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芳龙

陈芳龙·期待“罗氏珠宝精品博物馆”设立

敦达因的建议如果付诸实行,由于馆藏丰富,博物馆应正名为“罗氏珠宝精品博物馆”,同时将展区分为“包包区”、“名表区”、“珠宝钻石区”、“金条区”、“外国货币区”、“贪腐历史文献区”、“刘特佐名画、游艇区”等等。如此一来,人类近代史上最具教育意义的“贪污博物馆”将横空出世!

陈芳龙·从现代版之“火烧圆明园”说起

古文物,是人类文明的记录;博物馆则是古文物最好的归属地。没有一个像样具内涵的博物馆,很难告诉后代,你的祖先多么伟大?曾经有过那些辉煌文明?或者你从哪里来?

陈芳龙·敦马,冷静一下

敦马对中国外资企业火力全开的速度,一般老百姓都来不及反应!“万里长城”乌龙事件的隔天,他又向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商碧桂园盖在柔佛新山的森林城市下重手。老人家说:“不准外国人购买森林城市的房地产”,但这么大的一件事,内阁各部会之间好像未经讨论,就他老人家说了算,不合常理!果然才隔一天,内阁又宣布同意“森林城市可售给外国人”。

陈芳龙·阳光法案?让政坛远离黑夜

阳光法案下的资讯必须公开透明,所以政府机构所有公共政策的形成(因为通常要花费天文数字的预算)或个人的家底,都得向小老百姓公开,因为“人民有知的权利”。

陈芳龙·第三国产车?不可为别为

原因?其一,我们不是已经有两座车厂在挣扎求存吗?怎么还想多弄一个来搅局;其二,老马心中的第三国产车都还没成形,怎么就先想到保护汽车工业?其三,全民准备缩紧腰带,继续当“车奴”了!

陈芳龙·政局虽纷扰,人间有真情

如果你还记得,几年前也有一个震惊全球的救援行动,那是发生于2010年8月5日智利圣荷西矿坑的崩塌事件;33名矿工受困地底700公尺之下达69天,至到10月13日全员获救,这是矿灾历史上的奇迹!

陈芳龙·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才短短的14年,马华的崩盘确实让支持者感叹唏嘘!试想在当年的国会殿堂上,马华议员曾经冠盖满京华,而今却是斯人独憔悴,魏家祥的孤独感触必当比谁都深!岳飞的《小重山》有一段是这么写的:“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是的,弦断了有谁听?今天的魏家祥还真的只能“且凭丝竹慰清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