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大愚治水

2007-01-01 19:40

评论:大愚治水

2006年岁末,南马及东海岸遭遇大水,死10人,影响10万人。2005年在北马。独立50年,大小水患频仍。每年,东海岸灾情严重。有时,则是某地淹水,某地缺水制水。我住吉隆坡,3小时大雨,河溢树倒屋塌路塞,习以为常。

广告

4000多年前,中国河北东部、河南东部、山东西部、南部及淮河北部,洪水横流,滔滔不息。鲧治水9年,禹抑洪13年,历22载平息灾患,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大禹治水”,遂成为中华民族家喻户晓的故事。

重要的是:这并非神话传说,而是确有其人其事的历史。后人感其功德,加入神话因素:水神撞天,天河直泻;神土息壤,见风就长;大禹神力,辟龙门山;巫山神女,相助指点。蚁民无法理解实况,喜欢神话;就像大人无法解决问题,诉诸天意。水灾是天意,土崩是天意,诸如此类,匪夷所思。

鲧是大禹的父亲。尧派他治水,他沿用传统方法,以土筑堤。但洪患凶猛,不断冲击土墙,结果堤毁墙塌,失败告终。舜接尧位,把鲧治罪,处死羽山,又命禹完成父志。禹怎样治水呢?

一、汲取教训。阻塞无益。

二、实地考察。大雨倾盆,狂风不绝,山洪咆哮,他一马当先。

三、认真研究。用疏导之法,凿大山开河渠。即山中开道,同时加深加宽黄河主流,并疏通支流,与之相接。此外,还把高处培修更高,低地疏浚更深,自然形成陆地和湖泽,然后接通湖泽与大小支流,洪水畅通无阻,由此一泻千里。

广告

四、爱民忘己。大禹治水,不避危难艰辛,甚至公而忘私。他不顾安危,冒险犯难,亲临其事;他不知艰苦,风里雨里,粗衣淡饭,史书说他磨光了小腿肚的汗毛,连脚指甲也因长期泡水而脱落;他造福万民而忘其身,民间说他“三过家门而不入”。

更重要的是:4000多年前,赏罚已经分明。鲧有过处死;禹有功封于夏地,最后舜让位给他,遂以贤明仁爱,与尧舜齐名,万古留芳。

如今,大禹是见不到了,赏罚更不分明。水灾年复一年,天子脚下犹如是,乡野小镇更甭说。没人因此下台,因为是“天意”。贵为人民公仆的,只图一己安逸,也不去慰问灾区黎民。

这也“正常”。当爱权甚于国爱,爱财甚于爱民,没人问责,谁会汲取教训?谁会实地考察?谁会认真研究?谁会爱民忘己?谁会人溺己溺,不避危难艰辛,把整个身心都用在开山挖河的事业?

广告

大禹治水,有一次路过家门,正遇妻子生产,大家劝他进去看看,他怕影响治水没进去;又一次,他孩子远远望见父亲,非常高兴,要爸爸回家,他还是没有进去。我们真的怀念这样的父母官。

东坡诗云:但愿生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古有大禹治水;今有大愚治水。

(作者为大将出版社社长/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


Pages

Subscribe to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