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春秋

【专栏】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车站

有时候他会觉得,为什么阿鲁老头所描述的那座城市,总是如此陌生而遥远。只不过相隔了一个时差,却像是两个世界。相比之下,他记忆中的城市光景竟恍如虚构。

【作家的第二专长】许裕全·依然墨著身

(书法:许裕全)

每个人身体像一缕轻烟扭捏,拎起毛笔扣在虎口手就不停发抖,横撇竖捺都是进击的毛毛虫,爬过来蠕动过去。

赖殖康·财务可行性报告

一桌菜得吃出桌子的价值 一辆车得驶出马路的柏油.....

辛金顺·杂锦(下)

每到子夜,翳云阴聚,然后很快的下成一场倾盆大雨。雨声哗哗啦的穿透我的身体。沁凉的雨意,渗入屋里的每一条隙缝,把屋内的气温,压到了与心情一样平静。

辛金顺.杂锦(上)

被敲入黑暗的钉子,仍感受到头部被铁锤锤击的暴力,巨大灼痛,让一波接一波深渊式的冲击,击进了空洞的漆黑里。钉子尖锐的芒光,狠狠刺向了虚无,却又深深感受着木纹因尖锐的穿透,而不断扭曲的疼痛。

林健文.第十剑——给全国赛诗歌朗诵者

剑未出鞘 气扑面而来 冷风从耳边划过 如漫天飞舞的剑语

【专栏】禤素莱.失所

我除了笑,又还能怎样呢?

【专栏】邱琲钧.流离

在现实面前,它们都是不堪一击的存在!

【笔访】野兽与婆罗洲大历史——张贵兴的小说世界

(图:联经出版公司提供)

我出生在婆罗洲东北雨林边陲一个荒凉小镇,天上有苍鹰,地上有猴子和大蜥蜴,穿山甲和刺猬随时窜入家里,更早的时候,野猪横行如盗匪。

【武吉人物】陈政欣·侧写老李

(图:龚万辉提供)

这是火车站上常见的工伤,对有搬运就有酬劳的李记兴来说,失了根拇指就是暂时失业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