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节

巴生德派对是否照跑.欧阳捍华:市会可定夺

欧阳捍华:巴生Centro德国美食与饮料派对是否如期举行,最终批准权在巴生市议会。(图:星洲日报)

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指出,雪州政府从未禁止举办啤酒节,惟对于巴生Centro德国美食与饮料派对是否如期举行,最终批准权在巴生市议会。

隆雪华堂:砸酒瓶放话威吓.过激言论违和谐

隆雪华堂反对国内部份穆斯林组织日前因反对雪州“德国饮食节”而出现的各种过激言论。这些砸酒瓶、放话威吓的挑衅行为,形同挑起族群对立,已经严重违反多元社会的和谐共融。

砂可办啤酒节.首长:不容嘉马砸酒瓶文化入

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左二)背着伦巴旺族群的竹篮,并作状拔刀,扮演武士。左为土保党老越区国会议员兼砂拉越伦巴旺协会古晋分会顾问亨利松艾贡;右起为砂首长署助理部长(企业事务)阿都拉赛顿及副首长阿旺登雅。(图:星洲日报)

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称,砂拉越可以举办啤酒节(Oktoberfest),并以不点名方式讽刺巫统大港区部主席拿督斯里嘉马到雪兰莪州政府大厦外“大锤砸酒瓶”的行为,强调绝不允许这种文化进入砂拉越。

张昭敏‧最好与最坏

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我们纠缠於“啤酒节”该不该办的争议之中,至今都还吵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从吉隆坡禁止举办啤酒节开始,再延伸到雪州的德国饮食派对,警方以三大理由表态不支持,让啤酒节的举办成了今年的一大禁忌。

张立德‧啤酒与文明

首先思考啤酒的罪恶,不,根据苏美尔人公元前3000年对啤酒的描述,当时人们是共用一坛啤酒,分享成为了好客与友好的象徵,意味着饮料无毒丶适宜饮用,也证明提供饮料的人是值得信赖的。学者称谓,今天我们喝酒要碰杯“饮胜”,不也象徵着分享一坛酒吗?

槟可否申办啤酒节?‧市厅主席:去问首长

她仅说,若有关啤酒节活动属于私人活动,但获州政府认同,记者应该去问州政府或首长。

郑丁贤·啤酒节反射的政治光

啤酒节本身没有绝对的对或错,它只是成为一种政治利用的工具。

郑钦亮·啤酒节的阴谋论

但是现在想要干掉啤酒节的不只是假马一人,不只是伊斯兰党,不只是警方,也不只是各个穆斯林非政府组织或居民协会,为什么这些人和组织都在这个时候向啤酒节发难?为什么以前举办这么多届了他们连谈都没谈?

朱源安:大锤砸酒瓶不良示范.“我们不要这种领袖”

董事刘锦发(左起)、家协主席杨国民、庄惠玲及朱源安份发儿童节恩物予各族学生们。(图:星洲日报)

达士华小董事长拿督朱源安说,我们不要这种领袖,人民应该拒绝这种领袖,因为上述行为是不良的示范。

庄敏·啤酒节与马来选票

政治人物在禁办啤酒节课题上的沉默、默许与纵容,终有一天须付上政治代价。眼前的政治利益是短暂的,国家的未来才是长远的。除了伊党,巫统、公正党、土团党及诚信党能在啤酒节课题上为自己争取多少马来选票,不得而知,但沉默的大多数会如何以选票为朝野政党在啤酒节课题的表现打分,我倒是很期待。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