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叶怡辰‧爱因斯坦曾是难民

身处在马来西亚的难民,需要被帮助的原因也被一再重申。在马来西亚他们的人权缺乏保障,而他们缺乏法律地位因此无法合法工作,也无法接受正规教育。尽管可以获得医疗照顾但需要付出与外国人同等的医疗费用。

黄振威‧看见各宗教的美

基於我们身处在一个以穆斯林占大多数的国家,马来西亚非穆斯林应该保持开放的心态,这将有利於加深对伊斯兰教的了解。

林方彪‧珍惜食物仍需更多想像

现代社会分工细密,大部份人都通过购买来获得食物。相对於亲手种植的粒粒皆辛苦,购买容易多了,加上市面上永远有买不完的食物,人们确实不如过去珍惜食物。官方丶民间团体曾多次发布统计,推估大马每年丢弃了多少食物,数量怵目惊心,连首相都开口希望大众珍惜食物,珍惜食物确实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灌溉文学花园

文学不是经济学,无法带动经贸发展,提高人均所得,可是文学却能充实人类的精神生活,填满空洞的心灵,让人们成为精神上的富人。

叶静薇‧是谁在纵容?

我不是要倡导金钱主义,有钱大过天,更不是要影射政府单位存在不合法行动,但最近的采访工作却让此想法油然而生。柔佛州利民达近郊油棕厂因为发出浓烈酸臭味,近期引发了朝野政党好几次的抗议行动。我亲身体会那股非一般的恶臭,沾染衣服可真是能够让人臭上一天。

张昭敏‧“税税”平安

消费税落实之初,为了减少对社会的冲击,政府将税率定在6%水平,并将许多日常会用到丶吃到丶喝到的物品和食品列入零税率名单,希望充实国库的同时,减少中低阶层对消费税的抗拒与不满。两年下来,既然闪避不了,我们也唯有接受消费税的存在。而我们心里其实也很清楚,6%的税率只是初步,现有的徵税名单,也还有很大的增加空间。何时会增加税率?何时会扩大名单?或许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张晋玮‧中国崛起效应

中国的崛起也为各国带来了一些威胁,它在威胁美国的政治与经济地位;在南海因为岛屿的主权问题跟日本丶菲律宾以及有关国家发生冲突;亦因为与新加坡在南海问题的立场对立,与新加坡的关系急剧冷却。随着美国走向保护主义(protectionism)和去全球化(deglobalization),它对世界的影响日渐减退,中国则积极朝相反的方向走,中国的势力逐渐扩展到世界各国。

林瑞源‧谁是“丑闻之王”?

马哈迪在1980年担任副首相时,内阁批准秘密的锡市操控计划,政府在1981年全年通过马明可公司进行现货和期货买卖,不料锡价崩溃,国家损失了2亿5300万美元。马哈迪迟至1986年,才承认此事。

温华全‧朝野丑闻攻防战

在斋戒月里爆发的联土全球创投(FGV)风波与美国司法部针对1MDB洗钱弊案的新一波民事诉讼,一波接一波,让国阵政府形象连番受挫。首相纳吉在这两项议题上皆处於挨打状况,尤其是如芒在背的1MDB案,原本以为渐沉寂的课题却继续被挑起成为反对党火力强大的攻击武器。这些挥之不去的麻烦无疑让纳吉大感困扰与伤脑筋。眼见5年期限届近,但在这些课题的负面观感消退之前,纳吉料不敢贸然解散国会举行全国大选。

郑梅娇‧画新闻

原来是禁止记者拍照;白宫上周五记者会由於禁止摄影,CNN於是找来专门在高等法院画素描的画家到记者会现场“画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