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莫达.大亨中的大亨.撑起大马企业半边天

2013-03-24 19:00

赛莫达.大亨中的大亨.撑起大马企业半边天

他,不是一般的企业家;他,令人感觉有点投机,企业活动特别多,近来特别忙……这是众人眼中的“他”。

广告

今年,有关他的消息特别多,才一口气私有化3家公司,又传出他在探讨收购大马铁道公司的同时,左边在觊觎马航,右边则有意染指马新高铁……若这些消息都实现,他以后可谓是左手包办了大马的海、陆、空,右手“统领”了我国的柴米油盐。

所以,他,你我都不能不认识。今天,就让《投资致富》带你了解这大马著名的“传奇”人物──丹斯里赛莫达,再来一窥他如何打造出这个顶住大马半边天的“传奇企业王国”。

1971年,他才20岁,因为家境贫困,被迫辍学,谁也没料到今天的他,已是身价逼近92亿令吉的大马富豪。

很多人批评,他是典型的“肥猫”,因为他攫取的大部份合约,几乎皆因他和特定人士的关系,而他具投机性的牟利方式,也因被指背叛土著利益而遭千夫指。

然而,面对这些控诉,这土著企业家却总是捍卫他的“核心价值”,直言:“作为土著,我能够从合理价购买股票中受惠,这也是我坚持持股的原因,因售股将稀释土著在企业市场的持股权,卖股就如同背叛了信义。

“我在从事罗里运输的日子中发现,很多人嫉妒做得很好的人,所以,若要成长,我必须静悄悄且熟练。”

广告

他直言,若没有这样的策略,他今天不会有这样的成就。

“我非常享受1990年和1997年之间企业收购期间,那时,没有人认识我,也没有在市场上发现我。我当时自新加坡银行贷款,动作保持神秘,就连我的家人也不知道。”

这套“秘而不宣”的策略,让赛莫达在1995年前,已经是高达15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包括Elba、Amtek、BCB、Binapuri、Eden、IJM、Latitude Tree、Oriental Garments、Padini、Pilecon、TGL和The Star。投资组合相当多元,遍及衣服至食品、制造和建筑领域。

广告

企业下市再上市

资金运转引关注

具“私有化大亨”之称的赛莫达,今天的企业活动同样一波接一波,有趣的是,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情节”,都如似曾相识的戏码,而争议也几乎有增无减。

赛莫达在今年1月份一口气私有化了3家公司,包括贸易风(TWS,4421,主板消费品组)、贸易风种植(TWSPLNT,6327,主板种植组)和国家稻米(BERNAS,6866,主板消费品组)。

当市场还在关注他所宣布的私有化活动时,企业动作风声却在坊间不绝于耳,早前传出,赛莫达可能私有化多元资源工业(DRBHCOM,1619,主板工业产品组)并进行重组,近期又爆出,赛莫达或许献议收购国库控股(Khazanah)现持有的马航(MAS,3786,主板贸服组)69.3%股权。

赛莫达也盛传有意收购NCB控股(NCB,5509,主板贸服组)港口业务臂膀──北港(马)有限公司,同时,已藉MMC机构(MMCCORP,2194,主板贸服组)对大马铁道公司(KTM)进行紧密审核,并计划私有化该公司。

赛莫达去年的企业活动同样多不胜数。去年初,他以12亿9千100万令吉,收购国家汽车控股──普腾(Proton)并将之私有化,不到半年,他又出手私有化AIRB资源(AIRB)。

在这些上市公司告别马股的同时,赛莫达又有一些公司在马股卷土重来,先是去年再度登场的大马气体(GASMSIA,5209,主板贸服组),后有大家拭目以待的马拉科夫(Malakoff)和柔佛港口(Johor Port)。

