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陈伟豪·成就世界级大学的校长与校友

我国若要让一所大学成为世界级的名校,就得聚集其校友、全国民众与社会的力量,把该大学当作是大家共同拥有的、最宝贵的社会资产,而不是把建校、养校的所有工作推向政府、个别的政党或富商。

苏德洲·少说少错,多说多错

天灾人祸有时的确是难以避免,但灾难来袭,不会只是天造成,有时人也要对灾祸肩负起一定的责任,更不能以种种理由来推掉责任,或怪罪他人,这或许也与过度开发或发展有所关系也不一定。

万绮珊·模范熊猫爱好者

熊猫爱好者是一个社群,一个大家庭,他们的共同点是,因为一只特别的大熊猫而从此爱上熊猫、有自己认养的大熊猫、周游列国探望各地的大熊猫、收集熊猫的周边产品、紧追熊猫的新闻,彼此之间互为朋友,随便谈起哪只大熊猫好像在说哪个街坊。

邱颖慧·菲律宾人权何价?

作为东南亚最资深的国家人权机构,菲律宾人权委员会的表现记录或许对菲律宾人来说并非完全满意,但30岁的人权委员会已多次证明它是有用的机构,且一直为宣传及捍卫人权作出巨大贡献,不只是国内,也在各种平台上代表整个区域与国际,被视为是最值得尊重的国家人权机构之一。

郑丁贤·猪照吃,酒照喝的歪逻辑

事实上,很多华人不喝酒,不爱猪肉,也有很多马来同胞,自己不喝酒不吃猪肉,但是,不会反对他人喝酒吃猪肉。政治人物不需要,也不应该突出自己的喝酒吃猪肉,来炒作族群意识。

杨丽琴·一场口角引发的血案

一场火灾,7个迷途羔羊,23条人命,这些都不是天意,也不是命中注定,而是原本可以预防的悲剧。

白慧琪·能与不能,要与不要

当年有人抛出“华人还要什么?”的疑问。身为公民,我们本就不应被施舍什么,是因为不公才要争。如今国家多元包容受到威胁时,我们还继续只是现实主义,而放弃理想主义吗?

打造无障碍环境

身心障碍人士并不需要“被救赎”,他们所要追求的是受到同等的对待。是的,残友们要的不是常人们可怜他们,而是常人的认可。

骆宇欣·饮酒无罪

不偷不抢不要怕?为何简单喝杯啤酒也诸多阻挠?如今想起,两相印证,实在恶心!

宋明家·“古板可怜”不古板可怜

这座落在吉兰丹州首府旁的小市镇的当前模样,确是经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一番演化──因为理科大学分校在80年代的创立,“古板可怜”从此也随之升级变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