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专栏】龚万辉·大迁徙时代的车站

有时候他会觉得,为什么阿鲁老头所描述的那座城市,总是如此陌生而遥远。只不过相隔了一个时差,却像是两个世界。相比之下,他记忆中的城市光景竟恍如虚构。

【有情有味】陈静宜·无所不在的美禄

太平特有的饮品名称“虎咬狮”。

我在马来西亚时觉得饮品的名称特别有趣,饮品说穿了都是寻常配方,但名称却让人充满想像,“虎咬狮”、“劲抽”,前者听起来像凶猛野味,后者听起来像抽水马桶的疏通剂。

【听弹琴】洪美枫·除了懂得唱歌,你还需要懂得什么?(二)

美杰艺术家管理公司是北京一家音乐艺术家管理公司。在我国,尚未有专业的艺术行政公司代理与管理艺术行政事务,但是随着更多的人自音乐系毕业,马来西亚的音乐表演艺术圈子可说是越来越热闹,或许也是时候把艺术行政与管理规划好,让音乐表演的行政工作走向专业化,让音乐家/声乐家更专心表达艺术的内涵,也通过管理与经纪公司把国内的表演艺术工作者推介到国际舞台。

音乐是综合的艺术,除了懂得唱歌,同学们也必须具备其他相关学科的知识与能力,尤其在这个非常竞争的现代环境里,只懂得如何唱歌是不够的;更尤其是,如果想要远瞻国际舞台,光有着一把声音更是远远不足够。那么,除了声音技巧以及上一期提到的音乐能力,还有什么是同学必须要掌握的呢?

【框里框外】谢林霖·Merchant Lane上的美真林

沿墙的透光波浪板为空间带来了舒服的自然光。

“美真林”或许就是取Merchant Lane的谐音,可是我还是挺喜欢“商贾街”的直译。这个一楼的空间本来是青楼妓院的地方,一直营业到1980年代,才卸下有色的生意背景,变成了外劳宿舍。后来或许残破得连外劳也嫌弃了,就丢空了5年。

【古晋笔记】蔡羽·甘蜜黄金岁月里的三地情缘

1900年前后的古晋甘蜜街。(图:砂拉越博物院)

去了一趟新山陈旭年街,从街头街尾的拱门到沿街的装潢雕饰,皆以甘蜜和胡椒为设计元素,要人们记得新山的开埠与这两种作物关系密切。看在我眼里,甘蜜和胡椒还有另一层意思,它基本上也将新加坡、新山和古晋串联成一个经贸与文化区块,促成三地在历史上有太多切割不了的渊源。

【听弹琴】洪美枫·除了懂得唱歌,你还需要懂得什么?

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1935-2007)是著名的意大利男高音,也是少数不懂阅读乐谱的歌唱家之一。对于他不能读谱这件事,不少乐评都尖酸评论,但又不能不对他的声乐技巧和精湛的演唱所折服。尽管不懂阅读乐谱,但他依然参演了许多歌剧并担任男主角,在学习音乐和研究乐谱上(他用自己的方法读谱学习),他肯定有过人之处,也肯定比其他人更用心和恒心,否则成功不会贸贸然找上他。

走在专业音乐学习的路上,如果你还认为只要自己唱得好,比赛屡屡得奖,便一定能有所作为,职业前途一片光明,那么你就错了。

【非常艳】李天葆·满庭秋草化蔷薇

长城大公主夏梦。

手边看着些《长城画报》,感慨良多——此栏挨近灯影阑珊时,有逢秋女士联络,转赠旧杂志,说是其兄健文生前所有……

【非常艳】李天葆·粉面含春,丹唇笑语

50年代最为艳丽的白燕。

看甘国亮访问视频,他提到80年代电视,总想要找旧粤语片明星复出——他的剧集也常有类似的情节。

【昔约今城】郑锦华·七月迷思

街区设坛祭祀“大士爷”的“普度”习俗,与道教祭祀地官求忏悔赦罪存有不同的意义。

农历七月,传统俗称“庆赞中元”或“盂兰盛会”,民间称为“普度”或“鬼节”。七月十五,称之为“七月半”。

【非常艳】李天葆·千叶红莲,华丽正果

50年代初的李丽华,坐在茶餐厅的卡座里,一身职业女性打扮,西装翻领外套,两手叠放,自持有礼,只是回眸含笑,露出典型的娇媚模样——后面椅背坐的是张扬,极为年轻的张扬。青嫩白净的高个儿,是刚出道的男明星吧。影片叫《电影故事》,又名《错错错》,前者仿佛非常现代化,将片名放置到一种意境,不像3个错字,连成一线,暗藏警世通言。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