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节

张立德‧啤酒与文明

首先思考啤酒的罪恶,不,根据苏美尔人公元前3000年对啤酒的描述,当时人们是共用一坛啤酒,分享成为了好客与友好的象徵,意味着饮料无毒丶适宜饮用,也证明提供饮料的人是值得信赖的。学者称谓,今天我们喝酒要碰杯“饮胜”,不也象徵着分享一坛酒吗?

槟可否申办啤酒节?‧市厅主席:去问首长

她仅说,若有关啤酒节活动属于私人活动,但获州政府认同,记者应该去问州政府或首长。

郑丁贤·啤酒节反射的政治光

啤酒节本身没有绝对的对或错,它只是成为一种政治利用的工具。

郑钦亮·啤酒节的阴谋论

但是现在想要干掉啤酒节的不只是假马一人,不只是伊斯兰党,不只是警方,也不只是各个穆斯林非政府组织或居民协会,为什么这些人和组织都在这个时候向啤酒节发难?为什么以前举办这么多届了他们连谈都没谈?

朱源安:大锤砸酒瓶不良示范.“我们不要这种领袖”

董事刘锦发(左起)、家协主席杨国民、庄惠玲及朱源安份发儿童节恩物予各族学生们。(图:星洲日报)

达士华小董事长拿督朱源安说,我们不要这种领袖,人民应该拒绝这种领袖,因为上述行为是不良的示范。

庄敏·啤酒节与马来选票

政治人物在禁办啤酒节课题上的沉默、默许与纵容,终有一天须付上政治代价。眼前的政治利益是短暂的,国家的未来才是长远的。除了伊党,巫统、公正党、土团党及诚信党能在啤酒节课题上为自己争取多少马来选票,不得而知,但沉默的大多数会如何以选票为朝野政党在啤酒节课题的表现打分,我倒是很期待。

扎希:非巫统立场.不认可嘉马行为

阿末扎希:巫统不认可嘉马到雪兰莪州政府大厦外“大锤砸酒瓶”的行为。(图:星洲日报)

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说,巫统不认可巫统大港区部主席拿督斯里嘉马到雪兰莪州政府大厦外“大锤砸酒瓶”的行为,并强调,这不代表巫统的立场。

在雪政府大厦外砸酒瓶.嘉马等8人被捕

嘉马说,他只是协助警方调查,没被控,所以一点都不害怕。(图:星洲日报)

昨天早上在雪州政府大厦外面挥大铁锤砸碎约10箱酒瓶的红衫军领袖拿督斯里嘉马与另外7男子,今日凌晨1时45分,在适耕庄被警方逮捕。

阿兹敏:需符地方政府条款.没警批准函不批啤酒节

阿兹敏(左一)移交2万令吉商业援助款项,给大港蚶农纪伟松(左二)。右一起是阿米鲁丁、黄瑞林和再迪。(图:星洲日报)

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强调,八打灵再也市政厅不发出万达广场举办啤酒节的准证,是因为主办方迄今仍无法提呈警方的批准函,因此只要主办方能提呈警方的批准函,市政厅就会给予批准。

梁超明:译丰收节较贴切.槟Oktoberfest没宣布改名

梁超明:在槟城举行的德国Oktoberfest,并没宣布更改活动的中文译名。(图:星洲日报)

马德友好协会秘书梁超明澄清,马德友好协会10月13及14日在槟城举行的德国Oktoberfest,该会并没宣布更改活动的中文译名。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