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詹雪梅·迎接同龄的马来西亚

在如何看待沙砂前,我们且先看看,在“我们的国家马来西亚”这认知里,国家的幼苗是如何被教育的。华小六年级的历史课本第一课里便图文并茂,清楚扼要的列出了马来西亚的历史进程,从1961年5月东姑阿都拉曼提出成立马来西亚的初步概念,到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正式成立。

曹兆康·60年国阵,3个月崩塌

3个月过去了。我们回到现实中生活。政府换了,政策自然改了,唯一不变的是,希盟政策仍然引起争议、政府措施依然存在缺陷。

刘惟诚·问题不只在旗帜和党徽

阵线模式是马华赖以为生的生存方式,除非其最终能够改组成多元种族政党,或者和其他政党筹组新阵线,不然,重回独立前那种单打独斗的模式是非常愚蠢的。在这种情况下,马华也只剩下一道选择,就是舍弃国阵旗帜,以自身党徽参加补选的“半退”形式。这个做法就很有意思,一来,他们能够让党员觉得此刻不是为了国阵而战,而是为了马华而战,有望从中提振士气,二来,要让党员能够自觉,这场选战是马华的背水一战,以期重拾该党的凝聚力。

阿兹祖丁教授‧缓慢的开始,良好的开端

在双溪甘迪斯补选竞选期间,国会也正在进行中,议员们就希盟政府是否落实他们的大选承诺进行辩论。在第14届大选期间,希盟在长达194页的宣言中列出了他们要在100天内完成的10项工作:1.废除消费税;2.调查受丑闻困扰的机构;3.为家庭主妇缴交公积金;4.重推援助目标群体的燃油补贴;5.统一及提高最低工资;6.收入未达4000令吉的高等教育基金借贷者暂缓偿还贷款;7.检讨所有颁发予外国的大型计划;8.成立内阁特别委员会,根据《1963年大马协议》归还沙巴和砂拉越主权;9.废除所有施加于垦殖民的不合理债务;10.推行国家健康关怀计划。

郑丁贤·马哈迪和安华开战了吗?

在不同场合的演说和访谈中,阿都拉沙尼公开支持拉菲兹成为公正党的署理主席。

林方彪·党员要求党内民主

政党如何决定候选人,始终是难题。天兵未必不受欢迎,像之前的大选,刘镇东硬碰魏家祥,反而带动全党士气,谁曰不可。但若是堡垒区,当地党员支持本地人上阵,理所当然。不过,当地党员或许亦有派系,谁上阵谁没上,顺了姑意却逆了嫂意,左右为难。再说,党意未必等同民意,一来可能有人头党员的问题,以及党员结构与选民结构不同。

郑毅昌·语文族群和解的可能性

再深一层的观点可能是华社某一个群体一种对中文的护卫或抗争。在希盟执政前,华小和统考课题都被双方视为政治资本和承诺,不论哪个联盟获胜,都会面对双方保守分子对垒的一个表征和对垒场域。

李昱龙·全球人口比不上一部剧的点击率?

2017年,点击率破百亿的中国影视剧共超过12部,其中最高点击率的《楚乔传》一年内的播放量竟然达457.9亿,中国网民才只不过7.72亿,人口大概是14亿,全球人口顶多也是70多亿,Youtube上最高播放率的韩国《江南Style》截稿时也只不过是31亿多点击率,哪里来的数百亿点击率?

陈芳龙·第三国产车?不可为别为

原因?其一,我们不是已经有两座车厂在挣扎求存吗?怎么还想多弄一个来搅局;其二,老马心中的第三国产车都还没成形,怎么就先想到保护汽车工业?其三,全民准备缩紧腰带,继续当“车奴”了!

废国民服务及干训局决定正确

政府废除了干训局和国民服务后,必须从过去的错误中汲取教训,开启并推动全新的真正培养青年国家意识和潜能开发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