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陆地码头”.轰埠名字来源多版本

2010-08-29 15:43

曾是“陆地码头”.轰埠名字来源多版本

第十站:轰埠(下篇)

广告

“轰埠”这个小镇名,既有趣又富饶玩味,因为它总是让人不期然联想到,它可能是一个曾经被战机“轰炸”的地方。

当地人更曾听说,早期的轰埠有一个名为“九头山”的地方,它被政府误以为是共产党窝藏的地头,所以被战机所轰炸,“轰埠”才得名而来。

正如客家人常挂在嘴边的“读书读得多,将‘料’字念成‘科’”。

轰埠的“轰”,早前的读音并不是“Hong”,而是应该被念成“Kuang”,因为轰埠与根登学校的教师,都是从中国飘洋过海来马的客家人,因此必须以客家人的读音为基准。

至于“Hong”字何以被念成“Kuang”,主要是轰埠在成立时,政府是采用3M制度,所以拼出来的读音是““Hong”,所以客家人口中的“Kuang”埠,就被改成了现在的“Hong”埠(即轰埠)了。

不过,迄今为止,还是有人把“轰”字念成“Kuang Kuang(轰轰)烈烈”的“轰”,所以正确来说,轰埠是有两个读音,至于要念哪一个,就任君选择吧!

广告

据了解,轰埠以前是一片烂泥巴,雨后的青蛙,常会发出“Kuang……Kuang”的叫声,所以轰埠的马来名就是“Kuang”了。

新村生活节奏缓慢

若驱车驶入轰埠新村,你会感觉它似乎与城市的发展格格不入,与时代脱轨;然而用心游走其间,你或许也会对其纯朴面貌和缓慢的生活节奏所吸引,仿佛时空都凝结在半个世纪前。

轰埠电动火车站旁的店屋、轰埠华小、轰埠电动火车站、路旁的拿督公庙,还有附近一带的6个采石场和电动火车站旁的洋灰包装厂和转运站,都是居民和商家眼中不可多得的“宝”,因为它们皆拥有悠久的历史价值,也是带动当地经济的催化剂和火车头。

广告

年过半百的当地人都知道,数十载前的轰埠是著名的“陆地码头”,也堪称为火车轨道的交界站;不管是北上或南下的火车,都会将煤碳运送至此处,以进行包装,再由一辆辆的罗里运送至其他地方。然而,自从煤碳减产和变成夕阳工业后,载送煤碳的火车轨道,使用率也相对的低。

四通八达邻近有3大道

随后,马来亚铁道公司就将这辆火车轨道拆除和进行改道,并把主要干线提升为衔接万挠及根登的电动火车系统;纵使如此,在靠近甘榜大红花(Kampung Bunga Raya)的一个传统木屋区内,还依稀保存着火车轨道的痕迹,那里曾经是一条从轰埠通往煤炭山的必经之路,如今只能凭仅剩的一些轨道痕迹来想像火车当年飞驰而过的情景……。

随着时代的快速发展,轰埠的交通也显得四通八达,今天当地除了有电动火车站之外,邻近一带也有3条高速大道,包括南北大道、牙直利大道,以及从邓普勒通往阿三爪哇的大道,也如火如荼的赶建中。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