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从一个财政部长开始

我可以自信的说,大马金钱政治的滥觞,就是从首相委任朋党出任财政部长,以及自己兼任财政部长开始。

郑丁贤·主席去哪儿啦

交怡经济相对的现代化,也让人民能够自食其力,不需要过于依赖政府的协助,在交怡和巫统决战,胜望很大,对土团和马来社会也有带动作用。

郑丁贤‧梦幻队的挑战

马哈迪和旺姐,分别担任首相和副首相人选,安华先暖身,准备6月8日後出场。
广告

郑丁贤·政治寓言一千零二夜

马哈迪如果只是老得可爱,那是一件好事。但是,这么可爱的老人,是替代的大马首相,我会先捏一把冷汗。

郑丁贤‧2018祈愿

别告诉我,你在祈愿世界和平;这麽伟大的愿望,交给特朗普和习大大就好,当然还有金恩恩,他们会处理,哦,或者不会处理。

郑丁贤·2017大马风云人物

风云人物,不分好坏,只谈影响。依照惯例,提名4人选1人,得奖者未受通知,也不设颁奖礼;读者可以不同意,但无须抗议。

郑丁贤‧杨教练值得第二次机会吗?

青体部仓促的决定,让大马跳水队失去了一位优秀的教练,可能影响未来的奖牌计划;而杨教练受到“恐惧文化”的牵连,失去工作之外,声誉也不免受损。

郑丁贤·教练.运动.科学

我不需要重提杨教练一路来的贡献。大马跳水队从无到有,今天在世界有一席之地,至少说明这是一套有效、可行、可验证的运动科学。

郑丁贤‧巫统趋向中庸?

人们回顾纳吉的主席演说,以及巫统代表们的辩论,今年的大会,除了抨击马哈迪和行动党之外,没有制造其它敌人,不以非马来人社会为对手。

郑丁贤 · 又见沙沙兰

为什么这一群人,愿意长期投入时间、金钱、精力,去打造沙沙兰艺术村?我想,一些人是追求艺术,一些人是出自对乡土的爱;他们创造了沙沙兰艺术村,也创造了生活的更大意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