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林方彪 ·涉外事务应更敏感

虽说国内治安不佳,人民不时怨声载道,但平心而论,大马治安也没差到遍地暴力的惨状。中国妙龄游客在隆失踪,不意外国际华文媒体都有报道,但读者很可能没发现,事件后续是中国女子被移民局拘留,只留下“大马治安很糟”的印象,影响大马的国际形象。

李昱龙 ·又忧又喜的双11狂欢节

经过十多年的网购,网民日益精明,网购也更理性。当然,还是有不少精打细算的网民,乘此网购佳节购得心头好,同时也省下了不少钱。我比较好奇的是,本地的传统零售商是如何看待这场全球狂欢节,是坐以待毙吗?或是挣扎求存?还是另辟蹊径?

陈芳龙 ·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

电视历史连续剧取代历史小说,历史小说取代了“正史”,这是时代演进的洪流。一些研究历史的人说,“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些道理!”看来,这个“道理”也残存不了!
广告

徐晓芬 ·我的年度汉字

过往的年度汉字并没有入围,这就意味着我国今年给人一种不同以往的“清新”感觉。有幸见证了新马来西亚的诞生,感受到了大多数人想改变的决心,我属意的倒不是“新”,也不是“变”,而是“马”。

詹雪梅 ·背书包受虐

超过体重的15%,说好听是超负荷,说直白是虐待,虐待孩子正在发育的身体。我们有多少孩子,每天踏出家门的同时就在甘心且无意识地受虐?

林国安 ·注重学校教育内涵式发展

我们的小学生每天上学仿佛负重徒步,肩上扛着的是基础教育的“厚重”。毕竟,我们现有教育教学仍围绕着学科课本进行;整体课程结构调整及其相关改革,是时候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黄振威‧闪亮的星星

虽然300亿令吉相对算少,但国油必须在明年解决政府严重税务收入缺口的问题,而其确切的数字是540亿令吉。这些都是巨额数目,但如果没有国油,大马可能会因为国债和收入不足以支撑政府开销的问题而面对信用评级调降的风险。

温思拯‧政府应扮演领导角色

或许希盟政府还在一个学习和协调的阶段,因此这次的预算案没有惊喜也没有什么可持续发展和对社会发展项目有利的方案,如文化艺术和地区设施的建设等。财政预算案应该是一套综合的财经规划,所以预算案应该是具战略性的财政政策而不是单纯的分配支援。

黄晓虹‧废死,稍慢勿躁

目前死刑尚存,罪案的确没有减少,可是谁可以保证废除死刑,杀人贩毒绑架恐袭的死刑罪案不会增加?在这些疑问还未有答案之前,不如先了解为何还有不少国家如新加坡,日本甚至美国一些州尚未废除死刑;至于已经废除死刑的国家,又有什么正面的变化。

丁凯兴‧独中获拨款,承认统考还远吗?

种种迹象看来,希盟政府并无意拖延承认统考事宜,目前志在消除支持与反对承认统考两方之间的误解与分歧,若草率行事可能会导致有心人士借题炒作,届时若出现社会分裂,承认统考之路恐怕难上加难。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