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偕男童失踪 小家俊找到了 女佣声称被掳劫禁锢

2007-01-05 13:30

女佣偕男童失踪 小家俊找到了 女佣声称被掳劫禁锢

(吉隆坡讯)元旦前夕与印尼女佣一起失踪的男童小家俊已找到了!女佣“阿妮”声称她与家俊在住家附近遭歹徒掳上车抢劫,并禁锢在巴生地区一住家!

广告

阿妮指歹徒曾要她向雇主索取5000令吉,但她忘记雇主的电话而不能传达讯息;她还说周四(1月4日)早上与另2名衣着性感,一同被禁锢的印尼女郎逃出来。

她过后带着小家俊截了一辆德士到沙登一名同乡的住处,再通知雇主。

雇主赶到沙登接孩子

雇主刘世豪(28岁)于周四下午4时阴筐麭q知,马上赶到沙登接孩子及女佣,并在姐夫的陪同下直接到金马警区总部销案。

据刘君的姐夫说,阿妮告诉警方她在元旦前夕早上,带着小家俊拿了一包脏衣服准备到住家附近的洗衣店,在经过一间电玩中心时,冷不防一名男子持利器抵在她腰部,把她及孩子掳上一辆车。

“她说,当时车上有2名打扮性感的印尼女子,一名巫裔男子和一名印裔男子;他们过后被载到巴生地区,并被禁锢在一间屋子里。”

广告

指歹徒要求拨电索款

阿妮也向警方说,歹徒曾要她打电话给雇主索取5000令吉,但她没有雇主的电话而无法传达讯息。不过,在被禁锢期间,歹徒有提供三嚏A而小家俊也跟着她吃饭。

被禁锢多日后,周四早上9时部A她与2名印尼女子打开屋子后门的铁链锁,成弘k出。

口供疑点多.女佣被扣

广告

由于口供出现诸多疑点,警方已扣留女佣阿妮,调查她与小主人失踪的真相。

现年32岁的阿妮(原名恩拉华蒂)于傍晚被扣留。据了解,警方是基于她的口供有钗h疑点和矛盾,怀疑另有内情而扣留她详查。

据悉,她表示在早上9时陷N逃出来,由于身上财物被洗劫一空,毫无分文的她截停一辆德士,直往沙登同乡好友的住处求助,而好友也替她付了50令吉的车资。

她说是在下午4时才到沙登,也认识其雇主的同乡好友过后拨电通知雇主。由于时间上出现矛盾,不禁令人怀疑她在自导自演。

住在隆市中南区的雇主刘世豪,周三在母亲刘玉妹(58岁)陪同下到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寻求协助,希望通过传媒寻找儿子刘家俊(18个月大)的下落。

寻人新闻周四见报后,早上就有人通报指女佣与小孩出现巴生市中心一间咖啡店,刘世豪当时也赶去巴生寻人。

不会做完家务才逃走
刘世豪相信阿妮

刘世豪相信阿妮声称被掳上车并禁锢的说词,他认为她没讲骗话。

他指出,阿妮在失踪前跟家人说把衣服拿去送洗,而他曾经检查过家里的肮脏衣服的确不在了。

“如果她讲骗话,有心把掳带孩子逃走的话,事先就不会把家里所有家务做完才走。”

他也说,阿妮在附近没朋友,不曾试过出外不回家或去闲逛,而带小家俊出去一会儿是常有的事。

“总的来说,她工作很称职,也很疼爱儿子,我相信她。”

再者,他说,阿妮在面对他时并没心虚模样,而且她喉咙沙哑,她解释这几天被禁锢、害怕被伤害而经常喊叫才会喉咙痛。

此外他也表示阿妮今年3月工作准证到期,他已准备续聘她,并已跟代理谈妥。

当警方扣留阿妮时,他曾经作出保释阿妮的要求,但警方不准部C

小主人不停大哭
匪心烦吆喝要杀人

“再哭,我就杀掉他!”

阿妮向雇主刘世豪表示在遭禁锢期间,小主人不停大哭,让其中一名匪徒心烦不已,吆喝要杀人。

刘世豪指出,所幸孩子和女佣都没受到伤害,也成弘k出来。

他说,阿妮在逃走后没直接抱儿子回家,而是坐德士直驶沙登朋友的家,是因为害怕被他骂。

他说,阿妮也声称,2名与她一同被禁锢的印尼女子,在逃出来后分头走了。

他表示若警方要查出阿妮与他儿子曾经被禁锢的地点,相信载2人从巴生到沙登的德士司机可以协助查得线索。

近日未喝奶轻微发烧
小家俊消瘦令家人心痛

小家俊这几天来滴奶未进,只有岁半大的他被迫只能吃米饭,看起来消瘦不少,教家人心痛极了,他甚至还轻微发烧。

与女佣失踪多天的小家俊一见到爸爸刘世豪并没有哭,只是过后肚子饿,在爸爸怀里哭个不停,脸上也显惶恐。

找回儿子的刘世豪周四下午在姐夫的陪同下,抱着儿子前往金马警局销案。他们出来时,由于孩子肚子饿在哭闹,他们只能简单受访,匆匆离开,回去中南区住家。

小家俊外表看来良好,只是有点发烧,家人担心他受惊吓。

刘世豪指出,他在沙登接回儿子时,儿子并没有哭,就像平常一样,只是消瘦了。

他说,据她向女佣了解,儿子这几天来只是吃饭充饥,没有奶喝。

“还好儿子已经可以吃些米饭,除了喝奶之外也吃米糊。”


Pages

Subscribe to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