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碎影

江迅·从范冰冰的道歉信看错字错句

范冰冰的道歉信中的错误,主要是句子成分残缺、用词不当、次序颠倒、概念模糊。道歉信第一段用了“反思、反省”,可既然是“致歉信”,那再用“反思”就显得多余了,应该删除“反思”,保留“反省”;“摆正国家利益、社会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和“出现利用‘拆分合同’等逃税问题”是搭配不当;“我诚恳地向社会、向爱护关心我的朋友,以及大众,向国家税务机关道歉”是逻辑关系混乱;“没有人民群众的爱护,就没有范冰冰”不合逻辑;“向关爱我的朋友家人”中“朋友家人”有歧义……此外,还有标点错误和错别字。

江迅‧重名:从人名到书名

搭顺风车而“撞脸”,令“多胞胎”书名频现。当年,“谁动了我的乳酪”引入中文版,不到三个月发行量高达百万册,随之是争相呈现的“我的乳酪谁动了”,“我动了谁的乳酪”,“谁的乳酪动了我”,“谁和我一同动乳酪”,“谁敢动我的乳酪”......令人目不暇接;到后来更出现多种“衍生品”:“谁动了我的稀饭”,“谁动了我的肉包子”等。

江迅.从两张请假条看“新式文言回潮”

当下学界视这一现象为“新式文言回潮”,特别是年轻人用文言文写辞职信、自荐信、作文等现代文本。
广告

江迅‧“把博物馆带回家”成了一种时尚

每去一家博物馆,我也愿意花些时间在博物馆商店停留,看着琳琅满目的产品,体会时光错落。就说北京故宫,3年前,故宫在红墙外的东长房区域,开设故宫博物院的“最后一个展厅”,即文化创意体验馆,包括丝绸馆,服饰馆,生活馆,影像馆,木艺馆,陶瓷馆,展示馆和紫禁书苑等8间展厅,展示和销售故宫博物院研发的各类文创产品,让参观游客“把故宫文化带回家”。

江迅.“交接”不是“仪式”,“滴水”不是“漏水”

原本以为,香港政府高官的中文都好不到哪里去,没想到,还如此精于用词。学习了,“交接”不是“仪式”,“滴水”不是“漏水”。其实,中文的字和词确实博大精深,人们在用字用词时,一不小心就会出错。

江迅‧古代书画再掀新一波热潮

中国影视剧埋下书画故事并不鲜见。乾隆热衷书法,画画,写诗,鉴赏古玩,大清宫中珍藏的各种珍贵字画,都是乾隆最爱。早在十几年前的“铁齿铜牙纪晓岚“系列电视剧中,乾隆常常在名书画上盖章的怪癖被多次调侃,剧中也多次出现书画道具。近一个时期来,随着国产古装剧在制作上越来越精致,古代日常生活中的书画作品,在剧中频频露脸,为观众展现传统文化精髓。

江迅‧政治中人引诗明志是心境发抒

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等,中国文艺星河灿烂。中国百姓对于诗词的喜爱,从来就没有断绝过。诗词朗朗上口,容易传诵,古典诗词的美,根植于文化传统,多数诗词是诉诸情感,这种情感能穿越时空,易引今人共鸣。加上“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电视综艺节目热播,互联网推广,各网络平台盛行的诗词写作潮,都对古诗词传播起重要作用有学者认为,如何既保证专业性,又能兼顾趣味性,让古代诗词走进今天读者日常生活,应该是诗词普及发展的探索方向;也有学者认为,当下需要的是警惕诗词热中芜杂,混乱,蹭热点的现象。应该看到,一个民族的“文化自信”正是来自老祖宗留下的深厚文化家底。

江迅·从“娘炮”阴柔风到“去性别化消费”

男性气质,孔武有力,彪悍阳刚,英武雄壮,在当今社会似乎成了稀罕物。笔者一位女朋友说起她老公的“娘”:早上起床后,急急忙忙准备上班,此时她老公跟她挤在化妆镜前,涂涂抹抹,时不时还问她:“亲,你看看我这睫毛如何?”要是家里跑出一只蟑螂,老公竟然惊恐而弹得比她还远,直喊“吓死宝宝了”。看来她还相当赞赏老公的“娘”味。

江迅·新文化现象:撩妹金句一再刷屏

要想成功“撩妹”,就需要在对话中加入一些幽默感,让对话有趣,才会有比别人多一分交流的机会。除了男性观点的“撩妹文”,也有女性不想被撩的反撩文。作家张爱玲有金句“原来你也在这里吗?”,原意反映两人在偌大世界相遇大不易,“反撩文”却将其改成“原来你也在这里吗?那我要走了”,趣味横生的反差隐含幽默感。

江迅·身边尽是“单身狗”

一整列车厢都被贴上淡粉色壁纸,“生孩子1001个理由”等字眼随处可见。“吃光家里的饭,至少需要三张嘴,让我们生个孩子吧”,“不想只盯着别人家的孩子流口水,让我们生个孩子吧”,“爱的魔力不可思议,该来点生命的奇迹,让我们生个孩子吧”……这是针对孕妇的某医药健康品牌的广告,面对的目标消费人群是孕妇。要成为孕妇,先得有孩子,所以该品牌在“生孩子”这点上做起文章。看着这文案结尾固定不变的“让我们生个孩子吧”的祈使句,许多人顿生腻烦。有人说,这广告不是“变相催生”吗?医药保健品做广告可以强调自家药品的功效,但没道理去催生,这样的地铁广告,摆错了自身位置,放错了行销地方。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