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刘惟诚·本质不变的新大马

在传统历法中,天干和地支一般需相互配合,因此,在干支历中会有60个单位,以“甲子”为头、“癸亥”为终,按一单位一年的算法,按60年为“一甲子”循环,有着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意义。由于干支历相对精确、文化底蕴深厚,所以在古时除了用来纪年、纪月、纪日、纪时,还可配合阴阳五行,对人事、天事进行占卜,推算事之和谐、兴衰、冲突及其生灭,古时民间甚至深信,世事在经过一甲子后必有变化,只是发生时间的快慢而已。

刘惟诚·土著大会与华社底线

尽管敦马在这为期一天的大会中,毫无保留地抨击土著企业家的惰性,借此提醒土著不能再依赖政府,并积极发奋向上,但大会依然通过了涵盖4项领域的提案,呼吁政府继续为土著提供各种援助、奖掖,以协助提升国内土著在政、经、文、教的地位。当然,单一源流教育,也是大会提案的内容之一,而这一小段目标,比当中任何一项项目,更容易触碰到华社的神经线,因为对华教人士来说,这代表着华文教育的覆灭,所以很快就引起很大的回响。

刘惟诚 ·政府需以消费税为鉴

大马实现政权轮替后的第一场国庆日,对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士来说,除了感受各异,心情还是五味杂陈的。怎么说?因为国庆日的到来,即意味着“税务假期”的结束和新税制的开始,
广告

刘惟诚·中国给敦马的胡萝卜和大棒

这次敦马的外访,双边最起码得到一个维持现状的共识,也间接性地获得中方对敦马能够继续利用中国来制衡欧美的担保。

刘惟诚·政府需整顿决策机制

在摄影美学中,照片内的反差感越强,则意味层次感会越薄弱,这将导致一些值得注意的细节被忽略,再加上摄影界有句话说,盲目追求反差的摄记并不称职,所以我们一般会慎用。

刘惟诚·问题不只在旗帜和党徽

阵线模式是马华赖以为生的生存方式,除非其最终能够改组成多元种族政党,或者和其他政党筹组新阵线,不然,重回独立前那种单打独斗的模式是非常愚蠢的。在这种情况下,马华也只剩下一道选择,就是舍弃国阵旗帜,以自身党徽参加补选的“半退”形式。这个做法就很有意思,一来,他们能够让党员觉得此刻不是为了国阵而战,而是为了马华而战,有望从中提振士气,二来,要让党员能够自觉,这场选战是马华的背水一战,以期重拾该党的凝聚力。

刘惟诚·无拉港补选充满变数

投票率低,是补选的一个常态,这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此次补选的投票率除了远低于各方预期,更是创下继2009年槟州本南班补选之后,大马选举史上投票率第二低的记录,让舆论和希盟领袖极为惊讶,有鉴于此,公正党虽守住州席,但多数票仅有5842张,同比全国大选收窄53%。当然,从双溪甘迪斯的帐面数据上看,公正党在补选中得票较大选下跌了36%,至于巫统,也有17%的跌幅,朝野显然都受到低投票率的影响,为何它会是希盟的隐忧?

刘惟诚·好马不该吃回头草

宝腾,这个由敦马一手催生的国产车品牌,在1985年7月推出赛佳后,很快就成了国人新宠,那时买国产车展现爱国情操成了一种潮流,令宝腾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占据了国内轿车市场总销售的64%。当然,除了爱国情操,还有两点,是让当时的民众将宝腾视为购车首选:其一,敦马在1982年推动国产车保护政策,向所有入口车征收超过100%的入口税和国内税,令大马入口车价高企;其二,为国产车提供廉宜的贷款利息。

刘惟诚·国阵的最后一搏

先说希盟。无拉港的华裔选民高达61%,已故行动党原任州议员黄田志在本届大选中夺得4万1768票,远抛来自马华和伊斯兰党的对手,甚至令对方痛失按柜金,而在国阵丧失布城后,城市华裔目前仍普遍心系希盟,因此希盟要捍卫此州席是毫无悬念的。另外,此地的投票率向来很高,其在近20年内的5场大选中的平均投票率为81%,而行动党在2008年攻下无拉港时投票率是当时新高,即78%,之后其投票率就一直维持在85%以上,行动党也自此没有吃过败仗。

刘惟诚 ·大马人的选后焦虑

当然,希盟和民主党拥有不同的本质,而我也认同希盟确实需要更多时间,但这股选后焦虑,走到现在已是不可忽视的民意,因此希盟政府必须正视,切勿顾左右而言他。虽说选民急于求成的心态,对新诞生的政权是苛刻的,但政府要认清的现实是,这股选后焦虑是很有破坏性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