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宇.从上街那一天开始

2012-05-05 12:10

施宇.从上街那一天开始

4月28日是我生平第一次走上街头表达民愿,而且,我很幸运。

广告

我没有遭到催泪弹和水炮的攻击,也没有被警察误袭。

因此,我没有流泪。

即便大家在马路上高喊口号或高唱国歌时,我也没有流泪。没有落下一滴泪。

假如下次我有幸、不幸即被催泪弹或水炮攻击,我也不必表现出在烽火战场上逃命的样子。我不哭,即便我被警员误打,我也不应该哭呀哭得像哭倒长城的孟姜女一样。正如我4月28日在马路上喊出口号、唱出国歌,我和我身边的同伴们并没有大受感动而相拥而泣,我们不是在演戏,我们是在严肃地表达态度。

此时不是用泪水博取同情的时刻,更非假借煽情手段就可以达到目的的时候。此时已然来到紧要关头,国家的民主长期以来开倒车,最后开到了悬崖边,坐在车上的我光是哭喊或呼天抢地是没有用的,左脑理智必须驾驭右脑的感性,我必须用实际行动悬崖勒马,阻止车子往下掉。

于是我第一次加入其他先驱蝼蚁,走上街头野人献曝,仅盼国家管理者能够对症下药。

广告

其后我在facebook上表现得如同我在上街时一样理智,我没有被催泪弹催泪的照片,没有被水炮洗礼的遭遇,所以我没有必要好像日本一发生地震,我就在大马悲天悯人那般表现出痛不欲生的感同身受;我没有陈述自己的皮肤被灼烧,我也没有情绪化在状态栏破口大骂或诅咒,以文字描写锥心刺骨的心痛和悲伤当然可免则免──再也没有任何在冷气房里敲出来的浮夸文字比得上我争取民主的上街行动来得真实具体,那种感受扎扎实实如我身体内滚烫的热血,它已经澎湃地把我推向了街头,我还要继续往前走,好让民主离我近一点。

我记得4月28日当天,我很冷静地穿上黄色T恤,泰然自若地走上街,争取民主本来不就应该是这般稀松平常的一件事吗?民主进程毕竟不若韩国偶像剧或台湾乡土剧那般赚人热泪,或极尽煽情之能事,争取民主就像每天早上我去茶室点一杯咖啡和一客早餐那样,是一种生存之必须。我要我的国家和我的生活一样健康、正常、井然有序、循规蹈矩。

当然后来那些警民冲突、从天而降的催泪弹和四面八方袭来的水炮,我很幸运自己躲过一劫,然而,我很庆幸自己没有把能量耗费在事后批判上。我相信,在迈向民主之路的进程中,汗水、泪水甚至是血水都是我应该且愿意付出的代价,不必大声嚷嚷、忸怩作态、生不如死。

我不再动之以情。苦口婆心了50几年,够了!从上街那一天开始,我摆明态度,一切据理力争!

广告

【热点新闻:428大集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