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宫廷秘闻的媒体陷阱

2011-10-25 12:55

长平.宫廷秘闻的媒体陷阱

因为误报江泽民死讯,香港亚洲电视新闻及公共事务副总裁梁家荣引咎辞职。单从新闻专业的立场看,弄错一位重要人物的生死,当然是一桩丑闻。但是,这件事引发了我的一些回忆,使得我对这个简单结论不感兴趣。

广告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已经有若干前国家领导人去世。除了久已远离权位的华国锋,其余都死得山呼海啸,甚至引发重大政治事件,例如毛泽东留下的权力倾轧及胡耀邦辞世点燃的民主运动。正因为如此,每当这类事情发生,中国内地的媒体人都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既无所事事,又紧张异常。他们的日常工作,如果是娱乐报导,往往会叫停;如果是经济报导,通常会减版;如果是政治新闻,那么就会转移,由新华社统一代劳。紧张是因为他们毕竟还要从新华社或CCT V搬到自己的媒体,如果弄错一个字,甚至格式不合要求,就会遭到难以承受的惩罚。

这两年全国“两会”开幕的当日,都有网民挖出《人民日报》的头版报导。它们发现,近十年来,该报当日头版的内容和版式,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有网民认为,《人民日报》的美编太轻松了。事实并非如此,大事来临时,所有采编人员高度紧张,但同时什么也不能做。

邓小平去世的时候,我是成都一家日报的编辑。不用问,所有人都知道,文章只能用新华社电讯稿,不能错漏增减一个字。但是,版式怎么做呢?标题横排竖排?用什么字体字号?照片尺寸多大,位置如何?那是一份年轻的市场化报纸,大家都没有主意,只能等待《人民日报》的版样。有一位副总编辑跑到竞争对手的省报印刷厂去,以“大事当前,不分你我;政治责任,谁能担当”为理由威胁工人,第一时间拿到了《人民日报》胶片,赶在所有报纸之前印刷出来,赢得了市场优势。那位副总的智慧,让我们感到骄傲。

随后我看到了广州报纸的报导,不仅版式各自为阵,文字也没有完全照搬新华社电讯,甚至以“邓公长辞”做标题。我深感震惊,原来我们沾沾自喜的创造,其实什么都不是;我们引以为傲的智慧,不过是奴才的心思。

中国有很多这样的聪明人,他们在专制政治下处变不惊,从容应对,甚至如鱼得水,游仞有余。他们打探禁宫轶闻,分析黑幕政治,谙熟于权力的钩心斗角,得意于内情的捕风捉影。事实上,由于专制政治的隐秘性和偶发性,他们的情报半真半假,他们的分析并不可靠。更重要的是,他们最终沦为街头说书人,对不合理的权力毫无批判力量,反而变成了苟且、依附甚至欣赏的态度。

香港资讯相对自由,但是媒体观念依然有若干陈迹未除,报刊杂志中充斥着“中南海秘闻”类的报导。大报大台中,显而易见的“黄色小报”新闻并不多见,但是往往以现代新闻专业主义之名,行打探宫闱秘事之实。对于不透明的权力勾斗,倾注了太多的热情。

广告

香港媒体若是中国资讯自由的参与者,而不是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就应该明白,不管我们抢到多少内幕消息,如果不是利用文明政治和现代媒体的观念去观察和分析,都对中国现状的改变无能为力。对于宫廷内斗,一定程度的距离、冷感和鄙弃,反而有望成为推动的力量。

一个民主社会,前国家领导人的健康状况不会成谜,媒体也犯不着费心心思去猜测,因为它不会影响权力格局。在专制政治中,我们的确可以通过这类信息推想权力变更。但是,这样的变更方式,除了浪费媒体等社会资源外,不会带来真正的转变。只有对它批判和唾弃,才能避免让更多的媒体人掉进陷阱。

不止香港媒体如此。西方媒体也多次猜测朝鲜等专制国家领导人的生死或健康,有些还写得绘声绘色,但多半都是妄言。这些报导除了满足读者的猎奇心理,我也没有看到任何正面的作用。一些严肃的媒体往往在此时保持冷静,跳出事实陷阱,观察舆论的反应和监控有关部门。这些报导所透露的信息,要远远多过对于生死的猜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