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梅娇.女人女人

2015-12-08 10:07

郑梅娇.女人女人

我对女性角色的认知,是从祖辈母辈而来;从她们身上,我看到观念的改变,祖辈的从父从夫从子,到了母辈依然可见传统女性的温良恭俭让之美德,只是不同的是她们开始寻找安身立命的机会,似乎想为自己的人生另辟新径。

广告

到了我这代,母亲坚持让我受教育,并告诫道:女人在社会上必须要有“武功”,练得一技之长,就算未来婚姻生活无忧也万万不得自废“武功”。我还记得母亲当时的表情,就像做出一项重大宣布。

我就带着这个叮咛走上人生的旅途,并在成年的旅途中拾起了一个在当年算是个全新的视角──叫男女平权。我以为,带着新时代的尚方宝剑可以勇往直前。

可是,路上,偶有观念的冲撞,令我左思右想不已,或者醒觉的只是现代女性的外壳,传统才是真正的紧身衣?

这种限制来自客观环境,也有来自心中无法摆脱的观念,更多是传统上对女性根深蒂固的期待,很难摆脱它,总教人挥之不去。

每个社会、每个男女的心目中、每个个体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所谓好女人的标准,或是从母辈与祖辈的经验积累而来,而这种有形无形的标准有时会教人发疯。

为何我要扯这些?因为我看到了很多频临忧郁的女性,往往她们的失控她们的发疯,并不是她们自己要的,而是整个社会或是自己的期待使她们疯掉。

广告

社会有形无形的期待,内在外在的逼宫,使她们不得不离自己远去,最终只好以疯掉来埋葬自己。当然间中不排除个人身体状态的因素。

有位女性朋友告诉我,结婚之后她发现自己从没有一刻好好的坐下来休息,不断的忙碌家务,操持孩子,无法自拔的忙进忙出,仿佛一坐下来就有罪。有些则倾诉,自己很久没有出门,觉得有千万对眼睛看住她,让她不由自主的自我限制行动自由。

每年我们在三八妇女节歌颂妇女,母亲节则为母爱颂歌,然而,思考与更新妇女角色认知,该是与时并进的,应是两性共同的课题,是社会整体共同展开的沉思,尤其是母杀子案发生时,整体社会在沉痛之外,应带来更多思维上的更新,这将给我们身边的女性带来更多的体谅。


Pages

Subscribe to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