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照.期待真正的政党智库

2011-03-11 19:14

杨照.期待真正的政党智库

台湾民进党成立了新的智库,推出新的政策宣言,有内政有外交也有两岸关系,最受瞩目讨论的,是关于两岸的八字指导原则──“和而不同,和而求同”。

广告

在两岸关系上,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主导的政策调整,将“和”明确列为前提,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虽然并未有“和而求同”的具体内容,不过已经是足可刺激许多期待的一大步了。

这一大步背后,其实还有另外一件同样值得认真期待的事,那就是一个能够稳健运作、发挥正常功能的智库。智库的重要,和政党轮替密切连结。今天是执政党,明天改选后可能就变成了反对党;倒过来,今天的反对党,当然要尽力追求成为明天的执政党。不过,这样的角色对调,有很多连锁问题,一点都不容易。

一个问题是,反对党冲锋陷阵进攻执政堡垒所需要的人才、能力,和做一个执政党订定与执行政策,率领庞大官僚体系运作要用到的人才、能力,大不相同。“马上得天下,焉能马上治天下?”反对党干的,比较像是打天下的事业,若是拿这种打天下的精神换来当治天下的执政党,那恐怕难免要酿造灾难了。

还有一个问题,执政过程中累积的政策经验,加上累积的人脉关系,一旦从执政位子上下来,就没有着落了。政策经验不能传承接续,是一大浪费;庞大的人脉突然离开公务系统规范,一不小心就成了扭曲的政商关系温床。

为了解决这两大问题,而必须有智库的特殊功能。刚卸职的政务官可以转到政党智库里,以近似“影子内阁”的型态维持运作,继续思考、拟定其政党立场的政策,一方面做为批判新执政党作为的坚实依据,另一方面也可以保留具备执政能力的人才。

2000年民进党突然取得政权,就发生了这样的恐怖情况。2008年国民党取回政权,又发生一次执政人才断层的状况。这两年,都创下了台湾历史上少见的经济衰退纪录,绝对不祇是国际局势的影响。

广告

国民党有其党内智库,但很不幸的一直保持了酬庸养老的性质,严重缺乏现实功能,在这里没有“影子内阁”,也没有前瞻政策,国民党重回执政时,既不能从智库得到现成的政务官人才支援,也无法从智库得到完整完善可以运用的政策方案。结果,负责组阁的刘兆玄院长祇能去凑出一个“教授内阁”,颠颠踬踬上路,费掉好多宝贵时间缓慢进入状况,迟迟搞不清楚各部会到底要干嘛。

希望民进党新的智库要走就走正路,规规矩矩、扎扎实实搜集资料、研拟政策,并且一步步聚拢高阶政治经营管理人才,环绕着智库形成潜在的准执政团队,如此强化社会的信任感,还可以给国民党压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