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省.大马艺术进展落人后

2012-12-10 09:08

李健省.大马艺术进展落人后

今年,新加坡国家画廊为了筹备2015年开幕展,向大马国家画廊商议有关借我作品展出,随后两位资深策展人来我家作了一小时录影访谈作馆藏档案。他们的敬业精神,促使他们获得较完善的原始资讯。

广告

许多世界级的当代艺术馆/国家画廊的行政确实反映了公平民主精神,专业道德,包容价值观,对人性创意历史的尊重与正确艺术史观,所以伟大。

1958年我国国家画廊成立以来除了当初的林碧颜律师外,日后都有华裔的代表在信托委员会里和有关文化的政府部门担任要职,但50多年来,这些代表在政府部门艺术文化领域里,对维护历史真相和各族平等权益并没有发挥什么效用。在必须厘清的历史关键地带和权益往往被这些不通“当代艺术”的代表/政客有意或无意地滑了过去。

一些艺术领域马来主权论者配合80年代当时“向东学习”的走势,开始滥用所谓的特权和机制,垄断专业艺术家的话语权,“修剪”关键地带,“剽窃”我作品后再边缘化。这些被边缘化的历史坐标作品也是近期许多国外艺术学者来巴生访我最感兴趣的,因为目前的大马官场撰述无法获得国际公信力。

大马也学日本30多年来那套为殖民东南亚而刻意营造一种“综合理想美”,制造“当代艺术”来掩埋真相。例如2010年上海博览会大马馆策展素质和所呈现的内容都有问题,自欺欺人。

可悲的是,华社里也有许多管窥蠡测大马当代艺术的策展,把“活动和撰述”移花接木地与官场互动,趁机包装各自的形象。

政治上的因素使到有些国营机构和一部份华巫企业都很支持马来艺术工作者,所以马来艺术家富裕而华裔艺术家多数三餐不饱。

广告

50年前上世纪60年代那时掌管大马国家画廊行政的苏里文先生提倡艺术的原创性基效绩,已经大公无私地把马来西亚艺术推向世界舞台,许多优质作品也陆续在世界级艺术展展出。可惜这优良价值观513后被人遗忘了。

当前诚如欧阳文风的观察“……最可怕的社会压制恐怕不是赤裸裸的打压与对异议分子的虐待,而是一种将历史淹没与变形的论述策略,制造一种知识系统的规范与秩序,使以后所有的言论叙说,都必须在其既定的准则和戒律框架中进行。”(摘自《马来西亚装置艺术之父──李健省》)。

然而真情的艺术家都不与市侩共舞,也不附庸政治,更不用包装。被大马政客或华社某部份人包装的艺术能走向世界?能过历史这关?除了这个例外,大马的艺术进展在亚洲是落后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