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失去信任的年代

2015-12-12 10:41

何俐萍.失去信任的年代

台湾过去数年在民粹主义的操弄下,走入政治撕裂、矛盾加剧的混沌年代。非蓝即绿,立场分明的政治相争让明年初的总统选举几乎已走到大局已定的地步。

广告

大前天公布的台湾年度汉字“换”,被视为是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的另类民调,“换”作为蔡英文的推荐字又在50个候选字中拔得头筹,也凸显大部份台湾人对总统是求“换”心切,某种程度上也是反映对政治领袖的不信任。

马来西亚年度汉字昨日公布,“苦”字同样以高票当选,也从入选的汉字涵盖了贪、税、霾、震、苦、耻等字眼,又以税、贪、苦领先排名,反映了普罗百姓在经济前景已步入冬季之际,对未来一年的迷惘,对政治上尔虞我诈的厌恶,而这些均带有负面观点的评选汉字,同样折射出人民对政治领袖缺乏信任感。

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政府系主任林泽民在一篇主题为“我们为什么不信任政治人物?”的文章中引述社会心理学家莫顿笃意奇的看法,即当我们信任一个人时,我们对他的行为会有有所预期,如果我们的预期获得实现,则我们的行为会产生若干正面的效应;但如果我们的预期没有实现,则我们的行为会产生负面效应。这篇文章更直接点出,信任的风险在于错误预期所导致的负面效应,往往比正确预期所导致的正面效应来得更大。

是谁、是什么因素让人民对政治人物失去信任?无须专家学者撰写论文分析,稍为关心政治的百姓都很清楚,政治人物的言行举止经常是如同搬来自砸脚的石头,让人民失去了对他们的信任,也因为曾经期望太高,到头来是满怀失望。

连贵为部长级人马的言论都要处处展现维护单一族群的狭隘思维,若说这个国家需要变革,首要的是从部长和代议士开始换脑袋。倘若政治人物为了投一部份人所好而必须走偏激和煽情的歪路线,试问还有多少人会相信政治人物会说真话,对政治人物的整体信任程度岂会不低落?

有部长高呼因为槟城和雪兰莪州的屋价太高让马来人买不起,以致感叹尊严受到挑战;也有部长在禁电子烟的课题上,无视它对健康带来的威胁而与卫生部在政策上大唱反调,更兴奋于在电子烟领域发掘无限商机,准备加以发扬光大;再来是已易名为玛拉数位商场的第二刘蝶广场,开出了免6个月租金,还有免装修费的优惠,也同样打着捍卫族群权益的旗号。大马政治人物的素质低落到何种程度?

广告

在这些案例中为人民提供最反面示范的领袖,就是最好的证明。

部长这边厢疾呼要人民团结,另一边厢却在言语和行为上搞分离,若今天大马也开展对政治人物信任程度的民调,相信结果也会是符合人民预期的惨不忍睹。

也在这些天,一些民众把放焦点放在失势的慕尤丁身上,但大部份人对徘徊在被铡边缘的慕尤丁此时此刻说起真话不会当着是什么正义之言,至多是政治失意分子在喃喃自语。也从巫统三大机构全力相挺纳吉,可以预见慕尤丁再怎么努力向强权说真话,也掀不起波澜。

种族牌几乎已成了每届巫统大会的主旋律,而此届大会让人看到的是主导国家的最大政党体系更进一步向捍卫宗教和种族地位再靠拢,在政治领袖走向集体沉沦中,人民也早已丧失信任政治人物的能力。


Pages

Subscribe to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