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dan Heng- Contaxis.一个更全面的第11大马计划

2015-05-17 12:14

Jordan Heng- Contaxis.一个更全面的第11大马计划

首相纳吉将于5月21日在国会公布第11大马计划(2016年–2020年),并为第10大马计划(2011年–2015年)画上句点。第十一大马计划的细节将保密至正式公布,而此项计划将会是2020宏愿大马迈向高收入先进国的最后五年的实践指标。

广告

第11大马计划(11MP)蓝图,是由首相署部长阿都瓦希所带领的经济计划组(EPU)所筹备,并将于2015年6月正式推出。进一步提高效率的补贴合理化将是计划结构的主要部份,其中还包括鼓励经济发展与家庭收入增长的需求。

此项计划将会延续第10大马计划为2020年宏愿所制定与奠定的基础。这一项五年的发展计划已专注于供应方的改革,创造一个有助于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复苏中增长的环境。第10大马计划专注于6%的平均经济增长以在2015年前达到增加国民总收入(GNI)至3万8千845令吉(1万2千139美元)。虽然近几个月以来令吉兑换率急剧下跌,但是根据经济计划组(EPU)的预测在2014年我国依然很大程度的接近目标已增加国民总收入至34126令吉。

针对第10大马计划的多项倡议已经经由政府转型计划(GTP)以及经济转型计划(ETP)推出,此两项计划皆由新经济模式(NEM)框架牵引。

第10大马计划的首要指标为国民生产总收入(GNI),而40%底层家庭的每月平均收入于2012年提升至1千847令吉。尽管如此,增长的不均衡分配也许比起在短期内无法达到2015年的目标对大马社会经济长远的可持续发展而言或许更加应该被重视。

在2012年,至少80%的家庭的收入少于平均月收入的5000令吉。因此,在第11大马计划,更多的关注将在拓宽中小型企业(SMEs)以及非正规部门的生产力收益。

马来西亚正大致的接近其自身所制定的增长目标以期在2020年达到发达国家的地位(大马经济在2014年有6%的经济增长,来源于国内经济活动的支持包括强劲的私人消费与投资),然而同时有许多的挑战将影响第11大马计划是否可以成功的将美梦变为现实。

广告

发达国家的地位不是单凭一个国家国民的平均高收入而定,而应更多的考虑不同层面关乎于整体生活质量的指标。其中应考虑的指标包括政治稳定,获得高品质可负担的卫生医疗,教育机会的平等,全面公平的增长,丰富和可接触的文化景观,清洁的环境,现代化设施以及公平正义的社会。

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PPS)经由第11大马计划讨论文案《迈向第一世界思维的国度》提倡一个更加全面与人道的公共政策制定。这提出了包括5个组合的框架以探讨迈向高收入国地位的课题:首先,“可居住的城市”持续带动国家经济发展。这包括无缝隙的交通经验,充份的在快速的城市化当中使用公共设施,通过文化与艺术的表达自由,以及一个安全与可持续的生活环境。

第二,“乡村社区的汇聚”城乡差距应通过提高乡村竞争力来拉近,增加城市与乡村之间公共设施、经济来往、文化教育等方面人事来往交流的便利与共存性,以及推动社会创业以解决特殊与复发的基本问题。

第三,“适应力强的政府”实施以绩效制度为标准的预算计划以防止浪费,创造高度效率的公务员服务以满足逐渐提高的民众期待,以及对于思维的转变以赋予民众直接参与政策形成过程的权力。

广告

第四,“有竞争力的国度”以增加中小型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收益。马来西亚应逐渐从一个依靠资源以及保护主义制度的经济体转变为一个以绩效为基础的社会,并且留住可为国家建设作出贡献的人才。

第五,“女性与性别问题的主流化”以解决男性与女性之间的需求差异。这必须反映在公共交通政策,卫生医疗实施,女性参与政治以及促进企业推动性别多样性上。

以上的指标需要被用于建立更好的视角以理解社会与人民应对不同激励与倡议所作出的行为层面反应。与其只是追求人均国民总收入(GNI)和国民生产总值(GDP)的目标,不如更广泛的接纳与遵守不同的社会经济指标才能真正的获得发达国家地位的标签。

(作者为公共政策研究中心高级政策分析员)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