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 ·公正党诡异的关键时刻

公正党党选从第一天起,就出现种种争议。从丢椅子的群众事件,到电子投票发生状况,以至一些地区的选举被取消,必须重新投票。看来,最后的结果,不会让各方信服。这个选举,不会结束公正党的内部份歧,相反的,或是一个党争的开始。

郑丁贤 ·谁搬走了乳酪?

而希盟竞选宣言,承诺收入4000令吉以下者不必偿还PTPTN,间接鼓励更多人不还钱。而希盟许多领袖之前发表无须偿还PTPTN的政治宣传,也让很多人存侥幸心理,以为希盟上台就可以豁免偿还。这是民粹政治的后遗症,鼓励年轻知识分子坐享其成,占他人便宜,不需要负责任。

郑丁贤.签署ICERD,不做畸形国

ICERD是什么公约?它有那么可怕吗?
广告

郑丁贤·安华已经太迟了吗?

这恐怕是由马哈迪自己来鉴定。到目前为止,只有3名巫统领袖被提控,分别是纳吉、阿末扎希和吉打华玲的阿都阿兹;这3人当然是在马哈迪的名单之外。

郑丁贤 ·永远不要低估政治的兽性

而卡舒吉之死,让人有几个深深感触:──媒体和政权,永远是站在对立面;──不要相信掌权者,即使他们自称是改革者;──不要低估政治的残酷和贪婪本质,这种兽性永远去不掉。

郑丁贤 ·马哈迪与德士司机

大马德士服务很烂,原因出在我们的制度太烂。而这种烂制度,和马哈迪脱离不了关系。想要开德士的人,必须向德士公司申请,然后向公司租德士。它们美其名是德士公司,其实是德士租赁公司,德士司机每天辛苦上路,所赚取的费用,一大部份都是付给公司,再扣掉汽油钱和修理保养费,所剩无几,只能困在社会下层。

郑丁贤 ·拿督是挣来的,不是赚来的

在商业社会,谁拿了拿督,又做了什么事,那毕竟是当事人的手法,只要在法律之内,外人也不便挑剔。不过,在政坛上,人民代议士和政治官员,包括州行政议员或内阁成员,他们有没有资格拿这些勋衔,以及有没有如此的需要,那都是在人民的监督和批评范围之内。

郑丁贤·10月节和政治囚徒

我不想争辩“为什么不可以公开办10月啤酒节”这个问题。但是,我认为更加值得讨论的是:为什么民联/希盟上台执政后,10月啤酒节就成为一个问题?

郑丁贤·波德申雨夜的政治含意

首相马哈迪晚上要到波德申,为安华站台。这个行程,为安华团队注入强心剂。

郑丁贤·前进大马塔勒班州

我不是指乐浪岛的沙滩更加干净,也不是说瓜登的街道更加整齐了。我指的是伊党州政府积极展开宗教净化,进行道德洗涤工作,向塔勒班看齐,准备建立一个思想行为统一,没有杂质噪音的神圣空间。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