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油价、高通膨、低需求.大马企业如履薄冰

2008-08-11 12:37

高油价、高通膨、低需求.大马企业如履薄冰

全球经济十年总有一劫,不管是“经济风暴”,或是“经济寒冬”,所造成的杀伤力仍是无远弗届的,这一切都需归咎摆弄经济的“黑手”。

广告

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记忆犹新,上世纪80年代中期经济衰退,1970年代中期也使经济造成很大震荡;如今面对的高油价、高通膨乃至低需求的“滞胀”现象,却是任何时候所罕见的。

有专家认为,今次的“经济寒冬”,和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七十年代等发生历次“严寒”相比,具有更强烈的“全球化”色彩和更加广泛的破坏力,其影响之深远完全可视之为上溯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的历次危机反复预演后的总结式爆发。

在如此的困顿环境下,大马企业路在何方?现在会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曙光就会来吗?还是,这只是严寒到来的前的序幕,更苦的日子在前方?

消费信心受打击

“康复”费时

广告

一年多前,人们总认为美国的次贷危机离亚洲还很远,但有关风暴随即扩大至欧洲,然后席卷至全球,并导致金融机构连锁性亏损注销反应,加上投机客趁机“火上加油”的“大炒”商品和期货,国际油价上涨至147美元的天价,粮荒和高油价带来的高通膨和“息魔”阴影,亚洲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根据摩根士丹利前董事总经理及亚太区首席经济分析师谢国忠说,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亚洲国家将本国货币贬值50%,而股市市值也腰斩,以美元计价的资产市值大幅缩水75%。这些地区的银行也快速破产。但深跌后,基于是区域性问题,美欧等先企国相对稳健,因此在一个相对较短时间内,市场恢复信心,危机也触底并逐渐好转。

大马于1997与1998年期间,主要是受货币贬值与股市低迷冲击。期间,削减进口和展延大型发展计划,赤字企于5%至5.5%之间。

但是,这一轮的危机源头是美国,暴风眼是先进市场,发展中的亚洲经济如何能幸免?

美信贷危机最糟糕时刻将到来?

谢国忠说,美国信贷危机最糟时刻即将到来,这场金融危机导致全球滞胀。“信贷危机使得房地产泡沫破裂,打压全球需求。”

同时,美联储大量印刷钞票拯救金融系统。当货币流向金融系统时,投机者用其“狙击”石油等商品,推高价格从中牟利。

他说:“因此,货币供给的增加同时转化为全球通膨。由此产生的负利率无助于全球经济增长,因为它使得大量的财富重新分配,转移到石油出口国。这些国家的贸易盈余重返全球金融体系后,引发更为严重的通膨。”

  

他预期美联储将于11月美国大选之后开始升息。由于担心对经济增长造成冲击,利率的提升步伐在初期将是缓慢的,并希望能通过小幅升息吓退石油投机者。

“在2009年下半年,美联储将意识到恐吓战术无效,并开始加快利率提升的步伐。预计联邦基金利率在2009年底将提高至约5%的水平,对油价构成打压。然而,为了推动经济增长,美联储将于2010年再次降息,投机者也将卷土重来。美联储与投机者之间的博弈将延续多年,引发通膨出现类似20世纪70年代的波动。”

在国内,除了外患,还面对前往未有的“政治不明朗局面”,让市场更无所适从,前财长敦达因形容当前市场情绪是熊市,政府似乎缺乏强力领导与实施明确政策。马股部份外资也因这种不明朗因素而撤走避险。

