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黄金明

2011-07-19 16:17

再见了!黄金明

●文:何俐萍

广告

不肯定80后,或是90后,对“加入”、“参与”的涵义,认知有多少,了解有多深。

就像两年前的916,马来西亚日首被列为全国性假期,真正有多少人是为足足迟了47年的象征式肯定而欢呼,还是为了多一天公假而得以彻夜狂欢而欣喜?

9月16日,是沙砂参组马来西亚的历史性日子,值得纪念,当年参组的理念理应获得推广和宣扬,但两年前的首订公假,感觉上是政治需要多一点,而历史意义上的肯定,反而是次要。砂拉越和沙巴在马来西亚的地位,近50年来只有若即若离的生疏感,只有政治上,“定期存款”的地位,让沙砂两地的人还有被捧在手心呵护的错愕。

当年驰骋政坛的已故黄金明,对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地位是最有所坚持,无数次曾耳提面命我们这些后辈,必须谨记,也应当加以传达,砂拉越是参组马来西亚,不是加入,是以平等的地位跨入马来西亚的大门,而不是自我矮化的委屈求存。

重阅那本当年他亲手签名的《效忠的代价》,不禁对这名一生历经无数风雨淬炼的政坛元老的际遇而感慨,自言爱国的他曾经沦为阶下囚,也曾在当年的内安法令下被逮捕,甚至曾被限制居留。

黄金明的政治生涯也在国民党出现内哄而导致注册被吊销后,从政治高峰被迫挥一挥衣袖,从此退隐。当年他一手提拔的新人,羽翼渐丰后另组新党再摧毁旧巢,今日一声感谢提拔,格外的讽刺,也道尽了政治的现实和市侩。

广告

重温他那首写给政治人物的诗《特别的一群》 ,不禁莞尔,特节录部分内容:

疲备的政治家经常说要“退休”,

但是何曾有人真的言行一致,

总是有许多“无法退休”的理由;

广告

其实那些已“退休”者还经常说,

“如果没有更好的选择,

我愿意勉为其难,重新接受委托!”

不过平心而言,

政治家是特别的一群;

无论他们从政的动机何在,

他们将是泥足深陷,难以下台。

沿着“赛程”盲目冲刺,

不到最后一口气,

不愿认老放弃。

对砂州首位副首长,也代表砂州签署组织大马协议的政治风云人物,此刻的黄金明也已走完他89载精彩,但也一度多舛的人生路。

尽管世人对他的评价有褒也有贬,单基于他当年力争砂州以同等的伙伴(equal

Partner)地位参组马来西亚,也作为砂州历史的记录和见证者,他的贡献是需要受到绝对的肯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