早前还有报导传出,赛莫达在一口气私有化贸易风、贸易风种植和国家稻米后,可能将之重组并分拆成橡胶、白糖、油棕和白米,而再度重返马股。

尽管一些企业活动仍未证实,但无风不起浪,若以赛莫达一贯作风来看,这些所谓“投机性”的传言不见得尽是无稽之谈。

就以入主马航的传言为例,赛莫达2011年虽抢购国库控股的金鸡母──南北大道(PLUS)不成,但还是顺利夺走了国库控股掌控的大马邮政(POS,4634,主板贸服组)32.2%股权,之后又顺利迎娶普腾,所以,马航一案一日未决,也难盖棺论定。

回顾2000年,赛莫达大举收购当时的MMC机构,也曾令市场哗然,更令人意外的是,他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展开连串计划,向马资源(MRCB,1651,主板建筑组)收购马拉科夫的23%股权,又和海运公司Maersk结为丹绒柏乐巴斯港口的策略伙伴。

赛莫达在2004年也曾使劲全力,和纳莎(Naza)集团的纳西慕丁抢购多元资源工业,而成为镁光灯的聚焦,后来,赛莫达顺利突破重围,崛起成为多元资源工业的大股东,这项“婚事”令赛莫达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传奇王国的4大争议

由于源源不绝的企业动作,赛莫达这一生似乎充满了许多传奇故事,今天,他建立的“传奇”企业王国涵盖的业务,可能已让人数不清,银行、产业、邮政、机场、码头、独立发电厂、汽车、油棕、稻米、白糖……若目前的计划和传言将来实现,他还可能包办了航空、铁道、高铁……

他一手顶起了大马的“半边天”,却也引来了不少抨击,举债过高和垄断市场的疑虑,企业活动的“投机”把戏、政经挂钩等,都成为传奇王国的争议点。

争议1:债台高筑?

赛莫达高度举债来扩充事业的风格,一直成为市场的争议点,最近市场更传出赛莫达的债务高达343亿令吉,并占国家银行债务多达10%,这传言是否属实?而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商人,问题是否应该被放大?

负债超过300亿

风险多大?

一名不愿具名的分析员认为,若总和赛莫达所有上市和非上市公司的债务,确实可能破300亿令吉,不过,若以赛莫达涉足的事业来看,高度举债其实符合他的业务性质。

业务现金流稳定

他虽然不鼓励过度举债的业务经营手法,但因赛莫达从事的业务都是现金流稳定的业务,如发电厂、消费业务,相信不太受外围的经济周期左右。

“这些业务都是资本密集高的业务,若排除政治风险,而以经济因素为出发点,该高债务情况是可以接受的。”

达投资管理公司投资经理林治彣也提到,企业家举债,有人唱好,有人唱坏,若举债为提高业务收益,债务高未尝是坏事,所以,在总结债务问题时,也应了解资产回酬有多高。

不过,ARECA资本首席执行员黄德明看法较谨慎,直言银行依赖贷款维生,单一企业家过份曝露在借贷,潜藏的是更令人担心的市场风险。

“我们必须自美国金融危机中吸取教训,美国是一个领域触发了金融风暴,若大马的债务显著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同样隐藏了集中风险。”

他认为,市场有放缓的时候,届时上市公司可能受到打击,若相关企业家承担的债务太高,也将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到整个金融系统。

与玲珑倒闭事件不可并论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前,玲珑集团(Renong)倒闭,欠下高达200亿令吉的债务,占了当时银行放贷总额的7%,为大马人留下难忘的教训,此次赛莫达的债务高企,也引起了市场对事件重演的焦虑。

不过,不具名的分析员认为,赛莫达的“企业王国”和玲珑集团的资本结构不同,玲珑集团所涉及的是具周期性质的建筑业,同时,当时因许多亚洲公司都以美元来借贷,所以债务情况较脆弱。

林治彣则表示,问题在于贷款的成本,因为债务愈高,贷款利息也会节节攀升,而业务收益能够抵消贷款成本才是关键。

“市场担心的可能是,若当风暴再来,业务不好,可能就是债务危机的导火线。”尽管如此,基于赛莫达大部份的业务都具备“专利权”的优势,因此,分析员也相信,外围经济对赛莫达“王国”的打击有限,这也是债务风险较玲珑集团低的原因。

争议2:能顶半边天?

