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刘雨田·粗糙的亲情价值绑架

不过亦有网民为他平反,说纳兹夫丁是大马奥理会秘书,是受邀前去观赛的,因此出现在俄罗斯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这些言语,也一再显示了网络世界的光怪陆离,美其名叫百花齐放,说难听了就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言语都有,半点认真不得的所在。

陈树楷·对副教长的期待

虽然承认统考文凭和独中发展很重要。但是,大家的关注点不应一蜂窝的集中在那一点上。因此,希望在新的政府,新的副教长的协助下,马来西亚的华教会办得更好。

李俊贤·方言亦是华教的精髓

笔者也曾经历过中小学生涯,校规严禁学生们用方言交流,若被发现将受到处分。据了解,校方拟定此条规的原因是,他们认为粗话是源自于方言些为了避免学生说粗话,所以校方一律禁止学生用方言交谈。
广告

宋明家·华校生的国语“磨合期”

秘诀其实一点也不稀奇:把不会游泳的人丢到池里,整天泡水,日子久了自然会游泳。

朱泉豪·国会须设大委员会

一些批评者认为因我国国债高企,不应浪费公帑增设常设委员会。然而,对比行政和司法机构的完善体制,立法机构体制实在薄弱不堪,背离三权分立原则中,各机构平起平坐的中心思想。

杨照·该读什么书

因为一个关键的理由,我还是忍不住想回答这个看来过时的古典问题。那就是,很不幸的,一些年轻人最需要具备的知识与能力,台湾的学校偏偏不教也不会教,平常在社群中或网路上,大概也无法得到有效的帮助。

杨照·该读什么书

因为一个关键的理由,我还是忍不住想回答这个看来过时的古典问题。那就是,很不幸的,一些年轻人最需要具备的知识与能力,台湾的学校偏偏不教也不会教,平常在社群中或网路上,大概也无法得到有效的帮助。

林方彪·酒驾不容忽视

华社应正视酒后驾车的问题。别说醉驾,喝酒的人总认为自己没醉。无论是否酒醉,只要喝了酒,就别开车。华社应主动宣导“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尤其华人为主的宴会、聚餐,通常无酒不欢,总要饮胜几回,才显得热闹尽兴。喝酒助兴无可厚非,但总要尽量避免后遗症,比如酒后闹事之类。酒驾则是另一个严重的问题。

李昱龙·管制电子召车业的疑问

还有,共享经济里的“小共享经济”,譬如:夫妻、兄弟、家人、伙伴等共用同一辆车子轮流当电子召车司机、出租车子给他人当电子召车司机、租他人车子来当电子召车司机,还有各大电子召车平台公司竞争……抱歉啦!因版位限制,本文也撇开不谈。本文两大前提重点是:1.用自己车子去当电子召车司机的“共享经济业者”;2.乘客。

陈芳龙·重温梁启超的最苦与最乐

1922年8月,清末民初的著名思想家与政治家梁启超先生,曾写了篇《最苦与最乐》;我们这一个年代的人,应该都曾在当年的初中课文中读过这篇文章;但那时只是十几岁的小朋友,没什么烦恼,怎能体会梁任公探讨的人生的“苦与乐”呢?但,后来出了社会,工作了几十年,在职场上、在日常人际关系问题的处理上,无论你我应该都领教了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