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炒汇

与敦马同涉炒汇案听证会.承审法官卡玛鲁丁被换

前首相敦马哈迪挑战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劳勿斯续任案节外生枝,司法宫基于承审高庭法官拿督卡玛鲁丁,为国行炒外汇亏损皇委会成员之一,而马哈迪又是其中一名证人,而下达行政命令,将案件移交另一名法官阿兹莎审讯。

律师:指安华“威胁”皇委会证人·“JASA指控无根据”

公正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代表律师苏仁登认为,大马特别事务局(JASA)指控安华涉嫌“威胁”皇家调查委员会(RCI)一名证人,违反1950年调查委员会法令第12(2)条文,是毫无根据且荒谬的。

皇委会:只向内阁上报57亿.“安华隐瞒实际亏损”

负责彻查1980年代和1990年代国行外汇交易达百亿美元亏损事件的皇家委员会认为,前副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安华当年蓄意隐瞒内阁有关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外汇交易上所蒙受的实际亏损!

阿兹曼:上司指示下进行.交易额一天可过10亿美元

国行前交易商阿兹曼透露,由他经手的外汇交易数额一天可超过10亿美元。(图:星洲日报)

曾担任国行外汇交易商长达10年的阿兹曼透露,当年由他经手的外汇交易数额一天可超过10亿美元,但强调都是在前国行顾问丹斯里诺莫哈末和首席交易商的指示下才行动。

国行炒汇亏损听证会.阿末莫哈末顿:曾致函安华.保证国行不再炒外汇

阿末莫哈末顿1994年接任国行总裁后,向安华表明国行不会涉及任何纯投机的外汇交易。(图:星洲日报)

国行前总裁丹斯里阿末莫哈末顿表示,本身曾于1994年8月致函时任财长安华,保证国行日后不会涉及任何属于纯投机的外汇交易。

艾润:“上头说不要插手”论.“不记得是否说过”

71岁的艾润(左二)在结束供证后,由两名女庭警左右护航,搀扶步下楼梯后旋即离开。(图:星洲日报)

前总检察长丹斯里艾润披露,她曾告诉前总稽查司助理卡纳申,总检察署会针对他质疑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所进行的外汇交易是否违法给予书面劝告,但是不记得是否曾说过‘上头说不要插手’(Orang Atasan Cakap Jangan Campur Tangan),而要求卡纳申不要干预。

洁蒂:不管知不知情.“国行总裁须负责任”

一身深蓝色马来传统服装上场的洁蒂被视为听证会的明星证人之一,所到之处都吸引大批的摄记围绕拍照。(图:星洲日报)

国家银行前总裁丹斯里洁蒂认为,身为国家银行的总裁,已故丹斯里嘉化胡先必须对国行所发生的所有事件,包括在外汇交易蒙受巨大亏损一事负责任。

诺莫哈末:进行外汇交易.国行委外汇交易商

前国行顾问丹斯里诺莫哈末说,在1986至1993年期间,国行是委任银行部的外汇交易商负责进行外汇交易,但他忘了有关交易商的名字。

国行炒汇亏损听证会.诺莫哈末:记不起亏损数目.“当时引咎辞职”

前国行顾问丹斯里诺莫哈末。

前国行顾问丹斯里诺莫哈末坦承国行在1980及1990年代进行的外汇交易中蒙受亏损,他也因此引咎辞职。

国行炒汇亏损听证会.总检察署指违法总稽查署欲追查.“上头说别插手”!

国家银行。(档案照)

前总稽查司助理卡纳申揭露,总检察署曾确认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所进行的外汇交易是违法的,惟该署在他追问时所给予的回应是:“上头说别插手!”(Orang Atasan Cakap Jangan Campur Tangan)。