今天的赛莫达主导了大马的柴米油盐,若再入主马航,可以说是海陆空包完,几乎左右了国民每日的衣食住行,若赛莫达的传奇王国版图继续延伸,说不定有朝一日,大马人的所有生活都要和赛莫达扯上关系,这样的风气是否才是市场最大的风险?

垄断风险高

黄德明以“集中风险”来解释,若一个人拥有很多国有资产和关键的工业,包办邮政、汽车、白糖等,确实可能对国家带来系统危险。

“这些几乎是垄断市场的业务,而政府再把这些‘专利’集中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必然是高风险的活动。”

他认为,这不仅对市场不好,也可能影响民生,并对外资留下不良的形象。

他以苹果品牌为例,若苹果垄断整个美国智能手机市场,当苹果手机出问题,整个智能手机市场也将受影响,最终还可能对通讯业引起大风波。

林治彣说,由一个人垄断市场是发展中国家常有的现象,这对市场不好,因为,垄断将导致业务缺乏竞争力,无法和国际竞争。

“更重要的是,若一个人主导多家公司,万一其中一家公司陷困,以债运作,恐怕将牵连其他业务,对市场的影响恐更大。”

黄德明也提到,美国的银行危机掀起“大到不能倒”的疑问,最终,政府被迫拯救这些公司,用的就是纳税人的钱。

“虽然,泡沫不一定会爆,但是,防患未然绝对有必要的。”

争议3:政经挂钩?

有人说:“政府解决陷困企业的方法,就是卖给赛莫达!”,这句话可能有些偏激,但如果政府相关公司的释股对象“来来去去”都是少数“熟悉脸孔”,难免会落人口实。

配合政府转型,大马邮政和普腾,都先后落入了赛莫达的手中,若马航也成为赛莫达的囊中物,怎能不引人訾议?

林治彣指出,若政府的每个领域、生意都和赛莫达有关,难免会引起“他”和政府关系密切的抨击。其实,政治和经济不应有任何挂钩,但是,这偏偏是大马难以摆脱的负面印象。

黄德明提到,大马的政经确实有必要分开,如果只是把政府相关公司(GLC)的股权转到相关人士的身上,只能算是左袋换右袋而已。

“这其实在制造另一个系统风险,大马的经济依然绑手绑脚。”

林治彣补充,以马航来看,无论谁主马航,马航的商业模式一定要改,要像新加坡航空公司(SIA),控制成本。

没有甜头的交易

谁愿当傻子?

他说,航空业和汽车业不同,因此,马航和普腾的情况不同,大马汽车业以国内市场为主,可以靠政府的津贴与合约来保护,但马航不行,因其关键在于全球的竞争力。

“航空业考验的是公平的竞争力,若汽油涨,将影响政府津贴和马航的营运能力。”

他坦言,马航的债务很高,除非交易有甜头,否则,赛莫达不会充当入主马航的傻子。

争议4:过度投机?

“上市再下市,下市再上市”,是赛莫达“出名”的把戏,表面上看来似乎促进了大马的资金活动,但却同时可能打击马股的长期投资士气。

利字当头

黄德明坦言,虽说这些“游戏”是一种投资周期,但这可能引起“投机”的质疑,进而打击市场的信心。

“这些企业活动基本上对富有的大股东有利,但对长期投资者绝对不利。”

他说,一名长期投资者持有一家公司,想说安稳地度过余生,然而,一场金融风暴导致股价下调,大股东选择依当时的估值来私有化公司。

“若以小股东的长期投资意愿来看,这样的交易显然不公平,因为估值主要受市场情绪打击,与业务基本面无关。”

因此,这些企业活动,难免影响投资马股的信心。

林治彣表示,一般上,若大股东能够用现金私有化一家公司,这些公司基金上都是好公司。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