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李冉·望马中关系更上一层楼

大马的各个种族间虽能和平共处,但是一直存在着种族隔离的问题,这样的大马却在最可能出现问题的时候表现的不寻常,甚至比上届大选还要稳定。这恰恰说明了大马人民想要改变的决心,内部矛盾暂时放在一边,大家团结一致,把枪口对着共同的“敌人”。

安焕然·谁是华人,华人是谁

有些人,书读多了,翅膀长硬了,以为自己能飞多高多远。飞着飞着,没了依归。

赛沙林‧当国会两院由不同政党控制时

在立法领域,最棘手的问题是如何避免当上下议院由不同政党联盟控制时出现僵局的可能。

郑丁贤·怎样学习做政府?

这位年轻人,得知大马的国债已经高达1兆(1万亿)令吉,忧国忧民的情怀之下,想要通过向国人筹款,协助解决大马的国债。

凯林拉斯兰·在历史的长廊上

从远处观望似乎就在欣赏一系列的舞台剧——必须诠释每个抽象且夸张的动作。表演似乎也被静音了,虽然偶尔会听到一些传播全球的对话,但随即陷入一片寂静。

江迅·从“痞子蔡”到中国网络作家村

这位49岁的“纯爱小说教主”,会带来新书《国语推行员》,小说讲述让人揪心但却难以忘怀的“初恋”。他的很多金句,在一代代年轻读者心中传颂,比如“爱是深深的喜欢,喜欢是淡淡的爱”。20年前,即1998年3月22日,当时是台湾成功大学水利系博士班学生的蔡智恒,以“痞子蔡”笔名,在BBS站上贴出网络言情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第一篇连载,一炮而红,由此开创华文世界网络文学新时代。

陈日佳·华团如何转型?

华团要转型,首先必须要接受有学识的年轻一代已经不再只看自身族群利益,而是更倾向于国家和社会的整体利益。例如针对土著和非土著政策,很多年轻人要求的并不是前朝政府的族群固打政策;相反的是要全面性的贯彻“能者居之”和公平施政。这也就是为何方天兴提议华裔副首相不仅未引起共鸣,也立即引来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和多位在朝议员的嘲讽。

东姑再因阿比丁·马智礼得穿越的迷宫

马智礼博士的任命引起了一些争议,他被指控支持极端主义,他其实支持言论自由。事实上,我所认识的马智礼相信大马是个多元化和团结的国家,每个人都可以茁壮成长,有鉴于他专攻伊斯兰法,在民众一片怀疑的声浪,甚至还有恐惧,维护他的人(包括王建民)都值得赞赏。我敢说马智礼博士对于PT3初中三评估考试比我们新任的国防部长对PT-91M型坦克的熟悉程度还要高,但末沙布却受到各界的热烈欢迎。

郑钦亮·呼唤外流的资金和人才

三代人口中“政府很烂官员很贪”的马来西亚,509变天后也真像是脱胎换骨,马上变成一个正在大力打贪和全新改造的国家,老人家们都说“第一次感觉到大马好像有希望的样子”。

特朗普如何被朝鲜打败

在过去一年里,特朗普总统屡屡低估在外交上做出真正妥协的重要性。这样的选择似乎与他“要么做笔大的,要么回家”的交易风格不符。特朗普政府急不可耐地想要废弃前几任总统通过谈判达成的“软弱”、“糟糕”的协议,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巴黎气候协议,以及同伊朗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在朝鲜问题上,他在争取更大、更优秀的成果,“一个对世界和平而言非常特殊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