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安焕然·郑良树晚年的心志

最后一次见面,他坐轮椅来。我在开会。电话来说郑老师想见我。我心里“怪怪”,以为有什么指示,赶紧上二楼。没事,郑老师只想见见我们这些晚辈。那天他很开心。扶着他下楼,又到一楼校长室,打个招呼。愉悦地挥手致意。他媳妇偷偷帮我们拍了几张照片。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的合照。

张吉安·多元共存,不好吗?

甫落幕的第33届全国华人文化节,主办方恰好是向来“敢怒敢言”的隆雪华堂,期间就发生一段有意思的小插曲。922文化大汇演那一晚,我负责编排两个节目,一个是结合琼剧、潮剧和粤剧的实验戏曲《乡音.南来》,是晚台上粉墨登场的演员唱腔各异,内容却藉着喻古讽今,有的在洞房夜“训驸马爷”、有的在公堂上“骂狗官”,尾声还来一段血脉激情的“民旗斩将”

陈定远·也谈马来西亚的债情

据国家银行最新数据,截至今年第三季度,马来西亚国债总额为6435.99亿令吉,其中外债为2321.63亿令吉,短期外债为35亿令吉,中长期外债为2286.63亿令吉;内债总额为4114.36亿令吉,其中短期内债为10亿令吉,中长期内债为4104.36亿令吉。从以上官方数字来看,高盛所说的马来西亚外汇储备只勉强足够偿还短期外债,也并非属实,因为马来西亚的外汇储备是大于其短期外债的。

郑丁贤·一个小s的大距离

玻璃市州务大臣阿兹兰说,州的伊斯兰行政法律写的是没有s的Parent,指的就是父亲或母亲其中一人,而不是父亲和母亲二人。

陈日佳·公平发放科研资金的重要性

在我国,所有曾经申请政府研究基金的学者都知道,有关当局从来不会公布计划书评审委员会成员或是人数,所以评审会员是否有有关方面的专长?

李冉·中国为何能逆袭?

受全球原油供应过剩导致油价持续下滑等原因影响,世界经济普遍低迷。虽难免受到影响,中国还是在这种趋势中渐渐逆流而上,不断崛起。但是马来西亚却不那么幸运,屋漏偏逢连夜雨,经济下滑十分严重。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中国与马来西亚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

胡逸山·争取平权要靠自己

奥巴马的出身背景是极为独特的。严格来说,奥巴马不是一位“正统”黑人,而是一位黑白混血儿。与大多数美国黑人的祖先当年从中非与西非被强行押解上船,在恶劣的条件下横渡大西洋来到美国园丘当黑奴不同,奥巴马的爸爸出身非洲东部肯雅的望族,获得奖学金来美求学,迎娶了一位美国白人女生,生下奥巴马后不久即回肯雅,另外又再组织家庭。

万绮珊·要更多正能量

明年3月,国会下议院复会,哈迪阿旺的动议又将是全城热议的课题。

郑钦亮·马印两地的双重标准

基本上,一般台湾华商都认为和理解大马及印尼政府对国内华裔都不甚公正,但对带着资金进来的华商,不论是来自大陆,台湾,香港或新加坡,均给于像其他欧美外资同等的优惠和待遇。其实,这也是解释了为何部份马印华商资金往外移的同时,却也有海外华资投入马印两国的现象。

许俊杰·两难

这样进退两难的难民遭遇,以及他们后来的命运,没有人知道也不被人关心,很快的就被其它新闻取代了,纵使后来在马泰边境发现大型乱葬岗,疑是埋葬了许多付不起昂贵偷渡费用的罗兴亚人尸骨的新闻占据新闻版位,也不比海上有一船船的难民等着登岸更为震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