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

蔡羽 ‧ 在鹿港遇见罗大佑

作为路人,我当然不能说鹿港的过去和未来,那是太大的课题。但匆匆而过的印象,我是喜欢鹿港的,那里有一种很近距离的感觉,不但建筑如此,人也如此。

子言 ‧ 答案

找工作的那段期间,尽管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最后却没有得到一份心仪的工作,我仍觉得那些钱和时间花得值得。

汤秀凤 ‧ 走一条足球路

足球员终其一生,练就一身本领,不就为了拥有社团的归属感,名正言顺的让球员全副武装,披挂上阵,不管对手如何的来势汹汹、强劲。

蔡钰琳 ‧ 指甲

所以假期里我又抓起爸妈的脚趾剪起了指甲,顺便端详起他们的脚,嗯,这块茧还在这里、尾趾的指甲还是比较小片、剪指甲的边沿时还是会怕痒、幸亏还是一样没有脚臭。

叶欢玲 ‧ 苦瓜早安

小时候,我嗜甜食,最怕母亲用苦瓜来焖鱼或炒肉片,那苦滋味呀,让人眉头紧皱,难以下咽,只要母亲不留意,我绝不往碗中夹苦瓜。

谭炜雄 ‧ 雨季里的富贵花

瓶子外的灰尘一天比一天多,我只是拿着一块柔软的抹布,轻轻地将表面的灰尘擦去,想保留她的指纹,她的味道,她动过瓶子的一切痕迹。

赵祥和:团结融合结为一体 ‧并不会因此失去种族身份

现任暨南国际大学咨商心理与人力资源发展学系副教授赵祥和提到,当初英国为了殖民马来亚,采用分而治之的手段分化我国的各种族,现在我们应该重新认识彼此。(图:星洲日报)

网络上充斥着辱骂彼此或带有偏见的字眼,到底是谁在歧视谁?真的只有特定的种族备受歧视吗?我们又该如何走出恶性循环?

欧阳林 ‧ 生来要做你的儿

这一个晚上,我回到家,抱起扑上来迎接我的女儿,我亲了她一下跟她说:“爸爸爱你,一定要陪你长大!”她呵呵的笑着,还不会说话,一定也不知道,如果要等到她长大,甚至大学毕业,他的爸爸已经年近70了!

哭唧唧 ‧ 花与故人

前年,奶奶想送掉几盆水仙花,被我接回家去了。如奶奶所说,有心终是不怕难的。在妈妈的帮助下,水仙花至今还开得好好的,奶奶来我家见了,露出了那个开怀的笑容。我想,我以后可以养奶奶的兰花了吧。

鹿见不平 ‧ 汤圆

阿嬷应是在祈愿门神回天庭时多为她美言几句,保佑阖家平安喜乐。她连床神也拜,门槛也说有神明不能踩,依她的信念,她相信每一道门都有个门神看守,也不奇怪。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