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

温思拯·新民粹的崛起

法国人民因为渴望改变而选择“前进”的马克龙。这似乎好像跟马来西亚的境况十分相似,因为厌倦贪腐和经济吃紧而选择“希望”。但希盟上台半年后,除了一些体制改革,揭发许多前朝政府的错误外,许多U转和反民意的政策包括PTPTN偿还机制,ICERD,第三国产车等等都让支持者感到失望。

郑钦亮·大马2.0不要悲伤

其实时局怎么变都好最怕还是老马大肆引进霸王党的贪狼,结果必是会捣乱实现改朝换代美梦历史的希盟梦幻组合,搞不好还会逐步将火箭打压成真正的静静党,这样的变天是很可悲的滑稽。

林瑞源‧政治青蛙分裂希盟

其实,希盟领导层的立场已经和基层及老百姓脱节,人们很不满巫统领袖可以通过“漂白程序”,大摇大摆的加入希盟,这已经违反希盟肃贪、塑造廉政文化的承诺。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国州议员已经反映民意,但希盟领袖好像充耳不闻。

潘伟斯:是否接纳退党巫统议员‧希盟最高理事会应会商

潘伟斯(右)颁发开学用品给受惠学生;左为巴德鲁。(图:星洲日报)

公正党柔佛州署理主席潘伟斯认为,希盟党主席理事会应针对希盟是否应接纳巫统退党议员的事件召开紧急会议进行商讨,尤其应听取公正党及行动党的立场与意见,因为这两党是提出最大反对声浪的希盟成员党。

杨微屏‧老马之下没有反对党

希盟在大选前对选民抛出的“4党平起平坐”言论,如今应该需要说给各党领袖自己听,在所有合作的最初开启模式,谁大声谁强势就决定了后来的格局。现在希盟的合作已经半年,作为拥有第一和第二多国会议席的公正党和行动党重量级领袖,为自己的党和自己未来在大马政坛的地位和利益也罢,为了人民和过去他们在野时追求的民主改革也罢,应该是时候一起站出来,阻止马哈迪和土团党操弄民主游戏。

赛夫丁:执政中央就预料.5月已设3跳槽条件

慕斯达法(右二)赠送纪念品给赛夫丁,左一是打昔汝莪公青团团长扎冠,右一是区部妇女组主席娜菲扎。(图:星洲日报)

“政治充满变数,以前是对手,现在可能是朋友,但大家勿过于担忧,因为希盟有能力处理。”

希盟7个月前已有共识赛夫丁:跳槽反对党议员须守3条件

公正党总秘书拿督斯里赛夫丁说,希望联盟早在执政联邦后,就预料到会有跳槽事件,希盟最高理事会也早在7个月前取得共识,即限定欲跳槽到希盟的反对党议员必须遵守3大条件,希盟也会谨慎处理。

诚信党代表大会·指希盟未兑诺人民失望·青年团代表撕纸表达感受

莫哈末阿玛阿丹在演讲时撕毁手中的纸张,藉此表达人民对宣言未被兑现的不满情绪。(图:星洲日报)

诚信党青年团代表莫哈末阿玛阿丹用撕纸动作,表达人民因希盟未能兑现大选竞选宣言的失望感受。

郑丁贤‧政治不是一门打捞生意

土团,公正党,诚信党,乃至行动党,都想从中捞到好处,以及避免盟友垄断这门打捞生意,于是,自己以前的政治承诺都忘了;或者,以为人民都已经忘了。接受巫统议员跳槽,是认同政治投机,把政治当成一门生意,在买进这些奇货可居的商品的同时,却是出卖了人民的委托。政治还是需要原则的,它的价值在于诚信,责任,公义,而不是一宗买卖而已。

陈国伟:火箭与盟党有共识‧不接纳有问题政治领袖

陈国伟(中)与高明(右二)在福田汽车陈列室推介礼上为牌匾签名。左起为刘一文及吴世伟;右为艾莎。(图:星洲日报)

“行动党只同意希盟各党接受没有做出违反道德标准、刑事罪名、被调查或提控的其他政党党员;无论对方是前部长或国会议员,我们都不会接纳。”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