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鼎移居印尼梦碎 钟楚红送别亡夫哭断肠

2007-11-28 12:20

朱家鼎移居印尼梦碎 钟楚红送别亡夫哭断肠

四十七岁息影女星钟楚红(红姑)的丈夫朱家鼎(Mike),八月廿四日因大肠癌病逝,终年五十三岁。

广告

心情沉重的红姑忙于筹备亡夫的身后事,而且保持一向的低调作风,连日来没有露面,就算在三十日于香港殡仪馆设灵,也没有公开仪式。直至八月三十一日,饱受丧夫之痛的红姑,在殡仪馆完成告别仪式后,随灵柩往歌连臣角火葬场,才告露面。

面对传媒的镜头,戴上墨镜的红姑表现坚强,不过当她在火葬场的教堂内,送别亡夫最后一程时,则表现得非常激动,满面泪水,好友周润发更两度作出安慰。

失去丈夫倚靠,红姑更被打乱将来生活,原本朱家鼎生前已打算和妻子移居印尼,可惜这个美梦遭癌魔粉碎。

钟楚红对于亡夫朱家鼎的身后事,处理得非常低调,八月三十日在香港殡仪馆设灵时,仅让至亲前来吊唁,更拒绝收外界的花牌,殡仪馆只能将这些花牌全部放在门外。

朱家鼎的哥哥朱家欣及嫂嫂陈依龄,在周四下午三时许现身灵堂,至于红姑则坐在好友谷薇丽的七人车,在好友掩护下到达殡仪馆。由于Mike是天主教徒,所以红姑安排了神父到灵堂做安息礼,大约晚上七时许,红姑又躲在七人车上,由家人接载离开。

周五早上,红姑在数位友人陪同下,到香港殡仪馆为亡夫举行天主教告别仪式后,Mike的灵柩随即送往柴湾歌连臣角火葬场火化。灵车以来自新西兰的白色绣球花、较剪兰、珍珠玫瑰花及台湾的长绿叶布置,简洁中带点优雅,不过两旁的车窗及后面的窗口则以白布遮住,防止传媒拍照,灵车的车头也没有“朱府出殡”的字样,而红姑为丈夫亲自拣选了一具深朱古力色的棺木。

广告

大批传媒分别在殡仪馆及火葬场守候,现场有不少警员驻守,除了驱赶记者往指定的记者区外,更用铁马阻止记者出入,令记者难以走近红姑及其家人的身旁。

 

哭得整个人也在颤

除了红姑,朱家的亲友在早上十一时许陆续到达火葬场,朱家欣更早早到场打点,现场所见,朱家欣数次出入教堂,迎接前来送别的亲友,包括进行仪式的神父。

广告

红姑乘灵车在中午十二时到达火葬场,一身黑衫打扮的她,虽然戴上太阳眼镜,但离开灵车时的精神看似不错,表现十分坚强,落车后,红姑站在一旁,待灵车上的工作人员将放在YSL纸袋内的遗照,交给负责布置灵堂的花店老板James Wong,然后他再将遗照交予红姑手持步入教堂,红姑对丈夫的遗照十分保密,经常以身遮挡,传媒难以目睹。

火化仪式由神父主持,在颂诗仪式时,红姑的心情已非常激动,泪水不断,直至神父指示红姑“按掣”,送别亡夫最后一程时,红姑按捺不住,哭得非常激动,仪式大约举行了三十分钟便结束,强忍泪水的红姑在场内与亲友拥抱致谢,当她走近好友周润发身边时,情绪又不受控,泪水夺眶而出,只见她哭得整个人也在颤,不时要用纸巾抹眼泪,发哥更紧抱她以表安慰。

举行追思弥撒

控制了情绪及抹干眼泪的红姑陪同发哥步出会场,两人跨过火盆及洗手,这时,发哥再次拍拍红姑的膊头,而且手指向天空,不知是否在说朱家鼎已上了天堂,叫她不用太过伤心,之后发嫂便跟随发哥上车离开,红姑再次进入会场,与亲友倾谈。

