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彪

林方彪·关心乐龄人士

延后退休可减少劳动力流失、减少退休金支出。再说,倘若乐龄人士退休之后无所事事,精力确实快速衰退,反而增加家人照顾的负担。延后退休年龄对整体国家社会是对的,但实施时可能需要一些弹性,比如体弱、或有其他人生规划,仍可55岁退休。况且,部分先进国的退休年龄已提高至65岁以上,大马为60岁退休,尚称顺应社会需求,无须以劳动权益倒退指责政府。

林方彪·爆发虐童事件之后

虐童事件原因复杂,官方应鼓励学者专家深入研究,除了协助规划相关政策,也提供类似虐童征兆的提醒,让官方准确地发现需要协助的儿童。

林方彪·鞭刑不宜公开执行

鞭刑是残酷刑罚,严重伤害受刑者的肢体及心灵,无论先不先进,许多国家早已废止,鞭刑并非国际普遍认可的刑罚。公开鞭刑更是当众羞辱,严重伤害个人尊严。大马若想迈入先进国之林,除了经济持续发展,许多思维也得随之调整。像公开鞭刑这件事,很可能引来国际抗议。但别怪其他国家多管闲事,大马不也抗议缅甸迫害罗兴亚人。近来,人权高于主权逐渐被认同,许多国家、NGO不只确保自己国家的人权,也协助其他国家保障人权。

林方彪·在野党应重拾核心价值

或许是因为多位部长新手上路,一时水土不服,以致表现不尽理想。若希盟施政渐入佳境,那么人民会容忍高官先前的摸索;否则辛苦赢得的政权,只维持一届,不见得是政敌不切实际的幻想。

林方彪·党员要求党内民主

政党如何决定候选人,始终是难题。天兵未必不受欢迎,像之前的大选,刘镇东硬碰魏家祥,反而带动全党士气,谁曰不可。但若是堡垒区,当地党员支持本地人上阵,理所当然。不过,当地党员或许亦有派系,谁上阵谁没上,顺了姑意却逆了嫂意,左右为难。再说,党意未必等同民意,一来可能有人头党员的问题,以及党员结构与选民结构不同。

林方彪·选民应监督议员表现

国会的辩论、立法,每每牵涉人民权益,国会议员代表该选区人民,理应力争选区最大利益。议员在国会采用言语、肢体等非常规手段抗争,假使目的是凸显议题或实质杯葛某些法案,大家尽管未必接受,但尚能理解。意即,观察议员的国会表现,目的和手段必须一同评估。议员平心静气议事固然很好,但若为了某些价值或法案,不择手段抗争,未必是错误的。

林方彪·加强性教育

未成年少女生下的婴儿,日后都会成为社会的一分子。假使每年状况差不多,一年5000,10年、20年长此以往,小妈妈的孩子其实为数不少。尽管小妈妈的婴儿,日后未必全都作奸犯科,但众所周知,无论已婚未婚,小妈妈拥有的各式资源,远比一般妈妈更少,换句话说,小妈妈的孩子成长过程可能比一般儿童坎坷。国家社会应更加关心小妈妈、孩子的生活状况,想方设法提供支援。希望大马每一位儿童,都能健康快乐地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