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华全.别成为当初自己反对的那种人

2015-12-01 09:32

温华全.别成为当初自己反对的那种人

黄秋生主演的电影《叶问:终极一战》里有一幕,师父劝诫徒儿不能同流合污:“是要跟着良心走,还是跟着队走?自己好好想清楚。”我想,这句话或许正是槟城丹绒武雅区“环保议员”郑雨周此刻极度纠结的心情写照。

广告

一场“搁置填海计划”动议风波,造成槟州行动党与公正党间的龃龉不合,同时也让州议员郑雨周先道歉,后宣布辞去行动党槟州组织秘书一职以示对“倒戈”支持该动议负责。其随后在刚过去的州党选也被淘汰出局。

外人雾里看花,从喧闹的新闻里看到的只是诸如“兵变”、“政治阴谋”、“背后插刀”与“良心票”等字眼。至于事件的症结到底在哪却是莫衷一是,是槟州首长林冠英所谓的投支持与弃权票者没有盟党团队精神,乃“不负责任举动”?抑或事件折射出槟州希盟政府内部的潜在矛盾,投弃权票仅仅是藉以反制以林冠英为首的行动党团,抗议其刚愎自用及以党意凌驾民意的权力傲慢?以整个局势来看,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较接近事实。

2008年308大选,槟州人民将执政了几十年的国阵拉下马,换上以行动党为主的执政联盟。5年后505胜选后继续执政,槟州人民随着对州政府的批评声音却也明显增多。

自2008年以来,槟州民主行动党金字招牌的“民主”两字逐渐变成“你民我主”。而外界对林冠英的批评从来没有减少过,甚至有评论者将他比喻成台湾前总统陈水扁。而事实上,两人之间确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同样是从反对党起家,同样坐过牢,同样个性深具防卫性与不妥协性,任何对个人或施政的批评都会被反驳否认──错的永远是别人,自己绝对不会有错。

而依据林首长的管理风格,7年来所有针对州政府的批评都一律被视为是来自国阵或亲国阵者具政治议程的恶意污蔑。而这种缺少自省能力的领导恐怕正是行动党潜伏的致命危机。

像郑雨周这种从政者在行动党里其实算是异数。忠于内心的声音让他在党内显得鹤立鸡群。一年前他紧咬内湖山等山坡地开发课题甚至落发抗议已惹来党内侧目,觉得他在“倒米”扯自己人后腿。

广告

这一次他则认为早前敏感的跨性别课题既然可以达到朝野共识以合作维护人权,中立的环保课题照理应能达到朝野共识。之前他也呼吁提出修改州宪法,以限制首长任期最多两届,其实这些建议都极符合民主精神,只是议题触到党内领导的痛处,当然不会受到欢迎。

此次搁置填海动议引起的风波是非难断。填海计划不能狭隘地以好坏对错来评定;毕竟很多国家譬如邻国新加坡也在填海造市,至于国内在马六甲州与柔佛州也都有填海工程,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存在对环境的破坏与影响。

因此其中咨询民意与环境评估透明化都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所不应轻忽的。

林首长一直强调若不延续前朝填海计划将须做巨额赔偿。这让我想到台北新科市长柯文哲,他的酷吏处事作风虽有待商榷,但至少他坦诚自己个性上的毛病,对于前朝所留下的问题却是勇于揭弊及承担,以人民利益优先,毁约赔偿或诉诸法律途径解决,不能将错就错,为了规避赔偿把错的事情合理化。

广告

登上权力顶峰的行动党领袖们似乎都忘了踏上执政的来时路,也忘了当初捍卫草根民意、对抗当权者贪污腐败的核心理念。而类似郑雨周这种反对声音反而才是真正体现了行动党弥足珍贵的“为民请命”风骨。

我一直以为,政府或党团组织不能沦为只允许一种声音的一言堂,并以多数暴力硬行通过攸关人民福祉的议案。

那些对自己不同意的主张却曲意附和的政客,只会让人民更加唾弃及看不起。

从政者应紧记“莫忘初心”这句话,不能在掌握权力之后与人民越离越远。政治是一门取与予的艺术,坚持自己的原则与换位思考有时并不冲突。当掌权者能常反躬自省,不再动不动就怪罪他人时,格局才能扩大。

从政者服务的就是人民,若远离民之所欲,迷失于权欲而成为当初自己口口声声反对的那种人,细想也真的教人心寒。


Pages

Subscribe to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