直至十二时三十分,红姑便离开火葬场,驱车往乡村俱乐部与亲友一起用膳,周润发夫妇也有出席,二时三十分众亲友便陆续离去,红姑约在三时离开,返回司徒拔道眺马阁寓所。

出席朱家鼎火化仪式的宾客不多,圈中的只有周润发夫妇,其他的包括地球之友前总干事吴方笑薇等人,致送花牌的有纪文凤及钟楚红韩国影迷会,其实不少亲友在周四曾致送花牌往殡仪馆,不过现场却拒收,而殡仪馆亦顺应家人的要求,将有关朱家鼎出殡事宜保密。而红姑早前已透过讣闻通知亲友,周六(九月一日)在九龙华仁书院的圣依纳爵教堂举行追思弥撒。

Mike去年发现患癌 红姑一直守口如瓶

朱家鼎离世的消息,本来红姑及朱家想保持缄默,希望待完成丧礼后才公布,因为大家都希望刚刚丧夫的红姑能避免传媒追访,让她有时间平伏内心的伤痛;不过在却已漏了风声,传媒找上朱家鼎的哥哥朱家欣求证,起初他也不知如何对答,“这件事来得太突然,我们仍在处理中,待家人商讨后才向外公布。”

由于红姑一时间不能接受丈夫的离去,终日躲在家中以泪洗脸,就算有朋友致电慰问,起初她通统没接电话,过了一、两天,心情稍为平伏后才开始与友人联络,及为丈夫的丧礼跟家人商讨细节。

知情者说,红姑对于丈夫患病的消息,一直封口,很少在朋友面前提及,“之前见到Mike,觉得他瘦了好多,她都说没事;直至传媒在五月拍下他瘦了五十磅的相片,好多朋友都打电话给她慰问,她当时都说没事,只指Mike早前因为跌倒,伤了腰,太痛楚影响食欲,所以才瘦了一点。”红姑说谎只是迫不得已,因为她想丈夫在不受骚扰下对抗病魔。

打了一枝化疗针叫停 

其实,Mike在去年已觉得身体不适,经医生检查下,发现肠脏有肿瘤,知情者说:“据知发现时,已是大肠癌的第三期,而他的哥哥朱家欣的太太陈依龄因为妹妹(陈曦龄)是医生,所以立刻介绍了养和医院的许伟武医生给他诊治,Mike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一次手术,然后再接受化疗,不过Mike打了一针化疗针后,觉得好痛,所以要求停一停。本来,做了手术后的Mike,情况好了许多,他都觉得自己可以捱多几年。”

红姑的好友透露,患病后的Mike精神一直都不错,据他所知,Mike今年初还抽时间去了峇里一趟,考察他投资的Cucukan Villa度假酒店及面对印度洋的家居兴建进度,“其实红姑夫妇一直好喜欢印尼峇里这个地方,因为有他们喜爱的阳光与海滩,是梦想的家园,所以他们才决定投资,在那里兴建度假酒店及新屋,更打算建成后,二人便会移居当地,享受悠闲的生活。”可惜度假酒店由○二年开始筹划及兴建,直至今年才建成雏型,加上朱家鼎发现有好多问题沿生,心情因此受到困扰,“可能心情不好啦,总之他的病在这六个月变化好大,据我所知,今年初他再做身体检查时,发现癌细胞已扩散,肺同肝都有,周身好痛,医生认为再开刀也没有帮助。”好友说。

上周入院全身都在痛

红姑知道丈夫的病情愈来愈严重,虽然忧心忡忡,但仍积极面对,据知,红姑听从好友介绍,与丈夫到尖沙咀的气功师傅接受气功治疗外,还到油麻地的中医师马少荣的医馆进行针灸。

可惜,朱家鼎的病情在上周初急转直下,双脚更水肿,红姑于是立即送他往养和医院留医,“其实Mike入了医院后,表面上,精神看来都不错,但其实全身都好痛、好辛苦,不过外人不知他的感觉。”知情者说,就算今次朱家鼎入院,红姑亦对外守口如瓶,只有近亲及知己才知道,期间红姑一直在丈夫身旁服侍,朱的家人也经常探望。

八月廿四日晚上,朱家鼎终于敌不过癌魔,蒙主宠召,享年五十三岁。

梦寐以求的家园

钟楚红与老公朱家鼎于○二年在印尼的峇里岛,斥资买下两块地皮作自住及起度假村,建造两人向往的安乐窝。他们在峇里岛Lebih附近的Cucukan买下了一块二千三百平方米,价值四百六十万元的地皮兴建度假村,命名为Cucukan Villa的度假村至今仍在建设中。

