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题

归侨系列(完结篇)·弃婴该怎么回家?

谢有云(左)与张平知道马来西亚政府推出“我的第二家园计划”,他们想过透过这个计划回到马来西亚生活。奈何岁月练就的不是脚力,只能感叹:“就算回去也走不动了……”(图:星洲日报)

1927年在马来亚怡保出生的老归侨张平,在20年代就已是第三代华侨。她和丈夫谢有云的祖辈都是早期南来的华侨,父辈在马来亚出生,土生土长。

归侨系列(九)·舌尖上的马来亚·梦里的故乡

1996年王明惠首次踏足马来西亚。他说祖母生前居住的亚答屋(在木威),在父亲念兹在兹的果园里,亲眼见到老房子的那一刻,他哭红了眼。

生活在通讯、物流、国际贸易发达的21世纪,你可能很难想像,40、50年代,中国大陆和南洋热带国家的饮食文化差异有多大。

归侨系列(八)·南洋风味永存记忆·味蕾也是一种乡愁

老归侨和归侨二代经常约在一起聚餐,南洋风味的美食是最具号召力的“邀请函”。左三为陈绪娥。(图:星洲日报)

味觉是上天赐予人类美妙的记忆体。随着地域、气候的不同,各地的饮食文化、料理食材也各有不同。

归侨系列(七)一平反通知书.重若泰山也轻如鸿毛

星洲日报采访队到访广东华侨博物馆那天,王明惠在展览父母平反通知书的玻璃柜子前,驻足。红色的平反通知书,摊在玻璃柜子里,那么单薄却那么沉重。(图:星洲日报)

我们现在所能听到的亲身口述,都是幸存者的故事,那个被时代碾压过,被战争蹂躏过,却坚强、幸运存活者的故事。然而,除了这些故事,其实还有很多已被埋进土里,入土却不一定安详的故事,我们只能从他们后辈的口中打听,生命是如何在一场沉重的博弈中,败下阵来?

归侨系列(六)文革时期“海外关系”扣帽子.变与生俱来嫌疑犯

和很多马来亚老归侨一样,赵耀强也有“南洋咖啡瘾”。南洋咖啡似乎是一剂颇具效力的“乡愁解药”。(图:星洲日报)

有个话题,在老归侨们宿命中似乎是个“不能说的秘密”或……“不想说的秘密”。即便不小心泄露了,也会费神试图再掖着、藏着。“背景不够清楚”是归侨们共同的血统。文化大革命期间,人与人之间脆弱的信任,让许多归侨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归侨系列(五)“本属这里却成过客”.我们有个100岁约定

岑远之。(图:星洲日报)

我们之间,有个100岁的约定。 98岁的他说,要来马来西亚找我,在他100岁的时候。 但我想,这约定不属于我和他,而是属于岑远之与马来西亚的——“2020年宏愿”。

归侨系列(四)“马来亚……我们要再回来”.我们吟唱同一首歌

岑远之说:“那时候观念中的‘国家’是中国,马来亚是第二故乡,所以我也很爱马来亚。”

“马来亚……我们要再回来,再回来……”这首歌的片段,我们曾在数名老归侨口中听过,许桂明是其中一人。但她说,太久了歌词记不清了,最清楚的就这一句。也是,最有意思的一句。

归侨系列(三)妈妈的金耳环.再苦再饿也要留着

邓梅昭在这对珍藏了60年的金耳环标签上,写下了“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图:星洲日报)

在大时代面前,命运经不起任何轻率的决定。回望颠簸人生路,今年79岁的邓梅昭总在想,15岁那一年若没有任性地上了山(成为马共成员)命运会不会就此不同?

【教育导航】具工作经验才能参加专业考试‧要成建筑师7年半闯三关

哈芝比卢斯指出,随着时代的变迁,许多人都在谈论永续性的发展,因此在培训学生的时候,必须让他们对环境的变化更具敏感。

建筑师是一个兼具艺术与科学的行业,研究对象主要是我们生活的城市、建筑、景观等,并设计兼具审美艺术性与功能实用性的建筑空间。

归侨系列(二)冲动“上山”.后悔终生

老人家的一生从15岁开始就有太多悲痛。谈起往事、故乡、母爱……她都感伤。(图:星洲日报)

40-50年代的马来亚,日军的粗暴对待,英军的殖民掠夺,都让马来亚人民深受困扰。土生土长的马来亚孩子渴想拥有一片独立自主、平等的土地,任何人的侵占剥削都难以忍受。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