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游以飘·向晚

转折后的光线 再转折,减速,减退 大大的勇态 闹着一个小小的别扭...

【对话专栏】邱琲钧·走!走到北非去

怎样?我是女人,但我偏偏就要坐下!

黄龙坤·诗三首

用一个单词 插入另外两个字中间 孕育另一层意义 会不会得到天谴?

【对话专栏】禤素莱·离家出走

走!走到楼上去!

曾真·灯笼

(图:Silmairel)

愚钝如我好多年后才明白原来爸爸梦里无语,是因为答案都在手上那几盏灯笼里了。

蓝启元·天空之镜

那是个倒反的世界 脚尖之下同一个天空 也有云 白色肥胖的羔羊垂吊着

心态·三时雨

清晨细雨 叶显绿 湿透花瓣旱无余

【专栏】林惠洲·水里的鱼

雨后近晚的校园还有湿意舒凉的流动,似乎是金宝山的雨一直下到这里来。那里的雨往往在放学时刻为我送行,回到木歪河畔。不知为何,这一年,不再找房子留宿。有些疲倦,或者是没有值得留驻的理由,或者是某些难以厘清的依恋。

【作家的第二专长】翁菀君·香味的名字

与商业挂钩的文字似乎难登大雅之堂,可我一步步深入却发现香水的英文文案置入了许多文学笔法,有时更以伟大的艺术为饵。

【专栏】林雪虹·阿姆斯特丹的谋杀案

除了《在切瑟尔海滩上》,麦克尤恩还有一部小说也是以地名为标题的——《阿姆斯特丹》。这是他献给他的荷兰出版人雅科•赫萝特和他的夫人伊利莎白的一部作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