人们认为政府软弱失焦,即使在油价与电费调涨后接二连三宣布了很多计划,但打击消费信心既已造成,要人民恢复对政府、对经济的信心所耗的时间,恐怕需经过一段冗长时期。

消费信心下降

国内消费情绪受油价上升冲击,万事达信心指数调查显示, 大马消费者对下半年消费信心,大幅降至仅36.9%的水平。比半年前的72.5%滑落约半。

上述不足40%水平,是自1997年金融风暴以来的新低,上回风暴期间,下半年为31.5%,1998年上半年则为23.8%。

达因认为赤字不是问题,不应执着于赤字水平。今年迄今赤字大约3.1%,经济研究院执事董事莫哈末阿里夫博士预测,赤字可能恶化至3.5%。

太过执着于赤字而未能注资振兴经济,令市场需求普遍萎缩,一系列随油价、食品价所带来的连锁通膨,更使6月通膨上探7.7%水平,创下26年来新高。

通膨高企,主要是汽油与柴油价格大幅上涨带动连锁涨价潮,食品涨价成通膨元凶,食品与非酒精饮料在6月的价格,比去年同月上涨10%,非食品指数增长6.7%。

今年首6个月食品与非酒精饮料指数扬升6.1%,非食品指数增长2.6%,此外,与5月比较,食品与非酒精饮料指数增加2.0%,非食品指数则扬升4.9%。

让马币自由浮动

或有助减缓通膨

经济研究院执行董事莫哈末阿里夫认为,就算大马赤字高达5%,但仍有能力控制,大马的融资95%透过本地。预算案赤字提高,只影响主权评估,进而可能影响市场表现。

在通膨如脱缰野马情况下,一些人认为让为让马币自由浮动,或有助减缓进口造成的通膨。

货币波动1%,会使通膨率出现1.5%的变化,1997年10月期间,货币贬值了35%,预料会使通膨率变动49%,也从当时的2.4%提高到 4.6%。

但以汇率调控通膨的建议,已遭到国行总裁丹斯里洁蒂的否决,并认为不会通过上述方法驾御通膨。

阿里夫形容,大马政府在6月让汽油、柴油价上调逾40%与60%,此大幅上涨是近乎“疯狂”的行动,这完全导致企业失算。

负面仍未完全浮上台

根据他原先的推算,政府会循序渐进式调涨燃油费,减缓企业与人民受面对的冲击。“由于这次低估通膨效应,可能要令大马经济连续6至7季皆不能从低谷走出。”

很多经济学家预期,整个效应要在第三季与第四季才完全浮上台,甚至延续至2009年第一季,若外围环境未再恶化,2009年才能渐入顺境。

阿里夫预期,在目前高油价、高通膨情况下,很多企业因成本的戏剧性上涨,很难把成本转嫁至消费人,因此赚益将受损。

他认为,目前只是痛苦期的开始,当原产品价格下跌后,大马将面对更苦的情况,这对过份依赖石油出口的大马,恐怕不是好消息。大马有35%收入来源,来自石油出口的赚益。

预期年杪油价会降至每桶100美元以下,原产品如油棕与橡胶价格,也将急遽下跌。

他说,上回调涨油价30仙时,通膨已上涨至4.8%水平,目前逾40%与60%的汽油与柴油调涨,使物价失控。

在这情况下,企业肯定赚益受损,基于需求也受消费情绪、购买力更受影响,企业一般宜采巩固策略,而不要扩张。

倘若有能力,企业或可等待良机,对价廉物美的企业进行并购,为未来扩展奠定基础。

“比起10年前的1997年风暴,当时只是股汇遭袭击,当时国家经济尚有盈余,而且来得快去得也快,短时的萎缩即能在短期内复苏。 ”

