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马艺术界现象的补充

2013-03-26 08:21

对大马艺术界现象的补充

2013年1月18日,我在《言路》版发表的〈大马艺术史:神话与真相〉,因疏忽造成书名出现差错。各位尊敬的读者,很对不起。

广告

文中所提及马来西亚国家画廊2002年出版的书籍,正确书名是《Masterpieces from the National Art Gallery of Malaysia》,而不是“Masterpieces ofthe National Art Gallery Malaysia”。2003年10月13日我曾致函马来西亚国家画廊投诉该书第186页里的内容不公,详情可查阅信件副本:http://www.leekianseng.com/LeeStoryNag20031013.pdf

也有朋友们要知道在〈神话与真相〉一文里,为什么官场“……把我70年代那些中流砥柱的作品全部打入地狱”?

这里简单补充。513后70年代是一个重要转折点,我国艺术从现代走向当代。在1972至1977年期间国家画廊的其中4个策展包括《当代青年展》(The Young Contemporaries1975),我共获得4项大奖和一项次奖。这些作品对大马当代艺术的发展有一定的贡献。

80年代初,那些马来主权论者唯恐马来文化的地位受到挑战,所以处心积虑努力排除这些坐标作品,为的是方便移花接木,去建立有利当权的解析体系。

从此国家画廊也不购藏我70年代后的作品,有谋略地把“李健省”矮化边缘化后再蒸发掉。随后国营国家石油画廊收藏了几百位画家成千上万的画作,但没李健省的份。

40年来一连串的记事显示官僚有议程和多重标准对待各族艺术创作者。

广告

那些无奈的沉闷必须梳理,希望大家同心协力把那些被扭曲与掩盖的史实浮现,也不再对官场政治操弄艺术史实视若无睹。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