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

杨微屏·等老公回来的女人

旺阿兹莎的温柔深情形象很打动人心,印象深刻的是在1998年安华涉肛交案被捕入狱后,当时还在采访线上的我在夜晚赶到偏僻的吉打纳卡区,看到旺阿兹莎在伊斯兰党安排的政治讲座台上,声泪俱下的描述安华被捕造成她和6名孩子的惊悸,哀怨的声声自称“旺姐”(Kak Wan),激起了众人的同理心。

杨微屏‧记者是“报道者”还是“记录者”?

离开报界一年多,每次在电视新闻播放片段中,看到记者们在法庭倒退走路甚至下楼梯以追拍新闻目标人物、围绕新闻人物抢位置采访、日夜守在某个地点等待目标出现,都仿佛看到当年在采访前线奔忙的自己。

杨微屏 ·慕斯达法之后还有谁

笔者上周在吉打偶遇前教长马哈基尔卡力,对于巫统的斗争士气,他仍是一贯意气风发的表明巫统有51席,他当时说“我们是最大的党”,言犹在耳却在几天后,在退党风中巫统持有的国会议席下跌到49席。

杨微屏·民意走了调

这些来自各方的大选前后民调,都出现了前后巨大的矛盾,反映出所谓的“民调”结果,依附于哪个政党阵线正在牵制时局而转变。

杨微屏.撇下假性孤儿包袱

杨微屏·两场补选胜利背后的讯息

两场补选分别展示的指标,将是希盟未来衡量“新马来西亚”平衡点的挑战,而这也是巫伊合作如虎添翼的鼓舞,这将形成未来潜伏种族政治两极化的隐忧。

杨微屏.新闻自由仍在远征

民主阵痛中,新闻自由的演变进化,大马新政府能开启的门鉴有多高,包容度能多宽,是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都需要时间来观望和拿捏的指标。

杨微屏·无拉港投石问民主审议

一些在大选投希盟不是因为喜欢希盟,而是觉得国阵太烂的选民,在希盟上台后眼见行动党对许多课题包括华教课题转变立场,会认为该用选票来让行动党输一次,重挫锐气。

杨微屏·民主倒退潮中看百日新政

不是每几年定期举行选举进行投票就叫“民主”,民主还概括官民思维的进步和转化,在欧美、中东和东南亚一些国家推翻暴政一年后,就出现民主倒退现象,而大马在509大选变天后的希盟百日新政,也开始让原本期待“新马来西亚”的选民存疑。

杨微屏.马华如何扮演“无影脚”

马华至今迟迟不退出国阵,但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却声称国阵早名存实亡,退不退出都无差。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