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洛克菲勒家族何以打破“富不过三代”

洛克菲勒家族的成功模式传递了这样一种财富观:财富以及合法创造财富的能力,理应获得社会正当的尊重。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国家的对外援助总是处于一种“钱景”尴尬的境地,而近日此情形愈演愈烈。作为举足轻重的捐助者之一,美国政府正考虑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削减健康和发展方面的对外援助支出。我明白一些美国人的担忧,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上交的税金流向海外,却不明白政府为何不将其留以自用。

本土极端主义恶化.西方排外“愈反愈恐”

英国伦敦国会大楼外发生恐袭,再次突显这类“独狼”式袭击防不胜防。近年欧美一再发生恐袭,极右白人政客总爱以偏概全,归咎穆斯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必须严加提防,甚至禁止入境,却忽略了问题的一大根源,是本地穆斯林长期受到排斥,对未来缺乏希望,令一小撮穆斯林青年容易受极端思想影响,走上暴力歧途。

特朗普不是台湾的朋友

台湾总统蔡英文去年致电时任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时,这看似是一段美好友谊的开始。不过,在特朗普上任至今,台湾还是一如既往地孤立,而北京的压力正加剧中。

许俊杰·曼谷支付宝初体验

马来文有句谚语:不相识所以不相爱。要说服以马来人为主的大马社会认识、相信、接受与使用支付宝,并对全体大马消费群众用浅白的话语来解说支付宝,配合大马人要求简单但有保障的交易倾向,简化支付宝一切手续,入乡随俗让人民接纳并采用这个线上与行动付款方式,与研发繁杂的科技技术,是有着同等的挑战性。

曹建廷·谷歌有没有歧视华人和女人?

最近有人问谷歌的人工智能产品Google Home“女人是不是都是坏人”(are women evil)这个恶搞的问题。有留意科技新闻的朋友会知道,Google Home是一个会听人讲话然后用讲话回答,看起来有点像花瓶的东西。结果Google Home引述了一篇讲解为何女人天生邪恶的文章,在网上引起了轰动。谷歌不知那文章有问题,只知文中提到“女人”“都是”“坏人”。

林瑞源·马云能帮我们什么?

要提高国人收入、让经济飞跃,就必须把经济结构由劳动密集型转向技术密集型,马云到来是一大助力,但我们自己的问题太多,别人要帮,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庄敏·媒体尊严只能靠自己捍卫

大马媒体被打压的事件可谓罄竹难书。若我们不捍卫自己的采访权,谁又会为我们发声?面对不公不义,媒体最需要的就是读者成为我们的后盾。只有在这场媒体之役胜出,我们才能继续维护公众利益。

凯林拉斯兰·菲律宾贫困家庭等待曙光

当被问及杜特尔特的政策如何改变该省的生活,她不屑一顾地说:“巴卡洛德根本没有发展,完全没有分别。杜特尔特的政策没有改善我的生活或这个地方任何人的生活。他不应该只专注打毒,他需要解决贫困的问题。”

丹斯里雷蒙·我们需要快乐部长

如果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快乐,追求经济增长又有什么用?当然我们可以委任首相兼任快乐部长。但是,我们需要更加全面和良好的政策,并持续和妥善地实施,以确保人民更幸福,而不是主要让富人和权贵受益,只有他们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