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林方彪 ·涉外事务应更敏感

虽说国内治安不佳,人民不时怨声载道,但平心而论,大马治安也没差到遍地暴力的惨状。中国妙龄游客在隆失踪,不意外国际华文媒体都有报道,但读者很可能没发现,事件后续是中国女子被移民局拘留,只留下“大马治安很糟”的印象,影响大马的国际形象。

郑丁贤 ·阿兹敏和公正党的未来

为了希盟的长远之计,不但马哈迪要有一个接班计划,安华也要有一个接班计划;或许在今后10年内,首相位子从马哈迪而安华,再从安华到阿兹敏,可以协助政治之稳定。

刘惟诚 ·别再迷信数量

因此,政府不可再如过去般,迷信“数量”能够提升高教地位,反之必须调整心态,探讨如何提升国内学术研究的风气和资源,以实现校园行政与研究自主、提供研究奖掖、强化各领域资源,并顺应跨领域和跨学科研究的趋势,因为只有解决这些缺陷,我们才能提升本地的高教水平,并借此奠定本区域卓越高教中心的地位。

李昱龙 ·又忧又喜的双11狂欢节

经过十多年的网购,网民日益精明,网购也更理性。当然,还是有不少精打细算的网民,乘此网购佳节购得心头好,同时也省下了不少钱。我比较好奇的是,本地的传统零售商是如何看待这场全球狂欢节,是坐以待毙吗?或是挣扎求存?还是另辟蹊径?

陈芳龙 ·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

电视历史连续剧取代历史小说,历史小说取代了“正史”,这是时代演进的洪流。一些研究历史的人说,“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些道理!”看来,这个“道理”也残存不了!

郭健平 ·道歉,才能前进

他的道歉,虽然还是被很多人破口大骂,但还是得到我个人的欣赏。希盟领袖在许许多多看起来已经无法实现的空头支票,是时候应该诚实的的告诉大家,什么可以实现,什么需要多点时间,什么是根本没有可能,才会得到人民的谅解。

阿兹米 ·政治几件事

公正党已经搞砸了,因为他们允许党内出现派系主义,并在选举过程中采取可疑和狡猾的行为。如果真的有贿选和非法增加党员的举动出现,那么他们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公正党是希盟的一部份,他们向我们承诺了新和干净政治。这不应该仅限大选,更应该包括他们的政党选举。

徐晓芬 ·我的年度汉字

过往的年度汉字并没有入围,这就意味着我国今年给人一种不同以往的“清新”感觉。有幸见证了新马来西亚的诞生,感受到了大多数人想改变的决心,我属意的倒不是“新”,也不是“变”,而是“马”。

詹雪梅 ·背书包受虐

超过体重的15%,说好听是超负荷,说直白是虐待,虐待孩子正在发育的身体。我们有多少孩子,每天踏出家门的同时就在甘心且无意识地受虐?

林国安 ·注重学校教育内涵式发展

我们的小学生每天上学仿佛负重徒步,肩上扛着的是基础教育的“厚重”。毕竟,我们现有教育教学仍围绕着学科课本进行;整体课程结构调整及其相关改革,是时候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