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

杨微屏·回看“伯拉”民主改革的际遇

后来的后来,伯拉和过去曾经是马哈迪副手的慕沙希淡,都在时局变迁中,云淡风轻冷看大马迈向民主程序背后操纵的手。

杨微屏·从教育拨款谈起

教育部获拨款602亿令吉,独中获得的1200万令吉占教育部总拨款的0.2%,全国60所独中分享1200万令吉,平均每所获20万令吉。肯定如预期般会招来非议,指独中拨款是杯水车薪,但相较于前朝分文不给,评分则有高低。

杨微屏·巫统的血流进土团党

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竟在此时邀请马哈迪、慕克力父子及其他离开巫统的人重返巫统,天真的想法被慕克力一语戳破,但另一边厢马哈迪却伸出有条件的橄榄枝,公然招揽对巫统不满的巫统人加入土团党。

杨微屏 ·离家出走结新盟

希盟各党原本就是因为有共同敌人而结合,结合之后权力当前各怀鬼胎本是预料中事,而马哈迪要在两年前退下的承诺背后,却和安华一样争取时机在两年内巩固影响力。

杨微屏·老马铺路让慕克力上京

509大选后大马改朝换代,目前面对必然的“民主阵痛”,所有国家在经历政权更迭后的新局面,新政新手的摸索和青涩,就如希盟新部长般会引起民怨,但是至少人民现在已经有信心“做不好就换政府”,就如台湾的“蓝绿政权”交替。

安华煮熟的鸭子

安华如愿在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获70%得票率争取华巫印选民强势支持,以2万3560张多数票中选而重返国会,从不间断以“候任首相”自居的安华煮鸭子,算是掌握火喉煮得半生不熟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