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对话专栏】邱琲钧·走!走到北非去

怎样?我是女人,但我偏偏就要坐下!

黄龙坤·诗三首

用一个单词 插入另外两个字中间 孕育另一层意义 会不会得到天谴?

【对话专栏】禤素莱·离家出走

走!走到楼上去!

游以飘·向晚

转折后的光线 再转折,减速,减退 大大的勇态 闹着一个小小的别扭...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武林大会——从金庸小说话江湖】全记录

那晚在星洲日报总社B2礼堂,主持人马华作家黎紫书形容,对谈人丹斯里翁诗杰和倪可敏是郭靖和杨过,恰好两人是两代国会下议院副议长。他们细说从何与金庸结缘,以及政坛江湖之事。

曾真·灯笼

(图:Silmairel)

愚钝如我好多年后才明白原来爸爸梦里无语,是因为答案都在手上那几盏灯笼里了。

蓝启元·天空之镜

那是个倒反的世界 脚尖之下同一个天空 也有云 白色肥胖的羔羊垂吊着

心态·三时雨

清晨细雨 叶显绿 湿透花瓣旱无余

【专栏】林惠洲·水里的鱼

雨后近晚的校园还有湿意舒凉的流动,似乎是金宝山的雨一直下到这里来。那里的雨往往在放学时刻为我送行,回到木歪河畔。不知为何,这一年,不再找房子留宿。有些疲倦,或者是没有值得留驻的理由,或者是某些难以厘清的依恋。

【听弹琴】洪美枫·《老年的罪孽》

罗西尼的作曲能力可谓顺手拈来,他曾说:“给我一个洗衣清单,我甚至可以把这些(琐碎事)写成音乐!”

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Gioachino Rossini 1792-1868)生于一个对歌剧需求非常大的时代,他从23岁起被两所剧院聘用为歌剧作曲家,一直到37岁那年他写了最后一部歌剧,这14年间创作了40部歌剧。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