度假村的地段属于景美区,位于高处,向下望是黑漆漆、被阳光折射得闪闪生辉的黑沙滩,一直向往大自然的红姑,选择了一处被椰子树包围,四周是稻田的地皮来兴建度假村。而Mike当时更指明要传统峇里的建筑物作参考,作为起度假村的蓝本,泳池要对黑沙滩,其他master rooms的设计亦要求是峇里传统式的建筑,度假村的兴建费估计要花上二百万港元。

喜爱阳光与海的红姑,与Mike最爱自由感觉,峇里岛风景怡人,实在是二人梦寐以求的家园,所以他们于○二年选择了在峇里岛南部Uluwatu区的Pantai Bingin(Bingin Beach),以三百七十五万购入一幅面积一千五百平方米的地皮,建造爱巢过二人世界。由机场到Uluwatu大约四十分钟车程,那儿离开市中心,是郊区的地方,所以人烟不多。

红姑的豪宅在Pantai Bingin,这一带位处高地,眺望时将印度洋一览无遗,可看到日落之余更偶尔看到海豚,景色如画般美。由于该处地方属于人间天堂,每平方米要港币二千五百元,是峇里岛贵价地段,不少日本人及德国人亦有购入该处地皮以作自住之用,与红姑做左邻右里。

红姑Mike朱恩爱十六年

钟楚红在七九年参选香港小姐,虽然只得“梗颈四”,不过她独有的性感令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未几已成电影界的新宠,红姑第一部电影是由刘松仁执导的《碧水寒山夺命金》。

被野性气质吸引

 

笑容甜美的红姑,在八十年代接拍运动品牌Puma广告,跟朱家鼎(Mike)遇上;当时Puma品牌由黄创山代理,为了推广宣传,重金礼聘球王比利拍广告,由朱家鼎的灵智广告公司负责拍摄,Mike更认为红姑的野性气质及蜜糖色肌肤跟比利很协调,所以亲自邀请她任广告女主角。红姑十分欣赏Mike的诚意及才华,令她留下深刻印象。广告出街后,好评如潮,Mike亦开始正式追求红姑,不过二人对这段情非常低调。

堕入情网的红姑喜欢昵称男朋友做Mike朱,亦会介绍他给好友认识,大家知道红姑找到如意郎君亦替她高兴;九一年十二月,事业如日中天的她,决定下嫁Mike,婚礼选定在美国低调进行,只宴请家人及好友出席。

婚后,红姑淡出娱乐圈,由于丈夫喜爱吃住家饭,她钻研烹饪,经过年多训练,已煮得一手好菜式,尤其是煲翅及鲍鱼更特别有心得,Mike更在友人面前经常称赞妻子厨艺了得。

屡夺广告界大奖

 

朱氏夫妇一直恩爱,红姑曾在访问中说老公像朋友,“他让我长大,因为入行太早,红得太快,对人情世故不了解,和老公一起后,我学懂了包容和做人之道。”红姑更和丈夫有共识,二人不打算生小孩子,因为红姑不想小生命侵占二人的空间。

有广告界奇才之称的朱家鼎,在九龙华仁中学毕业后,往美国加州攻读建筑学,后转读艺术及设计,八三年跟人合伙开设了灵智广告公司,多年来曾创作过不少令人难忘的广告,例如铁达时手表的“天长地久”系列中,“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便是出自其手笔,他在九二年及九三年连夺广告界的“香港金帆大奖”,更在多个国际及香港广告奖项上赢取大奖,多达二百多个。

九十年代尾,朱家鼎把广告公司股份卖了给国际广告公司The Ball Partnership后,便退出广告界。喜欢音乐、艺术及电影的二人,经常结伴旅游,最爱往阳光海滩的地方度假,尤其是钟情印尼峇里,更斥资在当地购地起度假酒店。息影的红姑,偶尔会担任珠宝或护肤品牌的代言人,其余时间主力推动环保。

今年五月,被传媒拍下暴瘦五十磅的朱家鼎照片后,红姑曾找台湾朋友向外澄清丈夫只是为了健康而减肥,替他隐瞒病情;然而,朱家鼎被病魔折磨,于八月廿四日在养和医院病逝,享年五十三岁。(转载自明报网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