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傅文耀 ·月光族的焦虑

报告当中最引起本人注意的部份是,家庭收入低于2000令吉的群体,他们每个月剩余收入,在纳入通膨后,从2014年的124令吉进一步走低至2016年的76令吉,这显示了有关群体更加容易受到经济环境变迁或紧急状况的冲击。

郑丁贤 ·拿督是挣来的,不是赚来的

在商业社会,谁拿了拿督,又做了什么事,那毕竟是当事人的手法,只要在法律之内,外人也不便挑剔。不过,在政坛上,人民代议士和政治官员,包括州行政议员或内阁成员,他们有没有资格拿这些勋衔,以及有没有如此的需要,那都是在人民的监督和批评范围之内。

郑钦亮 ·希盟粉丝不上当

这就是希粉的可爱之处,他们认为自己造就了充满希望的马来西亚2.0,对新政府深信不疑又长情,常会采用“才刚执政”的理由,认定所有坏评都是恶意和有阴谋。

温思恳 ·解读大马政策U转的政治现象

高阶版“翻煎饼”完全是一种蓄意和有企图的政治手段。而这种政治手法在敦马哈迪身上是体现得凌厉尽致。他经常以争议性的方式开启不忿,随后又以“翻煎饼”来提供解决方案,即他乐见其成的方案。

周秀洋 ·听听民意,缓一缓

要废除死刑,政府的宣导工作是否已经做足了呢?曾经设身处地的为受害者家属想一想吗?能够举出一些冤案实例来加强说服反对“废死”的人吗?夹带着民意上台的希盟政府,这一次能不能也先听听民意,缓一缓呢?

邱颖慧 ·学者们:发声或噤声?

随着国内民主空间的开放,学者们是否应该继续保持公正和中立,顺从政策制定者并面对隐藏其专业知识所带来的风险?或者他们是否应该站出来发声并试图教育政策制定者和民众,以倡导改变?

吴慧苑 ·始作俑者究竟是谁?

马来西亚执政领导层长期所采取的是威权式的压制,一方面是种族政治的动员,因此造成强国家,弱社会;而社会组织形式偏向族群分化,欠缺现代社会所有的复杂认同与阶层。

星观点 ·制定国家经济发展大方向

政府须尽快针对国家经济发展拟定大方向,如此方可有效结集各方经济资源,引导资本流向,拉高经济增长,惠泽国民。

李一峰 ·领导指示必须明确

个人就认为马六甲行动党州主席郑国球的要求,是很正确也是很必要的。作为党领导在批评党员不应接受册封的同时,却忘了自己身为党领导,更有必要在党内向党员发出“拒封”指示。

莱士胡先 ·东盟必须维护罗兴亚人

既然缅甸是东盟成员国,并且是“东盟宪章”的签署国,其中有一章就是关注人权的重要性,那么整个东盟或设立于雅加达总部的东盟秘书处都有责任站出来为若开邦的罗兴亚穆斯林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