性掠夺的危机。所谓制度性掠夺,即指侵占公共资源的行为,不再是台底下偷偷摸摸的恶行,而是巧妙地依存于既有的政府与社会体制而公然为之;在一个缜密的金权网络联系之下,不但明目张胆取得合法掩护,甚至受到有关方面的默许。从巴生港自由区弊案到土地买卖诈骗案,不胜枚举。

广告

经过这一次政府转型,显示了大马的政治文化与生态结构已到了需要全面改造的地步,而改造政治文化的根本之图,则是先改革大马国民的意识与社会文化,让大马国民从一个无法全然自立的民族性,成长为能够独立自主的人格,而不是处处仰赖政府的呵护与耳提面命;同时,也要全盘改革他们的“同质性社会”为真正多元价值、多元文化的社会。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今天国民所冀求的政府转型,更具体而微的实践方略,就是人民的“自我觉醒”与“自我意识改革”。如果大马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民不就此点作深层反省,而只苛责政治人物贪渎腐与不知长进,只会招来舍本逐末之讥。不过,造成过去20年改革迟滞不前,是政治文化之堕落,不仅跟不上中坚层国民意识形态的变革,也与广大社会群众的需求背道而驰,甚至遥遥脱节。

杜拉克说过:“每一种变化都会造成社会的动荡、纷乱与变动。”政府应设法找出一条新的出路,突破当前的瓶颈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