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以勒.低烈度政争

2016-01-25 09:36

张以勒.低烈度政争

如无意外,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遭州巫统逼宫的风波,将会是这一场巫统政争大戏的片尾曲。一旦吉打巫统的逼宫计划走完预设程序,巫统主席纳吉原本承受来自党内的逼宫压力,也会随之告一段落。

广告

巫统本次党内政争,乃是一场低烈度的风暴,巫统始终没有陷入党务停摆的巨大分裂,国家行政体系也如常运作。比起当年马哈迪与东姑拉沙里之争、马哈迪与安华之争,本次政争几乎算不上是一场党争,而是部份元老和领袖对纳吉公开唱反调。

个中原因,除了养尊处优的党内造反大佬,缺乏当年安华的号召力和战斗力,马哈迪、东姑拉沙里等元老的影响力日渐式微,也在于纳吉化解党内造反派挑战和攻势的手法。

关于一马发展公司1MDB债务的争议始于去年年初,较后再爆发7亿美元政治献金汇入首相纳吉私人户头课题,围绕纳吉领导危机的纷争前后延烧超过1年。前首相马哈迪先发起了对纳吉的追击,而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和副主席沙菲益当时回应这些困扰纳吉的课题时,观点上也不利于纳吉,这是去年大约3、4月间的事情。

到了7月杪,纳吉宣布内阁改组,慕尤丁和沙菲益双双遭除名。11月杪,巫统年度代表大会,中央党部一反传统惯例,身为署理主席慕尤丁不再主持巫青、妇女组等臂膀组织的开幕式,架空慕尤丁作为党老二仅剩的象征性功能。再到如今2016年开年1月杪,轮到慕克力在“最后的地盘”

吉打州遭遇围剿。

自党内异议分子向纳吉发起攻势始,直到吉打巫统“收拾”慕克力,前后相距几乎整整一年,大约相等于一马发展公司和7亿美元政治献金课题延烧的时间跨度。

广告

纳吉和其团队化解党内政争风暴,并非以狂风扫叶、快刀斩麻的雷霆方式对付,而选择以慢打快,如挤牙膏般耗费时日,一点一点把异议分子的气势慢慢挤掉。

任何组织的派系斗争,挑战派基于资源和管道相对有限,一般上选择采取速战速决策略,在最短时间内升高战情至顶点,希望一鼓作气求决战。但纳吉的慢工细活,拉长战线,降温战情,使挑战派原有的优势逐渐流失。纳吉的策略导致自己予人以不够果敢决绝之印象,但这事实上也确保了这场政争始终以低烈度态势进行,巫统并无出现伤筋动骨的大分裂。


Pages

Subscribe to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