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刘惟诚·言论自由和马来统治者

你想,以前学生对老师可是敬畏有加,老师走后面没人敢走前面,现在的学生倒是把老师当朋友,做作业还可以讨价还价。

刘惟诚.金马仑的这场选战

包括即将在本周末提名的金马仑国席补选,我国至今已展开了5场补选,而更有趣的是,这4场补选刚好都分别代表着不同的政治意义,甚至是在考验着个别政党和不同势力。

刘惟诚.2019年,新定义、新格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2018年已经划上句点。如果你要我为这一年的大马政治,做出一个简单总结,我想,“莫名其妙”应该是很好的。
广告

刘惟诚·跳槽,真的不能管?

我国政坛的议政、参政素质、党政体制,未达致发达国家的水平,从国阵时代至今,我们极少看到有当任议员会因为政策、议题的立场和党领袖有分歧而跳槽,反之,追求更大利益者更众。

刘惟诚·公众谘询减少政府“双失”

由于这种让“民众参与”的过程非常受落,也逐渐形成业界、学界的惯例。既成时代趋势,英政府终于在30年代末,即打算重建近乎被纳粹德国夷为平地的伦敦市时,才将民间意愿纳入城市重建的一部份,并聘用了名为“大规模观察”(Mass Observation)的社会研究组织,负责就新的城市规划,征询居民的意见。

刘惟诚 ·马华错摆论政焦点

马华必须认真想想,如果华裔选民在5年后,发现那时的马华和过去的马华一样,你觉得他们会重新选择马华?

刘惟诚 ·“绿地变蓝天”的启示

当今时局充满挑战,选民已经没有耐性“慢慢改变”,政党解决不了问题,选民就会解决政党,而且这翻脸的速度可以快过翻书。

刘惟诚 ·别再迷信数量

因此,政府不可再如过去般,迷信“数量”能够提升高教地位,反之必须调整心态,探讨如何提升国内学术研究的风气和资源,以实现校园行政与研究自主、提供研究奖掖、强化各领域资源,并顺应跨领域和跨学科研究的趋势,因为只有解决这些缺陷,我们才能提升本地的高教水平,并借此奠定本区域卓越高教中心的地位。

刘惟诚 ·这次的预算案,好不好?

此外,这次预算案的大方向明确,即是财务体制改革和财务效率提升,和国阵近些年的“无痛苦”预算案相比,目标和方向有大改变。若要问此次预算案好不好?我会说,是务实和平稳的,至于好不好,就有待希盟用时间来证明给我们看了。

刘惟诚·国之根本不能牺牲

对于这份即将在本周五(2日)提呈的预算案,商界、企业界和财经界已在积极讨论中,不少学者、企业家都对预算案不抱太大期待,而财政部过去也在不同的时间点,逐步释放一些讯息,好让民众做好“牺牲”的心理准备,所以预算案未出台,坊间已有很多人在叫苦连天、满腹怨言。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