眼下,大马经济表现低迷,加上外来直接投资并没有那般亮丽,如今在经济信心遭受另一轮打击,恐怕效应将旷日持久,需要较长的修复期才能脱险。

高油价影响深远

做好面对最糟糕情况

肯纳格投资研究经济学家苏海米说,美国信贷危机、高油价所引起的滞胀是罕有的,其效应无远弗届而旷日持久,必须准备面对最糟的情况。

世界银行总裁策利克7月24日表示,全球的决策者必须确保通膨不能失控,以保护全球的穷人;当物价上涨时最深受其害的是穷人。

苏海米说,基于这个失衡情况,尽管大马在内需方面比以前好,但仍无法强大至可抵销外来的震荡,还需面对外来的风浪。

他认为,这项过调整与渡期是痛苦的,可能需时6至12月,在这段期间,得咬紧牙根面对,预期到了明年年杪后,全球经济才会有复苏迹象。

当然,1997年大马政治情况稳定,经济决策也更务实而坚定。目前不仅经济动荡,政治上也面对很多挑战,尤其政策上左右摇摆,领导的不彰,更是当前一大挑战。

政局不明朗

他说,目前政局不明朗,投资者因政局不明而干扰投资情绪。

他表示,由于宏观环境不佳,加上未营造亲商环境,投资情绪普遍低迷;目前主要焦点应集中在如何克服第二轮的通膨效应。

“国行7月杪议息会议上对利率保持不变,主要是大马通膨未恶劣至区域其他国家境地。尽管通膨已飙升至26至27年来新高,不过未恶劣如越南般的直飙逾20%。”

他说,国行并不急于升息,而是等待效应出现才出手,升息35至50个基点是合理水平,这样可缩短实质利率的巨大负利率现象。预计8月25日议息会议,国行或有所行动。

提到让马币升值调控通膨,他表示透过升息行动,将促使更多资金流进,从而也加强与巩固马币。

需求与经济未来见成长

滞胀成隐忧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副会长戴良业认为,这次经济困境并非风暴,不像1997-1998年伤及股汇。目前综指还是站在1000点以上,上回则骤然间跌至两、三百点间,而且在利率持稳下,国家经济还有正面成长。

“不过,这次在某种程度上,石油与食品价格全球上涨,却使升斗市民受到很大冲击,不但令企业盈利冲击,也扩大影响至民生的问题。”

在亲商与亲民层面上,他认为,政府可在某种程度上,通过向外国借贷或利用国油、公积金局或社会保险机构注资市场,令市场立竿见影活跃起来。

“目前油价有下挫迹象,一些专家甚至表示会回跌75美元,油价下跌利多于弊,至少政府不必补贴那么多,企业在成本削减下应有更佳业绩。”

这一波的通膨,确实使市场出现混乱,通常在需求高、经济成长下才导致通货膨胀,但目前需求与经济未见成长,反显缓慢,若此情况持续担忧造成滞胀现象。

他说,目前的政治格局,在经历50年一变后,大多数人还在观望中,部份投资家撤走,一些投资家则在观望中。

刺激内需

中小企业存亡举足轻重

大马中小企业协会总会长蔡添辉,追溯十年前的亚洲金融风暴时说,当时面对的主要是股汇危机,企业主要受高银行利率所伤,高峰期利率高达13至14%,产业炒作过高后突然泡沫化,造成产业过剩而价格急遽下挫。

“当时出口并未受影响,而且外资犹显强劲,定汇后马币币值下调有助出口,而且也未像目前面对“滞胀”现象。”

高油价、高食品价造成的高通膨,使欧美、亚洲乃至全球需求骤减;尽管通膨高企,但薪金并不能相应调整,在出口集中印度、中国,导致出口萎缩后,大马只得靠国内需撑住局面,因此问题更为复杂化。

“目前虽然可出口原产品如橡胶与油棕,但这些原产品正逐步朝向泡沫化,因此前路是凶险与痛苦的。”

在任何状况下,为大马制造最大就业机会的中小企业,是极为脆弱的,这之中还有为数不少的微型企业。中小企业的存亡极为重要,因为它是推动内需的主动力。

大马中小工业对调涨汽油价逾40%感到震惊,这严重导致成本上涨,急遽冲击其现金流与盈利。

他说,大约2年前,当美国经济放缓、出口步伐缓慢下来后,中小企业就面对周转上的问题,收账不易手头紧,企业营运维艰。

即使政府最近拨12亿令吉给中小企业解燃眉之急,惟需确保银行以快速而友善方式发放融资。一般融资都需时超过3个月,希望能够快点发放,才得以解燃眉之急。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