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黄启灏‧健身

可能我也开始跃身变成别人的贵人,在2018年最后一天让“金部长”登场后,他马上就在新的一年里告别了这个职称,升晋为金局长了。

黄惠玲‧王十傻傻分不清

上两周,槟城日落洞阿末诺路一栋兴建中的葛丽丝园,因晚间进行灯光测试,巧妙地亮出一个“十”字,顿时引起巫裔非政府组织及当地巫青团的不满。

陈绍安‧还在苦等吉打飞起来!

始终觉得,政治版图都已划得一清二楚,无实际收入可支撑大愿景,难以推行大计划的现实中,槟吉玻三州都注定形成一叶扁舟,承载所谓的国家债务重担,因此都被锁在即定的经济模式中,大家不敢奢望惊喜,大家都只求风平浪静,只求安稳漂过2019一整年了。
广告

黄湘薇‧十年

最近网络掀起一股十年挑战的风,即找出一张十年前的照片然后再把今年的一张照片放到一块儿做个对比。俗语说,没比较没伤害,可人啊,就是爱往坑里去,不做个比较不痛快!

周新才‧小贩中心禁烟第二周

小贩中心禁烟第二周,真的很难看到有烟民在小贩中心点燃饭后烟,再慢慢享受喝完那杯咖啡。

杨淑茱.人剑合一

一位朋友已转行了,但是新工作不是很能找到饭吃,因此他同时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另一份工作,并对我说:为了钱而做工是很痛苦的。

周新才.延续两百多年传奇

上任1年多的槟州总警长拿督斯里达威甘荣休,槟城一群华裔人士在他60岁生日真正荣休的日子为他庆生,送上槟州最佳总警长牌匾。

郑翊.为导演服务?

某堂课的教授曾在堂上说过,电影制作有一条残酷的规则:所有的幕后都是在为导演服务。

黄荣文.禁烟乱象丛生

日前到一间相熟的茶室喝咖啡,与店东聊起政府的禁烟令,却见业者大吐苦水。

李馨君.2019新年随笔

最近和孩子散步时,巧遇到一只小母狗,大约2个月左右,正在路边寻找食物,见到我和孩子就一直环绕着我们,和孩子追逐。我8岁的小儿子一直都喜欢小动物,虽然小狗长得瘦小也不漂亮,身上还带着伤痕和可能还带着寄生虫,可是孩子心眼里见到的是可爱活泼的生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