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

2008-07-27 10:37

世界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

马六甲及槟城申遗成功,我跟许多马六甲及槟城人一样,深深的为两地荣列世遗感到兴奋及骄傲。我并非马六甲或槟城出生,不如“老马六甲”对马六甲这块土地有生于斯长于斯,如母亲般的亲密感受。但自从1998年开始,每次返马,都一定会到马六甲及槟城走走。以平均每年2到3次前往马六甲的频率,10年来的观察,不敢说跟马六甲人有一样的认识,但对马六甲至少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相信除了道地马六甲人,应该很少外州人能够以“每年两三次”的频率到访马六甲吧?

广告

马六甲能成为世界遗产,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一直以来,我都不曾怀疑过马六甲的历史及文化景观是否具备申遗条件;而申遗成不成功,其实最重要的在于申遗工作的准备及未来政府的管理计划。2004年,我国首次提呈申遗不成功,便是因为马六甲及槟城缺乏统一的古迹管理条例所致,而非两地的文化遗产条件不符。

槟甲申遗成功,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两地有深厚的历史,加上丰富多元的人文景观。这些年来,对巩固马六甲人文景观贡献最多的,当然是民间团体。因此,申遗成功,马六甲居民功劳不少(但报章上的广告却只有州首席部长居功厥伟)。

无可否认,近年来马六甲州政府的几项重大美化工程,如模仿圣罗伦斯、洒江水车及红灯装饰等,放弃了马六甲原有的特色,确实对马六甲的文化景观造成破坏,由于这些工程位居古迹核心区,对马六甲成为世界遗产的地位,肯定有最直接的冲突。这些工程这些矫枉过正的做法,是必须要受到批判及纠正的。

或许正因我不是马六甲人,所以这些对州政府的批判,可能会被解读成外州人对马六甲的批判。其实这种分别是没有意义的,当马六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她便是“全人类共享的文化遗产”。马六甲不只是马六甲人的马六甲,同时也是马来西亚人的马六甲,以及世界公民的马六甲。在这样的观点下,这个世界文化遗产的未来发展,是必须接受广泛大众检视的。

面对几百年的人文景观及建筑,我们应该感到庆幸的是,在有生之年还有机会看见,更何况能有幸生活在其中?因此,保护这些遗产是大家共同的责任,可惜的是,真正有意识参与保护工作的人太少。而我撰写文章的其中一个目的,也是希望可以唤醒更多人重视古迹保存。这些年来,马六甲从“门前冷落车马稀”,到现在的人潮拥挤,确实进步了不少,这得感谢在10年前开始投入文化街工作的居民们,没有这些人的努力,马六甲可能不会如此受到各方瞩目。

然而,当马六甲在努力成为世界遗产的过程时,无可否认也逐渐在消耗过去的文化遗产。撇开政府的工程不谈,马六甲老街许多街屋因为被改造成商业用途时,没有仔细考量兼顾古迹保存,因此有许多民间的遗产受到破坏。每次到访马六甲,当地的朋友都会告诉我哪一些建筑物内部已经完全改修,或者有些房子的内部木构装修被窃等等,这些事情不能因为商业考量而妥协。

广告

马六甲之所以成为世界遗产,是因为过去人们留下来的遗产以及几百年来形成的人文景观,而非近年来政府的美化工程,或是文化街的热闹气氛,这是必须分清楚的。

如果没有反思美化工程或商业活动造成的破坏,或许不用10年,大部分马六甲老街的文化景观及河边景观都被消耗殆尽时,可能马六甲又只好回到过去“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年代了。

在申遗成功后,我们不应该只是沉溺在欣喜的气氛中,因为接下来的考验会更加严峻,马六甲的居民、乃至于全国关心文化遗产的人们都应该要开始思考,这些遗产要如何在一方面受到保护,一方面也能够创造经济收益,达到两全齐美。因此,我认为鸡场街工作坊(现已改名为文化城工作坊)应该要慢慢的朝向保护遗产、提升研究及执行管理的能力,而非仅仅是举办庆典活动而已。

图1:的历史资讯,除了可以用来考究过去的人们在这块土地上的生活样貌,也具有建筑研究价值,包括对过去建筑材料、建筑工法,以及实验修复技术等等。

广告

图2:新加坡大学建筑系在荷兰街拥有一栋老街屋,目前正在修复中,除了在修复期间能够获得学术研究成果,未来还能够以这栋建筑当做该系在马六甲的教学及研究据点。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