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前枪杀女会计师.李福民获宽赦免死刑

2008-01-26 19:58

8年前枪杀女会计师.李福民获宽赦免死刑

(吉隆坡讯)8年前枪杀女会计师被判死刑的李福民(前称李福文),已获得国家元首的宽赦,免于死刑。

广告

现年59岁的李福民是敦李孝式的孙子,回教名字是奥玛依斯干达,是一名房屋发展商,他的判刑将改为终身监禁,若行为良好,可能减刑坐牢少过10年。

据了解,李福民在获得陛下赦免后,目前已离开双溪毛糯监狱死囚牢房。

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证实李福民已获得国家元首宽赦。

李福民的代表律师拉宾德星透露,他是在上星期接到监狱当局的通知,才得知此事。

去年3月,拉宾德星表示,李福民正等待宽赦理事会的上诉结果。

李孝式家族成员多死于非命

广告

李孝式共育有9名孩子,不幸的是,其家族多名成员皆死于非命或意外:

李孝威(幼弟)─战争阵亡,被中国共产党枪毙。

李孝武(大弟)─撞车身亡

李汝惠(幼妹)─被马共杀害

广告

李孝式其中一名儿子(英文名是李罗拔)─别人手枪走火,无辜中弹身亡。

李裕隆(幼子)─潜水意外身亡

李福文(孙子)─醉酒枪杀女会计师,面对死刑。

李月友丈夫陈国兴前年获父亲奖

女死者李月友的丈夫陈国兴曾于2006年的父亲节,获得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莎丽扎颁发的“我心目中的英雄——父亲”奖。

这个奖项是表扬丧失妻子,或与妻子离异的丈夫,但这些为父者仍能尽力抚养子女,让他们接受良好的教育。

陈国兴(55岁),育有两名女儿,大女儿陈美娟(26岁)任职广告公司,次女陈美玲(23岁)在南澳州大学攻读药剂系。

陈国兴是一间公司的董事,在周末时,他需要前往巴刹买菜,处理家务。

他当时受访时表示感激那些在他最艰难的日子给予他支持的人士,包括亲友及公司。

“不管是她的生日或我的生日、我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孩子的生日、平安夜或每个星期日去教堂,我还会十分挂念她。”

李福民案件演进表

2000年8月22日:晚上约7点55分,52岁的女会计师李月友驾着将相轿车回家,途经皇宫路时,遭一辆富豪轿车的司机喝令她下车。李月友未遵从对方的指示,对方以自卫手枪向她开枪,射中胸部,李月友当场在司机座位毙命。

2000年8月30日:警方以谋杀罪名将李福民控上推事庭,案件于同年11月3日转移至刑事高庭过堂。

2001年10月9日:案件开始展开审讯。控方传召目击者证人、警员及多名医务人员等19名证人出庭供证。

2001年11月9日:法官拿督奥古斯丁保罗裁决李福民谋杀女会计师表面罪名成立,谕令被告自辩。辩方共传召9名证人出庭。

2003年4月17日:控辩双方陈词结束,法官须时研究案件。

2003年6月30日:李福民在高庭被判误杀罪名成立,须坐牢8年。高庭法官拿督奥古斯汀保罗指案情无法证明这是一宗谋杀案。

2003年8月14日:李月友丈夫陈国兴入禀高庭起诉李福民,要求李福民因家属蒙受的损失痛苦做出赔偿。他索偿54万5000令吉的损失。

2004年12月1日:控方针对判决提出上诉。

2005年3月23日:上诉庭推翻高庭判决,改判李福民谋杀罪名成立及死刑。

2006年6月9日:联邦法院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判决。

2007年3月21日:李福民家属与死者家属达致庭外和解,赔偿50万令吉给死者丈夫陈国兴和妻舅李月志,及负责5万令吉安葬费。

2007年3月:已为判为死囚的李福民,向宽赦局寻求国家元首宽赦。

2008年1月:国家元首宽赦李福民把死刑刑罚,改为20年终身监禁。


你知道吗?

李福民是李孝式孙子

出身名门望族的李福民除了是我国已故第一任财政部长兼马华创党人之一敦李孝式的孙子,也是著名银行家及政治家拿督李剑桥与王清金夫妇的二儿子。

洋名为Kenneth的李福民是华裔回教徒,在迎娶巫裔妻子诺莎拉莎华蒂后皈依回教,回教名称为奥玛依斯干达李阿都拉。

李福民是于2000年8月22日晚上7时55分,在吉隆坡皇宫路枪杀52岁的会计师李月友,在高庭被控谋杀,高庭于2003年6月30日判他误杀罪名成立坐牢8年。

在控方上诉下,上诉庭于2005年3月26日推翻高庭判决,改判他谋杀罪名成立及死刑。

联邦法院于2006年6月9日驳回他的上诉,维持死刑判决。李福民的最后途径是向国家元首寻求宽赦。

死者李月友的丈夫陈国兴向高庭入禀民事诉讼,要求李福民因家属蒙受的痛苦做出赔偿;而高庭于2007年3月21日,谕令李福民赔偿55万令吉给死者李月友家属。

虽然已被联邦法院驳回上诉,但李福民仍然通过其代表律师拉宾达星表达已对本身行为感到懊悔,希望能获得国家元首宽赦,继续生活。

2007年5月4日,李福民的母亲王清金女士在获得国家元首后端姑诺查希拉颁发“社会公益母亲奖”时,感触地说她至今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儿子李福民获得宽赦。

虽然本身需要依靠轮椅代步,但她仍然在每周五风雨不改地前往双溪毛糯监狱探望李福民,每次短暂的半小时会面成了母子俩的相处时光。

王清金女士也说,李家不会放弃向宽赦局寻求宽赦,而她本身也不会放弃儿子。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