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

郑钦亮·副教育部长的苦差

国阵做得不好就没有理由被原谅了,执政61年,小孩子都变成乐龄人士了,留下来的却是贪污腐败,国穷民怨,国民分裂和外债高过吉隆坡塔种种问题,人们再不干掉国阵哪行。

郑钦亮 ·早散猢狲未必好事

现在的巫统人还有原则吗?不都是靠各种偏差手段捞取民族的选票上位然后捞取财富吗?再说,巫伊合作并非合二为一,而是对希盟双龙出击,夺权之计。

郑钦亮·教育部的小拿破仑

广告

郑钦亮‧巫伊两党合拜天地

巫,伊两党公然向对方叫春直到结合,并非冲动的一夜情,两方在509之前都已经互抛媚眼的买了保险,说是为了宗教与种族的大团结,实是做好准备应对大选结果出现微妙的局势,当遇到必须巫伊两党结合方能执政时,便是两党合拜天地的黄道吉日。

郑钦亮·希盟的春秋时代

想多一点,就是首相老马钦点阿兹敏,安华属意拉菲兹的“马安代理战”,已经成形。

郑钦亮·马华等着当弃妇

马华领导层也应该看到和听到,他们历史上首次最勇敢的弃国阵旗帜改用马华标志上阵行为,并没有赢到多少可怜的掌声。

郑钦亮·无拉港的邪恶联盟

郑钦亮·马华是傻或天真?

无论是基于什么理由,无论是用小脑或大脑来想,在政治上,马华只能继续把月亮党当魔鬼,“生人勿近”,没得妥协。

郑钦亮·为何针对中国热钱

我们是首相管的,是“相无戏言”,意即敦马说的话,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国家。

郑钦亮‧敦马可以解除的困境

如果真把改朝换代当作是新大马的重生,要塑造一个比61年前独立1.0更公正和更团结的马来西亚,就不适合再强调非土著霸占城市,土地和产业论,尤其像这种“久而久之,城市由单一种族所拥有,我们只好住在郊外”的口气,听起来像是对非土著的恭维,也何尝不是提醒土著对非土著的戒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