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碎影

江迅·从“娘炮”阴柔风到“去性别化消费”

男性气质,孔武有力,彪悍阳刚,英武雄壮,在当今社会似乎成了稀罕物。笔者一位女朋友说起她老公的“娘”:早上起床后,急急忙忙准备上班,此时她老公跟她挤在化妆镜前,涂涂抹抹,时不时还问她:“亲,你看看我这睫毛如何?”要是家里跑出一只蟑螂,老公竟然惊恐而弹得比她还远,直喊“吓死宝宝了”。看来她还相当赞赏老公的“娘”味。

江迅·新文化现象:撩妹金句一再刷屏

要想成功“撩妹”,就需要在对话中加入一些幽默感,让对话有趣,才会有比别人多一分交流的机会。除了男性观点的“撩妹文”,也有女性不想被撩的反撩文。作家张爱玲有金句“原来你也在这里吗?”,原意反映两人在偌大世界相遇大不易,“反撩文”却将其改成“原来你也在这里吗?那我要走了”,趣味横生的反差隐含幽默感。

江迅·身边尽是“单身狗”

一整列车厢都被贴上淡粉色壁纸,“生孩子1001个理由”等字眼随处可见。“吃光家里的饭,至少需要三张嘴,让我们生个孩子吧”,“不想只盯着别人家的孩子流口水,让我们生个孩子吧”,“爱的魔力不可思议,该来点生命的奇迹,让我们生个孩子吧”……这是针对孕妇的某医药健康品牌的广告,面对的目标消费人群是孕妇。要成为孕妇,先得有孩子,所以该品牌在“生孩子”这点上做起文章。看着这文案结尾固定不变的“让我们生个孩子吧”的祈使句,许多人顿生腻烦。有人说,这广告不是“变相催生”吗?医药保健品做广告可以强调自家药品的功效,但没道理去催生,这样的地铁广告,摆错了自身位置,放错了行销地方。
广告

江迅‧书店:“千彩书坊”,“光的空间”,“书集”

在内地,新的展店潮方兴未艾。国际建筑大师日本的安藤忠雄,在上海亲自操刀设计“光的空间”新华书店。类似这样的实体书店,上海2018年已开业20多家。建筑师李祖荣在上海的“书集”也将揭幕,给读者阅读空间,给读者工作空间,更给读者社交空间。“书集”,一个以书为媒介,融入咖啡,手作,花艺,亲子,健身的小型商业综合体,附加常态化生活社区全新的文化空间。

江迅‧从“外婆”被改为“姥姥”说起

汉语的丰富性之一,就是方言百花齐放。方言是一个地方的灵魂,是族群重要标志。没有吴文化,楚文化,客家文化,皖南文化等地域文化做支撑,中华文化便是空中楼阁。从历史上看,汉语言是双轨的,一面是民族共同语,一面是方言,方言也是对普通话的补充。对此,曾有学者举例说,普通话中的“尴尬”是从吴方言中吸收的,“煤炭“是从客家方言吸收的......普通话是各地的方言共同融合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说,今人学普通话,就是在学各地方言,方言和普通话的关系并非彼此对立。

江迅·讲真话的沙叶新

他说,“我一踏上香港这片土地,就松了口气。香港和大陆虽属一国,在香港却享有大陆公民尚无法享有的权利”,“参与香港书展,有一种感觉是震惊。

江迅·过去的几个月:伤逝─传承

名人去世,网络上,特别是微信朋友圈,人们的悼念往往刷屏。发一张逝者照片,留两句逝者语录,用双手合十的表情图案,寄托一份哀思,当代人浮躁的内心急于表达,热衷炫耀自己与死者关系。当然,即使是跟风纪念,也都不该质疑。不过,还是要怯怯一问:你读过逝者多少作品?你有没有对逝者深阅读的敬畏?

江迅·深层阅读:“屏读”代替不了“纸读”

有过一项全国阅读调查资料显示,中国人均阅读纸质书不足5本。

江迅·多一分陪伴,就少一点遗憾

说到“带着爸妈去旅行”,就想起前些年江西卫视推出的明星亲情孝道真人秀节目。是啊,有多久,没有陪父母坐下来聊天?哪怕只有半小时?有多久,没有和父母一起出门了?哪怕只是逛逛超市?

江迅‧四字成语始终是热议话题

月前,古装宫廷剧“宫心计2深宫计”播出“。深宫计”的台词,在网络上引发争议。剧中每一个角色都变成“四字狂魔”,一开口台词就是成语,或押韵排比句,人人出口成章,被观众戏称为“剧组是揣了一本成语字典拍戏吗?”;有网民吐槽:“看“深宫计”,都能让我回忆起当年语文课上背古文的恐惧深宫计“的台词,没点文化还真不行举例说,剧中王蓁道”或许是为了更加贴近古人的说话习惯,要听懂。”:灯不拨不亮,理不理不明。章尚宫十六入宫,现已六十,经历七朝,为人耿直不阿,处事大公无私,对上规行矩步,对下赏罚分明......不认真一点听,还真不明白说了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