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没去贫民窟

2013-09-29 10:14

马家辉.没去贫民窟

有些地方一辈子相信只去一次,是肉身的去,却因时世变易而会“久别重逢”,本来毫无感情的地方会忽然让你有了异样感觉,似是在精神上重回故地,譬如说,肯雅的内罗毕。

广告

电视新闻说枪声从Westgate商场响起。仿佛全世界的城市都有Westgate商场,真是普及到泛滥的名字,住美国威斯康辛州时,有,每周都一家三口去闲逛;住芝加哥时,有;住伦敦近郊时,有;甚至在曼谷和东京都有,想不到两年前到了内罗毕,也有,某个下午,跟朋友们来到这里,女子们忙着购物逛荡,男子们则坐到餐厅门外的露天椅子上,抽大陆烟,喝黑啤酒,口沫横飞地议论遥远的江山屁事。那是2月的午后,非洲大陆,气温却不算太高,大概摄氏35度,有风,缓缓吹过来,喝了酒后,易醉。

那个下午如同每个下午,我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只偶尔插一两句,因为自认对江山屁事懂得不多,什么派系斗争什么党团分裂,许许多多名字我连听也没听过,也不太感兴趣去听,故宁可沉默。至于不感兴趣的理由,有部份只因一听了即易动气,怎么21世纪了却仍像帝国王朝般黑暗腐败而又看不见任何出路,为免激动,不如懒理,免得破坏旅途上的好兴致,改把注意力转为观察进出商场的男男女女,黑的白的,黄的棕的,短裤背心极其性感的,用黑布把自己团团包裹得极其密实的,却都因为非洲大陆的阳光洒照而有了极其明亮的喜意。

坐了两个钟头,喝得头晕晕的,差不多了,女子们也买够了,登上旅游车,返回酒店,准备明天搭飞机往南走,我们跟草原上的狮子大象长颈鹿有个更重要的约会。

两年后的电视新闻把我从当下的城市喧闹一下子拉到奈罗比的那个午后,那天有人提议往逛贫民窟,如探险,考察地下世界的艰困生活;有人反对,说怕怕不敢去,闻说外人进去是十遭十劫,除非花钱雇请警察陪同,当地警察收钱办事,宛若私人保安员。讨论之中有人提到了好些传说,游客踏进贫民窟,被挖眼,被鸡奸,被从暗处射出的子弹击毙,非常恐怖。结果当然就不去了,少数服从多数。然而两年后恍悟,去贫民窟的未必会死,去大商场的却也不见得一定安全,当恐怖来袭,当死神来侵,冷气空间里的逸乐原易粉碎,死在冷气商场,不见得比死在贫民窟来得舒服。

下回再到内罗毕,不怕了,一定要去贫民窟。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